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張添永、張雲罔雀、劉招明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4-29
  • 圖說:佛光山接引大佛。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虹牌油漆董事長張雲罔雀。 圖/人間福報資料庫提供

  • 圖說:劉招明與夫人陳秋琴在家門旁樹立國際佛光會會徽。 圖/佛光山提供

張添永、張雲罔雀

張添永先生(一九二一~二○○六),台灣台中人。張雲罔雀女士(一九二五~一九九六),台灣高雄人。張添永是著名的永記造漆公司「虹牌油漆」的老闆,是一個憨厚老實的男士,永記造漆公司大部分的業務,都是由夫人張雲罔雀在為他料理。永記「虹牌」油漆因為品質穩定、容易刷,永記的刷一道,別牌的要刷三道,故在業界很受包工程的愛用。

張添永、張雲罔雀夫婦最早是壽山寺的信徒,佛光山從一九六七年開山起,承蒙他們的發心捐獻,主動為我承擔,所有佛光山需要的油漆。四十多年來佛光山到處建寺,至今工程沒有一天停止過,甚至把卡車開到他們的工廠裡面,看要多少油漆,拿著就走,帳都不用記。由於他們夫婦的虔誠護持,所提供油漆的價值,早已不止上億萬元了。

改良技術 色彩不褪

高一百二十多尺的接引大佛,一直是佛光山雄偉的地標,佛光山所需的大量油漆當中,接引大佛的金身所用的油漆,剛開始漆上去總是會褪色,但一百多呎高的大佛油漆褪色了,又不能常常上去修復。其漆料必須要經得起日晒雨淋,可說非比一般,為此,張雲罔雀特地派專人到日本研究,採用最新技術,加以改良,讓油漆在接引大佛身上的金光色彩,至少維持數十年而不褪。說來慚愧,他們比我還要關心佛光山。

佛光山在最初建設時,水泥有環球公司吳修齊先生,以公司成本價供應給佛光山,油漆就由永記的虹牌來供應,確實也讓我省了不少的負擔。

他們在佛光山發心、捐獻久了,逐漸傳聞在外,教界無有不知,就有寺廟去向他化緣,說不要只護持佛光山,張雲罔雀說:「我們在家人賺錢也不容易,布施如種田播種,我們也要找一個好的田地播種,將來的收成也會好一點吧!」像這種有智慧的益言,省卻我許多的講說。而佛光山早期的信徒,和張雲罔雀結拜的姊妹莊許進治、蘇秀琴等,也都是「一師一道」的護持佛光山。

張添永夫婦雖已相繼往生,其子女張德盛、張德賢等兄弟非常爭氣,把事業發展得有聲有色,永記造漆公司已經成為上市公司,他們也只是股東之一,不可以再有私人的捐獻了。但仍然盡量地將所持股利,接續父母過去的傳承,用來與佛光山結緣。購買特殊的油漆,為佛陀紀念館雙閣樓、禮敬大廳的門柱油漆,工錢都不要我們支付,他的媳婦張歐淑滿女士,也特地選了多幅我寫的「一筆字」,把字留給兒女,把錢捐獻給公益基金。

二代傳承 護法衛教

甚至,他們在大陸江蘇昆山設立的工廠,也幫忙佛光山在宜興重建的祖庭大覺寺油漆,那一種特有的印度紅,漆在大雄寶殿的梁柱上,讓所有前往參觀的領導和大眾,無不印象深刻。

五十年來兩代傳承,假如佛教徒都能像他們一樣,佛教還怕沒有辦法嗎?因為他們的家族對佛教的信仰,不光只是布施,他們也有參與各種修持活動,如參加佛光會、講習會……所以,他們對佛教的信心,自然就與人不同。

現在,正當佛光山開山五十年紀念,想起這種五十年如一日的信徒,至誠感念,也不得不在此一提。

……………………………………………………

劉招明

功德主劉招明居士(一九四七~),逢甲大學畢業。賢慧的太太陳秋琴是中學教員,夫妻兩個人感情甚篤,夫唱婦隨,共同信仰、護持佛教。三十年前,全家移民澳洲,在澳洲加入佛光會後,劉居士歷任國際佛光會澳洲昆士蘭協會長、督導、檀講師、國際佛光會大洋洲聯誼會主任委員及世界總會理事。

夫人陳秋琴曾經擔任國際佛光會澳洲昆士蘭協會長、協會督導、檀講師及佛光山中天學校執行校長。在中華學校校長任內,辦學成績卓著,每次有家長想要為小孩報名入學,都要排到兩年後才有缺額。不得已,後來只有設立分校,以容納更多的學生。可以說,在佛光山海外各個道場設立的中華學校裡,他堪稱是模範校長了。

其子女跟隨父母的信仰,熱心於寺院工作,長子劉宗澤,曾任佛光青年團團長,長媳楊子瑩是中天寺義工。次子劉宗澧擔任青年團善財講師,女兒劉婉玲亦曾任青年團團長。子女俱受五戒,堪稱人間佛教家庭的模範,也都是佛光山重要的護持者。

提供資源 文教發展

他們在台灣、泰國、印尼、澳洲,以及中國等地區,均設有工廠與分公司。我偶爾會到上海,劉居士特地為我準備了一部車子,還有一位司機杜鑫先生,大家都叫他小杜,隨時要為我服務,也可以說這是一部我專用的車子,所以大陸一些地方的領導幹部要找我去訪問,我都不需要他們車輛接送,就由這一位杜先生帶著我到揚州、到宜興、到南京,四面八方的南征北討,杜先生很歡喜為我開車,我也很樂意跟隨他的車子,我們彼此搭配就是多年,所以我到上海,交通都不成問題。

劉居士甚至把在上海的一棟大樓內,約有三、四百坪的一層樓,無條件的提供給佛光山,作為佛光山在上海的「大覺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辦公處,在前任主管滿觀法師,及現任的《傳燈》作者符芝瑛女士帶領下,還有妙有等幾位法師,和工作人員的盡心盡力下,從大覺文化出版的書籍,光是小叢書,就有一千萬冊以上,大陸有很多出版商要出版我的書,也都由大覺文化辦事處在洽談,前後計一百多種書籍已在大陸出書,所以,現在大陸各地的機場、公共場所,能看得到我的一些著作擺在書架上流通,真是不能不感謝劉招明居士了。又我在揚州興建鑑真圖書館、宜興大覺寺時,他都派遣公司裡的建築師、工程師前去幫忙監工、協助。今天佛光山在大陸佛教的展開,劉招明先生的全家護持,可以說功勞最大。

尤其早期他們全部移民到澳洲昆士蘭時,也正是中天寺落成未久,在當地他們全家可算為第一批的信徒。尤其協助每年的佛誕節,帶領當地的信徒參加,造成年年皆三十幾萬人的盛況,不但澳洲人參加,連當地的政府都全力配合,誠為當地的盛事。

廣結善緣 傳播佛法

劉居士曾跟我說過:「我們一家是佛化家庭,承蒙師父多年前賜給我們家一對對聯:『父慈母賢全家福,兒友女孝滿堂春。』真是感謝不盡。我認為家庭就像是佛光山派下的一個別分院,家人則是寺院裡的住眾,全體奉行佛法,過佛教的生活。過去的佛弟子,身心、性命都奉獻給佛教、眾生。而身為佛光人、佛光弟子,我們擁有的一切都是佛祖所加持的,能有機會因緣在財務上出一點布施,實在算不了什麼,這只是我們的一個願心。佛光山的道場有什麼需要、設備、會議,我們全家皆會以佛光事業為優先、為第一來奉獻心力,希望人間佛教帶給我們的幸福美滿、身心安住,精進佛法,廣結善緣,能可以永久持續,並影響周遭一切有緣人。」

對於佛光山國際弘法事業,劉居士都很熱心參與、贊助,貢獻也很大。只是他們全家都很低調、不好名、不好虛榮,不要人家讚歎、也從不表揚自己,總是默默地在行佛,實際上佛光山大小法會、活動,他們一家都在場,但認識他們的信徒不多,他也不要人家介紹。若說佛教徒從信佛、拜佛、念佛、學佛到行佛,都要能示範大眾,劉招明居士應該是當之無愧了。

近年來,本山為了慶祝佛陀紀念館落成,舉行「百萬心經入法身」活動,劉居士更是熱烈響應,號召親友、員工參加,在台南別院、彰化監獄、台中惠中寺及澳洲等地,總共發動了逾五千人次的「百萬心經入法身」抄經活動。尤其在台北道場,集千餘人抄寫《心經》,場面之浩大,可謂盛況。像這樣的佛光人,不也足為大家的模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