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孫張清揚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2-03
  • 圖說:孫張清揚居士(中間寫字者)。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 圖說:孫張清揚女士一生護持佛教。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孫張清揚(一九一三~一九九二),湖南人。是孫立人將軍的夫人。南京匯文女中的高材生,家境富裕,母親為虔誠的佛教徒。她畢生投入佛教事業,對護持佛法不遺餘力,曾任貴州督勻慈幼院院長、中國佛教會常務理事,佛光山功德主。

在中日戰爭勝利後,孫立人將軍是新一軍的軍長,廖耀湘是新六軍的軍長,他們都是美式配備,在軍中是翹楚,也是棲霞山的信徒,我還記得廖耀湘將軍在抗日勝利後,他為了感謝棲霞山,曾經做了一個很大的木匾「棲霞古寺」送給棲霞山。

孫立人將軍是家師志開上人辦的宗仰中學的董事,也因此關係,孫張清揚女士對於棲霞山也非常護持。早年我於棲霞學院讀書期間,她已皈依在退居老和尚卓塵長老座下。只見她經常出入棲霞山,參與水陸等各種法會,虔誠禮誦,態度謙和,但未曾和她說過一句話。後來孫立人調來台灣,做陸軍訓練司令,她也跟著到了台灣。

孫夫人長得雍容華貴,年輕時曾有過小中風,導致嘴角歪斜,後來就是求觀音菩薩,念觀音菩薩聖號得以痊癒,所以她寫了一篇文章,廣為宣傳觀音菩薩的靈感和有求必應,早期我在台灣還看過這篇文章。這也是孫夫人對佛教信仰不變的源由。

夫妻為國為教 多所貢獻

孫將軍一生為國,孫夫人一心向佛,其為台灣佛教所做的貢獻,例如:

一、一九四三年,聯合國大代表王均一等人,致函行政院院長陳誠先生,請求釋放被誣陷入獄的大陸僧伽,令慈航法師等數十人倖免於難。

二、一九四八年,與李子寬居士合資,買下為台北市政府所徵用的善導寺,令其重歸佛教產業,成為中國佛教會會址,是台灣佛教的弘傳中心。

三、一九五五年,變賣首飾,打電報到日本請購一套《大正新脩大藏經》,託外交部葉公超部長,以航空運回台灣影印,為當時佛教界一大盛事。

四、協助創辦《人生》雜誌,同時贊助張少齊居士所辦的「益華佛經流通處」,大量出版佛書。

五、捐款興建中華佛教文化館。並親自不辭辛勞,行走各地,講經度眾,對台灣早期正信佛法的推動,有莫大貢獻。

六、在政府整治台灣時,蔣宋美齡女士以國母之尊,三番兩次的要孫張清揚女士改信基督教,她曾多次跟蔣夫人直言,只要是善事,叫她做什麼事都可以,但是要她不信佛教,而改信基督教,那是萬萬做不到的。甚至於蔣夫人也以種種好處利益來誘惑,她都不為所動。

孫夫人真心誠意為佛教奉獻,護法衛僧不遺餘力,不但堪為在家居士之典範楷模,其宗教熱忱也是出家僧眾所敬佩。

感念護法衛教 時常探望

記得一九五七年七月,她在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二十九號的「覺世社」,特地邀約幾位朋友,辦了一桌素齋,在一張十二人座的大圓桌上,碗盤、筷子、湯匙、碟子全部是黃金打造。她說她第一次用它來請客,是為了要慶祝我三十歲的生日。並且表示願意資助我出國深造,但我志在弘法利生,故予以婉謝。

孫夫人對我種種禮遇,除此之外,我剛到台灣,在中壢圓光寺,她曾託人帶四百元新台幣給我,這對當時一無所有的我來說,那真是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的賜予。又台北善導寺收歸成為佛教產權時,她曾試圖想將該寺交由我來住持,但終因我年紀太輕以及師承不同,而力薦未果,特來向我說明致歉,我並不以此為意,但是對她這分知遇盛情,卻是永生難忘!

後來,孫立人將軍為了郭廷亮、劉凱英兵變的事件,被拘留在台中向上路十九號,達數十年之久。在這期中,我也曾透過關係,到向上路去探視孫將軍,也曾經得到政府的支持,把孫將軍和孫夫人一同請到佛光山,在佛光山住了兩個星期。

我覺得孫將軍性格正直、無私,他曾經為了爭取三軍平等待遇,要求政工退出軍隊,因此和很多國民黨的高級領導人都有了摩擦,不過後來得以平反,總統還給予褒揚令。有云:「自古紅顏多薄命。」我也感覺到「自古英雄不易見白頭」,由於他在緬甸仁安羌打敗日軍數萬部隊,救過英軍七千餘人的生命,所以英國給他最高的勳章,成為世界抗日名將。

台灣佛教今日的蓬勃發展,孫夫人的勞苦功高,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然而自從因孫立人將軍事件隱居以後,人情的澆薄現實令人唏噓不已,年老之後,更是無人問候。我有感於她一生護法衛教,功不可沒,因此經常去探望她。

智慧遠見 屋舍捐做道場

她把永和中正路邊的寓所,約一百多坪的住宅,價值台幣億元,過戶在佛光山名下,指名作為弘法教育基金之用,即今「永和學舍」,並說:「財產都是身外之物,能可以讓佛教做道場,利益社會大眾,才是正當的用途。」在短視重利的社會裡,一個官宦人家的貴夫人,對於佛教事業有此遠見,實在非常有智慧。

一九九二年七月,孫夫人以八十歲之齡,往生在台北永和寓所的佛堂裡,我特別前往主持告別式,並且為她題寫輓聯「八十年歲月心中有佛,千萬人入道爾乃因緣」。

她臨終及往生後的喪葬事宜,都由佛光山承辦,其骨灰奉安在萬壽園一座獨立的寶塔,我也囑咐佛光山今後長年累月都不可以忘記孫夫人的祭祀。

現在想起一代紅顏、一代名將,最後落寞的生涯,讓我對他們的一生,大概只能用「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貞」來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