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李煥、洪冬桂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4-08
  • 圖說:李煥先生邀請大師前往中山大學講演。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高雄中山大學坐落於西子灣畔,校園景色優美,與大自然山海美景相輝映。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2006年11月教育部舉行社會教育有功團體及個人頒獎典禮,洪冬桂(右起)、慧開法師和代表星雲大師領獎的妙圓法師,領獎後合影留念。 圖/資料照片提供

李煥先生(一九一七~二○一○),湖北漢口市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碩士,曾任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總統府資政、教育部部長、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主任、中山大學校長等職,為蔣經國先生的智囊團。

一九七九年,李煥先生在中山大學創校做校長的時候,邀我到中山大學做過講演。記得那一次講演還是由李煥先生親自主持。後來也有過多次結緣,講題分別為「禪的藝術」、「禪與生活」等。二○○九年,中山大學頒給我文學榮譽博士學位,我覺得感激與欣慰,希望我能就佛光山、佛陀紀念館的地緣關係,為中山大學出一點力,盡一點校友的貢獻。

李煥先生曾跟我講過:「訂法要嚴,執法要寬。」我聽了以後,深覺得李煥先生到底在官場中,沉浮多年,對人事的練達,確實有經驗,訂法可嚴一點,執法要寬一點,所以後來佛光山也常依此行事。

訂法要嚴 執法要寬

如佛光山舉辦水陸法會、五戒菩薩戒、大專夏令營等法會、活動,皆依山上的設備來招收人數,所以在通啟上,皆說明報名人數、截止日期。而實際上報到時,往往超人數。想到信徒們多年的護持道場,唯一的心願,就是來山參加法會、來山受戒、來山參加各種活動,為了滿足信眾的心願,所以在「執法要寬」的原則下,全部接受。在超過硬體設備的情況下,只好打地鋪,信眾展現「我為法而來,非為床座而來」的精神,更深信「訂法要嚴,執法要寬」的行事是對的。當然這原則我也常用在徒眾身上,所以常有人問我:「佛光山怎麼管理?」我說:「訂法要嚴,執法要寬。所以佛光山的大眾,大家都很和諧快樂。」

一九八九年,我帶領「國際佛教促進會弘法探親團」到大陸訪問,行前我寫了一封信給國民黨中央黨部祕書長李煥先生,告訴他我要辭去「中央評議委員」的職務。李祕書長回答我說:「你的信,我放在抽屜裡,等你回來再說吧!」我想,他們對於人事的往來,都有非常老道的經驗。如果我能和平安全,意思就是可以不必辭職。如果有什麼事情,他就說我已經辭職了。這也是李煥先生「訂法要嚴,執法要寬」,從中可以得到一個證明。

李煥先生在任總統府資政時,以特使的身分赴瓜地馬拉祝賀瓜國新總統就職,因而順道訪問西來寺。剛好那時候我也在西來寺,平時想請李資政來不是容易的,所以西來寺的大眾、信徒都非常高興。

建辦大學 回饋鄉里

李資政非常關心地問我,到大陸弘法探親的情況,也問及西來大學的籌備情形。李資政鼓勵我在台灣也辦個大學,先從學院辦起,再擴展為大學。其實,在台灣辦大學是我的心願,只是政府教育政策的限制,只好將西來大學辦在美國。

李資政是湖北人,非常有心想在湖北建一所大學以回饋鄉里。因為我也在籌備西來大學,他這個心願我能了解,故在一個因緣下,一些湖北籍的信眾如:何澤浩、曾紀春、李重輝、袁大松、詹惠宇等多人,在湖北黃石地方買了一塊地,準備要建大學,但在開展方面則求助於我,只希望能如期開學。

這個和李資政的心願不謀而和,所以我花了二百萬人民幣,籌備要在湖北建「弘道大學」,並請佛光大學的龔鵬程校長,先行赴大陸了解,希望將來能發展成一所正式大學。然而,籌備金二百萬已付出了,至今仍不見大學的影子。

佛光山目前有佛光大學、南華大學、美國西來大學、澳洲南天大學、菲律賓光明大學,只要因緣具足,湖北的「弘道大學」希望也能實現。

………………………………………

洪冬桂

洪冬桂(一九四七~),台灣澎湖人。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研究、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博士,曾任立法委員、大學入學考試中心副主任、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副教授、僑務委員會副委員長、總統府國策顧問、立法院黨團教育委員會委員長、國際佛光會理事、檀講師、南華大學董事等。

其實,以她的聲望,在澎湖選縣長,唾手可得,但她不願對政治陷入太深,比較喜歡文教事業。她的先生唐柱國(本名粟明德)是一位作家,曾在《中央日報》服務,後來她把先生度進佛門,二人發心共同護持佛教。

一九八七年,洪冬桂與趙寧共同主持一個訪談節目《夜來客談》,內容大部分都是改良社會的話題,當中很多都是採用佛教觀點、道理在論說,我聽了以後,覺得這一位女性,純潔、善良,口才又好。而趙寧先生,從「趙茶房」開始,到皈依號普光居士,本來就是佛光山幾十年的信徒,故國際佛光會爭取他們參與佛光會,擔任檀講師。

洪冬桂女士對教育非常的熱心,有一次在董事會上說到:「佛陀的說法,其實就是對社會的教育,而佛教的教育,則超越一般社會的教育。社會的教育,都教人技術、做人。但是佛教的教育是教人要自省、要淨心、要改心。如果把瞋恨的心改成慈悲,把貪欲的心改成喜捨,把嫉妒的心改成包容,這對每一個人都有很大利益。信佛,佛不一定要你信仰他。信教,信了佛的教化必能得到更大的利益,所以信佛更要信教。」所以幾十年來,她在佛光會裡、在南華大學的董事任內,對於教育工作一直是鍥而不捨。

佛教教育 改心淨心

身為立法委員,算是社會精英、知識分子,在言談中很容易就把佛法帶到高層次去。《四十二章經》說:「度五百個有信仰的人,不如度一個會講佛法的人。度五百個會講佛法的人,不如度一個有行持、有修行的人。」洪冬桂女士在佛教裡,比起出家眾講經說法,還更有熱忱、更有成就。

我們希望許多社會知名人士,除洪冬桂女士外,還有潘維剛、沈智慧、黃昭順、徐少萍、盧秀燕等人,能有個組織,由佛教人士來參與、支持,專辦傳教弘法事業。因為有人傳播佛教,才有人信仰,有人信仰,佛教的意涵利益,才更有力量發揮淨化人心之功。因為佛教注重社會普羅大眾,對高階的知識分子也不可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