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廣餘法師、廣洽法師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12-09
  • 圖說:馬來西亞檳城妙香林重建落成開光邀請大師宣講《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 圖說:星雲大師與馬來西亞檳城妙香林監寺廣餘長老合影。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廣餘法師(一九二○~二○○六),福建惠安人。曾就學於廈門南普陀佛教養正院,參學於泉州開元寺、承天寺。後任廈門金雞亭普光寺住持。

一九五○年,受馬來西亞檳榔嶼妙香林寺住持宏船法師之聘,出任妙香林寺監院。在馬來西亞先後辦有「佛教義學」(提供清寒子弟免費求學)、「會泉幼稚園」(紀念妙香林寺之開山會泉和尚而命名)、佛學院、佛學函授班、華文及英文佛學考試、教授佛學獎學金、成立弘法團、出版《無盡燈》、編印佛教兒童讀本及《佛學入門》手冊,施醫贈藥。任馬來西亞佛教總會慈善主任一職,積極贊助佛教弘法事業,籌募慈善資金。二○○○年,當選「世界佛教僧伽會」第七屆執行委員會長。

護持佛教文化 不遺餘力

我與廣餘法師年齡相近,約有四十年的交往,其感情真如兄弟一般。廣老對佛教文化的護持、推廣,可說不遺餘力,馬來西亞佛教之興盛,廣老的因緣不可少。早期我出版的《釋迦牟尼佛傳》、《玉琳國師》,他一買就是幾百本。我不解的問:「買這麼多本做什麼?」廣老非常謙虛的說:「我自幼失學,書讀得少,你這麼熱心寫書,我要把智慧送給信徒,讓信眾因看書而得到法喜。」後來商之於我,索性讓他在馬來西亞印刷,省去國際郵資及寄送的時間,我也沒有什麼版權觀念,只要能將書籍廣為傳播,有利於佛法的弘揚,當然願意成全。聽說廣老每一刷都是印幾千本,甚至上萬本,真是有心人。

老友廣餘法師真了不起,每一次我到大馬弘法,一切因緣都由他成就。不但供應妙香林大殿作為弘法皈依場地,其在附近一棟別墅型的房子,就像是我們的下院,每次來都下榻於此,接受寺眾親切的食宿招待,心中萬分感謝。

東禪佛教學院 培養青年

一九八五年我從佛光山退位,承蒙廣餘法師厚意,邀我到吉隆坡鶴鳴寺擔任榮譽住持,我派心定法師前往管理,三年屆期滿時,我提出請辭,信徒郭建鳳女士知道後,不希望法緣斷了,希望我能常到馬來西亞來,就發心捐贈在仁嘉隆一塊祖產地給佛光山。開啟了我在大馬建寺的因緣。另外一個原因是馬來西亞弟子隨我出家者日多,除了要千里負笈到佛光山就讀外,往往又因簽證等各種問題,不得不中途輟學,心裡很為這批青年學生感到惋惜。若有了道場不只可以安僧,更可為大馬佛教盡一分心力。一九九六年,佛光山「東禪寺」就在這些因緣下落成,寺內附設的「東禪佛教學院」,廣收東南亞等各國的佛教青年來此修學,這也是東禪寺發展的重心。

廣老為人一點嫉妒心都沒有,是修行者的楷模,僧眾除了接受信眾的供養外,也要不忘給信眾添油香,布施、結緣這都是本分事。所謂「欲得佛法興,除非僧讚僧」,只要能彼此惺惺相惜,自然對他人就不會有嫉妒排斥的心理,佛教界若都能如此的話,還怕佛教不興盛嗎?

………………………………

廣洽法師

廣洽法師(一九○○~一九九四),福建泉州人。是旅居新加坡的一位大德長老,為新加坡龍山寺住持、新加坡佛教總會及佛教施診所主席。新加坡政府為表彰他對社會服務的貢獻授予B.B.M.公共服務星章。對於教育、慈善方面非常熱心,為新加坡最得人望的長老之一。其創辦的彌陀學校,學生人數在千人左右,是很熱心教育的人。

弘一大師晚年在閩南期間,廣洽法師隨侍弘一大師十年之久,與大師因緣深厚。非常崇敬弘一大師,為弘一大師出版種種的書法、演講集,可以說在他的心目中,好像把弘一大師看成比佛陀還要重要。

就我與他多次的接觸,從未聽他提起過,如太虛大師、虛雲老和尚、印光大師等其他的大德,他只是一心一意關心著弘一大師的動向:目前住在哪裡?有什麼作品?什麼時候出版?我覺得像他這樣子的出家人,也算是專心一致的一師一道,蠻讓人尊敬的。

我在多次訪問新加坡的行程中,曾拜訪這位七十多歲的廣洽老和尚,對老和尚將來的繼承人是誰?其所創辦的彌陀學校,未來將交給什麼人繼續?其道場百年之後,誰來為他傳承?他都不知道,也不在意這些問題,我覺得非常可惜。

用人唯才 助益傳承發展

一個人在佛門中弘法利生,一生奉獻,其心願和累積的功德,到了老年,若是沒有人傳承,那一切不就都中斷了?所以,我和他見面時,談到傳承的問題,他都只是搖頭說:「沒有辦法!沒有辦法!」其實,我認為不是沒有辦法,而是不懂得吸收人才、招攬人才、培養人才、訪求人才,要「用人唯才」。沒有人才可用,沒有人才可以承繼,當然會說沒有辦法。

像新加坡政府,為了招聘世界頂級的人才,在大陸、台灣,甚至世界各地,以高薪網羅到新加坡來發展,不也是成功了。

在佛門裡用人,如果老不想給薪水,希望大家來發心當義工,當然就沒有人才可用。在家信眾並不是僧眾,他有養家活口的責任,俗話說「皇帝不差餓兵」,即使對佛教有虔誠的信仰,但沒有待遇想留得住人才,這是很困難的。當今的佛教界,普遍都是如此。

量大得人 佛教才有未來

我也是從這樣的困境中,體會到用人的方法與道理。所以,我辦的各個大學,每位校長的月薪都在數十萬元,每個教授、老師都是十多萬元的薪水,甚至一個中學校長,也都在十萬元以上。假如我沒有花費這麼多的金錢,我怎麼能聘任到這些專才呢?就如佛光山的人間衛視、《人間福報》,如果沒有薪水,哪裡能有幾百人來工作呢?

對於人才的缺乏,廣洽法師雖然覺得也可以花錢來招募人員,他對我說了種種用人的苦處,如:有的人意見歧異,有的人喧賓奪主,有的人濫用權力或濫用金錢,或者難以合作……他所說的用人困難,當然我也知道,但人若不會利用其專才,到最後則變成蹧蹋人才了。

不過佛教要有發展,一定要重新評估用人的價值,不是有一句話說「名山道場,得人者昌」、「量大者足以得人」,這樣才能用人得人,佛教才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