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學誠法師、慧峰法師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12-23
  • 圖說: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學誠大和尚(左三)與星雲大師會面並合影留念。 人間社記者莊美昭攝

現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的學誠法師(一九六六~),福建省仙遊縣人。曾任福建省廣化寺、陝西法門寺住持。我在一九八九年訪問北京的時候,他還是北京中國佛學院的學生。這二十多年來,他的講學、著作已有許多,尤其網路的博客弘法,同步翻譯就有十二國語言之多。此外,學誠法師他還兼任北京千年古剎龍泉寺的住持,實在是一位優秀的青年僧寶。據聞他門下的弟子,多數都是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的高材生,博、碩士入道的很多。他帶領著高學歷人才的有為教團,本身又同時是居高位的領導人,因此我對他寄望很深。

青年僧寶 復興人間佛教

他的依止師父是福建廣化寺的圓拙法師(曾任弘一大師的侍者多年),是一位有修有證的大德,我曾在趙樸初長者的介紹下,禮請圓拙長老到美國的西來寺,擔任過三壇大戒的尊證。圓拙和尚為人簡樸慈悲,待人謙虛,凡事謙讓,修養可說爐火純青,也難怪他的門人弟子,像學誠法師等人,都成為優秀的僧侶。

過去,中國佛教協會的會長趙樸初長者,他跟我一再表示要復興人間佛教,後來幾任的會長,如一誠老、傳印老等,都不提人間佛教,我就很掛念,中國佛教這麼大,僧團之廣、信徒之多,可說是漢傳佛教的中心,卻一直未見有人復興人間佛教。

二○○四年,在一次的因緣下,我們集合除了佛光山外,尚有福建廈門南普陀寺、廣東乳源雲門寺、汕頭安壽寺、河南嵩山少林寺等兩岸僧眾,在宗教局支持下,組成「海峽兩岸佛教音樂展演團」,讓中華的佛教音樂梵唄傳遍西方。分別在台灣、北京、上海、港澳、美加等地區巡迴演出,廣受好評。我記得那時候,學誠法師是擔任副團長之職,對團務的發展,建樹很多。

二○○七年,學誠法師也曾參加大陸揚州的鑑真圖書館,舉辦的「佛教教育論壇」。

深慶得人 佛教事業發展

所以,有一次我就試探問他:「佛教的發展有好多種型態,像山林的佛教、傳統的佛教等等,你覺得今後最適合在中國推動的,應該是什麼模式的佛教呢?」他毫不遲疑的說:「當然是人間佛教!」這樣簡單的一句回答,讓我聽了非常開心。

中國佛教有這樣的領導人,有這麼多優秀的弘法人才,又有這麼多的佛教事業可以發揮,加之政府已撥給學誠法師千百畝土地,預計興建佛教中心,為此,我甚替中國佛教慶幸。佛教常云「深慶得人」,即此之謂也。

…………………………………

慧峰法師

慧峰法師(一九○九~一九七三),河北灤縣人。於哈爾濱極樂寺倓虛大師座下受具足戒。一九四八年來台,先後駐錫基隆靈泉寺、新竹元光寺。

慧峰法師 建居湛然精舍

一九五○年初,我到高雄弘法時,當地還沒有外省籍的僧眾,聽聞在台南,有一位來自東北,法名慧峰的出家人。我想彼此都出門在外,又同流落在台灣,所以很想認識這位法師,就專程到台南竹溪寺去拜訪他。竹溪寺原名為「小西天寺」,因臨竹溪而改名為竹溪寺,為台灣建於明朝時最早的寺院。

慧峰法師為人豪爽樂觀,是值得做朋友的人,只是當時我們都寄居在他人的門下,沒什麼力量,一個在台南,一個在高雄,要他到高雄來看我,或我要到台南去看他,那個時候,雖然只是台南、高雄大約四十五公里的距離,車資對我們而言都是一種負擔,故雖然相識但沒有太多的來往。多年後,我在高雄與信徒共同興建了「高雄佛教堂」,他也在台南信徒的護持下,建立「湛然精舍」,我們各自為佛教努力,真心相互祝福。

一九五九年,慧峰法師在大崗山的朝元寺附近借到一方土地,修建關房,命名「法華精舍」。閉關期間,各地佛門善信,前去叩關請開示者不計其數。高雄佛教堂有一位姜宏效居士,每星期都號召一部遊覽車,帶著佛教堂的信眾,前往大崗山聽慧峰法師說法,我也非常歡喜,樂見其成。三年後慧峰法師出關,在法華精舍舉行護國祈安法會,並一再表示他今後的願心,要作環島佈教,令人讚歎。

一九六七年佛光山開山後,幾次的傳戒,我也邀請他與煮雲法師,和我共同擔任戒壇的三師,認為佛教應要互相合作,多些往來。後來他到美國弘法,彼此就沒有再聯繫了。

想起他到佛光山時,住在佛學院的海會堂,老是對我說:「星老啊!」我那時還不到五十歲,況且五十歲也不算老。「我和煮雲法師將來要靠你了!」我想這些人怎麼了?明明一表人才,能言善道、講經說法、度眾能力,毫不遜色,為什麼還要靠他人!現在回想起來,深感那個時代的出家僧眾,實在是謙虛為懷。

謙虛信賴 激勵弘法精進

慧峰法師從美國回台後,我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幾經探聽,說是重病不見客。不過另有傳聞說,是因為慧峰法師代轉了一封度輪法師給蔣經國先生的信。那封信封得很嚴密,內容他也不知情,可是後來警備總部就對慧峰法師種種迫問,大概有受到內傷,後來就往生圓寂了。這整個過程,究竟是否如此,我只是道聽塗說,至今也不敢求證。

慧峰法師的豪爽、謙虛,還有他對我的倚賴,我一直銘記在心。我自許要讓他們放心來倚靠我,故一直以來,我就非常用心在弘法利生上,且更努力而不敢懈怠。今日我在佛門,能有一些佛法的事業,都是來自於他們及大家這樣的勉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