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塵空法師、融齋法師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9-30
  • 圖說:「佛教靠我」而非「我靠佛教」,這句話,振奮起我的信心道念,給我莫大的鼓勵。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塵空法師(一九○八~一九七九),湖北荊門縣人。就讀武昌佛學院研究部,在河南佛學院任教,任漢藏教理院教務主任,主編過《海潮音月刊》,追隨太虛大師近二十年。一九四七年,當選中佛會駐京常務監事。編纂《縉雲山志》、《中國佛教史》、《普陀山小志》、《靈隱寺志》等,著述頗多,散見於《海潮音》,其做學問一絲不苟,認真踏實,是有名的「學問僧」。

一九五○年,在普陀山的煮雲法師隨著軍隊來台,聽說我在中壢圓光寺,就專程過來看我,並且帶來一封在普陀山閉關的塵空法師寫給我的信。

塵空法師和我的老師芝峰法師是同輩。一九四七年,在焦山舉辦的第一屆「中國佛教會務人員訓練班」,塵空法師也是教席之一,而我只是學生,少有因緣可親近,但其慈心後學的長者風範,一直是我景仰心儀的。

承蒙他不棄特地修書,尤其在我初到台灣,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通,時感前途茫茫之際,能收到師長的信件,真是萬金難買。這一封信近數千言,其中有一句話:「現代的僧青年,要有佛教靠我的信心,不要有我靠佛教的想法。」「佛教靠我」而非「我靠佛教」,這句話,振奮起我的信心道念,給我莫大的鼓勵。

從一九五三年,駐錫在宜蘭雷音寺起,雖然一心為弘法而努力,也是碰到重重的阻礙,如:

上海滬劇團計畫將拙著《玉琳國師》改編成話劇上演,有人告訴主辨單位不要和我來往;中央廣播電台邀我撰寫廣播稿,有人去信給主管要他們停止;台北師範學院(今台北師範大學)請我講演,海報都已經張貼出去了,還是有人有辦法叫校方取消;章嘉大師提名我代表「中國佛教會」,參加在尼泊爾召開的「世界佛教徒友誼會」,居然也有人能將全案取消……

佛教靠我 荷擔如來家業

儘管如此,為讓佛教能走入社會、家庭,為廣大信眾所接受,我不理外界的阻礙,本著「佛教靠我」的信念,不懈怠的更精進用心。從一九五七年,於台北民本電台製作《佛教之聲》節目,達六年之久。稍早在電視台有佛光山的《甘露》、《信心門》,後來在台視、中視、華視三台,每天都有我《禪話》、《說偈》、《法語》等佛教節目,連續有十多年之久。在各大專院校間、海內外各地的講演也不可計數。之後,佛光山於一九九二年成立的國際佛光會,再也不必代表什麼會,或參加什麼會,就能將佛光普照五大洲了。

在弘法道上,不管碰到什麼逆境、因難、非議、排擠……都要具有堅強的忍耐力量,無怨無悔為佛教奉獻一切,因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佛弟子是佛的代表,法的傳人,應該抱持著「佛教靠我」的信念,要為佛教爭取前途、榮譽,荷擔如來家業,不靠我靠誰呢?

………………………………

融齋法師

一九三九年,農曆二月初一,是我出家剃度的日子,家師志開上人隆重起見,特地請了十多位長老大德,來主持剃度典禮,我只記得在剃度時,為我題取法名「今覺」、內號「悟徹」的長老,是在棲霞律學院講課的融齋法師。

僧眾的法號,就如族譜一樣,有一定的排序,從字號就可以看出彼此的輩分關係。我是在南京棲霞山禮志開上人為師,但棲霞山是屬十方叢林,不可以收徒納眾,故我的祖庭是志開上人出家的道場──江蘇宜興白塔山的大覺寺,創建於南宋咸淳(一二六五~一二七四)年間,屬臨濟宗門下系統。依〈臨濟宗法脈偈語〉,依序是:

「湛然法界 方廣嚴宏 彌滿本覺 了悟心宗 惟靈廓徹 體用周隆
 聞思修學 止觀常融 傳持妙理 繼古賢公 信解行證 月朗天中」

師父志開上人內號屬「了」字輩,取名「了然」。

我嗣法於志開上人,內號屬「悟」字輩,取名「悟徹」,法號「今覺」。(為臨濟宗第四十八代傳人)

佛光山我的弟子傳我的法,內號則屬「心」字輩,男眾如:「心平」、「心定」、「心保」。女眾如:「心慈」、「心靄」、「心愚」。第三代的徒孫屬「宗」字輩,如:「宗瑋」、「宗恩」、「宗誠」等。

融齋法師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長者,講話輕聲慢語的,臉上總是笑容滿面,讓人見了心生歡喜,很受大眾尊敬。剃度典禮圓滿後,他把我叫到他的跟前,微笑說道:「我替你取出家法名『今覺、悟徹』。意思是,你『今』天出家了不僅要『覺』悟,覺悟以後,更要『悟』得透『徹』。不可以小看這四個字,能小覺小悟,久而久之自能大覺大悟,能夠做到,就不愧出家學道。」

法名鼓舞 修道覺悟透徹

我很喜歡這個名字。內心一再重複道:「我出家了、我學佛了,我要覺悟,也一定要悟得透徹。」這對我日後在修道過程中,很有鼓勵的作用。

有一次在翻閱《王雲五大辭典》時,剛好看到「星雲團」這則詞條,意思是宇宙未形成之前,無數雲霧狀的星體結合,又大、又古老、又無際。那時非常欣賞這種寬廣、浩大、無邊的境界,期許自己也能有如宇宙般博大的心胸來普度眾生。剛好在抗戰勝利,大家在申請身分證時,我就用「星雲」二字,領了一張身分證。

大概過了七、八年後,有一次遇見融齋長老,沒想到老師一眼就認出我來,微笑的看著我說:「不是我替你落髮的嗎?」他那慈眉善目的神韻依舊,感受到長者那分親切,我馬上把握這個碰面的好因緣,向他請法。「請問老師,我們應該怎樣學佛,重點在哪裡?」

老師:「學佛當然就是要學佛的威儀,學佛的修行,學佛的慈悲,學佛的證悟,學習佛陀流淚,要學習佛陀罵人。如果你知道佛陀為什麼流淚,為什麼罵人,那你學佛就成就一半了。」

這個問題讓我深思不已,佛陀曾因為外道要偽裝成佛弟子來破壞佛法,這種「獅子身上蟲,反食獅子肉」的無奈,而讓佛陀流淚。

在經典裡,佛陀經常教訓那些不守規矩的弟子,如:「你們不知慚愧」、「你們不知苦惱」、「你們是非人」(就是不像人),我覺得佛陀表面像是在罵人不知慚愧、不知苦惱,事實上是在開示、糾正、輔導那些不如法的弟子,這是在教育,不算是在罵人。

融齋法師實在是慈悲,實在偉大,叫我去探討:

「佛陀為什麼流淚?」是要我知道僧團裡面的弊病,不可以做獅子身上蟲,不可以汙辱佛法,不要穿佛的衣服,在袈裟下失去人身。

學佛自覺 更能發心精進

「佛陀為什麼罵人?」是要我自覺,自己的不足不能不夠,要知道自己的缺陷,要知道苦惱,要知道慚愧,要知道發心,才能精進。

在修學道上,我深受這二句話的啟發,不做佛教的獅子身上蟲。要心生警惕,要知慚愧,要不執己見、要自我進步。

對師長的訓示要善聽諦聽,都是他多年來的修持體驗,更要切身做到,因它值得一輩子奉行。

現在佛光山有弟子要求出家,我在為他們取法名時,都含有對當事者的期盼和勉勵,很自然的就會想到融齋法師,要我覺悟更要悟徹。不知道這一位長老駐錫何方,也只有常常為他祝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