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圓湛法師、隆相、隆印法師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11-25
  • 圖說:星雲大師(右一)與棲霞山住持雪煩和尚、教務圓湛法師(右五)及棲霞山法子合影。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 圖說:南京天隆寺舉辦復建奠基灑淨法會,由住持隆相和尚(中)恭讀星雲大師祈願文與偈頌。 人間社記者符芝瑛攝

圓湛法師(一九一四~二○○三),江蘇泰縣人,為智光老和尚的法孫,曾就學鎮江竹林佛學院、泰州佛學研究社、閩南佛學院。一九四○年,至焦山佛學院執教。先後任定慧寺方丈、焦山佛學院院長、《法音》編輯、創辦佛學月刊《中流》、北京廣濟寺知客、中國佛學院棲霞山分院副院長、海南三亞市南山寺住持等職。

善教慈悲親切 永憶難忘

我這一生中,我最尊敬、最崇拜、最重要的師長,圓湛法師是其中一位。

一九四四年,我在焦山佛學院時,圓湛法師教我們《莊子》和《俱舍論》,圓湛法師不僅有學問,又會教書,只是有點不修邊幅,在台下聽課的我們,常常發現他不是鈕扣扣錯了,就是衣服長短不一。上課時,他臉上總帶著笑意,那時我知識剛啟蒙,聽他的課真如天上綸音,覺得他就是佛陀、菩薩的化身,對他真是又崇拜又尊敬。偶爾在教室左近碰到,他都會特別的對我說幾句話,或問一些生活的瑣事,那時佛學院的學風,學生沒有找老師的習慣,圓湛法師的這種關懷方式,讓我更感受他的慈悲親切了。尤其他的善教,留給我難忘的記憶。

一九四六年「中國佛教會會務人員訓練班」在焦山舉行時,來自全國各地,六百多名優秀的僧眾前來參加,我在其中和他們相比,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比丘。當太虛大師到達焦山時,圓湛法師忽然走到我身旁,在我耳邊說:「學習太虛大師,對佛教的自由言論,對佛教的期望,將來你要去實踐。」那時,我真的不懂,也不能體會圓湛法師話中的意思,為什麼太虛大師的自由言論、對佛教的期望,要由我來實踐?不過,他如此的提醒,我也很認真的思考好多年,只是時間一久,也慢慢的給淡忘了。

圓湛法師讓我感動的另一件事是,我母親在世時,每逢過年過節,他都親往母親的寓所,代我慰問探望,這份體貼人意,不計高下的風範,對他的感恩非筆墨可形容。

一九八七年,兩岸開放後,得知雪煩和尚任棲霞山住持、圓湛法師負責棲霞山佛學院,我就特地邀請他們二位到香港會面,老師們都是飽嘗大時代苦難的人,提及棲霞山寺百廢待興,我捐建了棲霞山要恢復的十一間樓、月牙池及棲霞山門的修復、山門前的明鏡湖,並遠從緬甸恭請玉佛一尊供棲霞山供養,以此來回報老師的恩惠。

人間佛教理念 普及世界

圓湛老在香港時,不只一次提到,說:「太虛大師對人間佛教有理論,但完全沒有落實,你在台灣都替他做到了。」這時,我才回憶起,四十年前,他在我耳邊的叮嚀,四十年後的現在,他還是把我拉在太虛大師的名字下,特感念他對「人間佛教」的普及如此認真賣力,和對我的寄望。

後來,有十年間我不能入境大陸。一九九五年,圓湛老已經在海南島的南山寺做了方丈,不斷的來信要我去接任,並急迫說道:「我到海南島來做住持,我都是為了你!南山寺這裡未來的發展,不會小於你在台灣的成就。」

對這位尊敬的師長指示,我不能不依教奉行,但是我因為許家屯的事,大陸對我有一些誤解,故不能回大陸。他不懂得什麼意思,我只好明白的跟他說:「你請政府給我一封信函,我馬上可以去了。」從此,他再也沒有催促我前往海南島了。

後來得知圓湛法師生病,我曾派在香港弘法的弟子滿蓮多次前往探病及照顧他往生圓寂事宜,聊表我對這一位師長的一點心意。

後來,北京國家宗教局局長葉小文,特地用專機從香港帶我到海南島三亞。看到風光明媚,景色宜人的南山寺,只是圓湛法師已經不在了!真是萬分慨嘆,只有在南山寺親手植了一棵樹,藉以紀念圓湛恩師。

…………………………………

隆相、隆印法師

我和中國大陸闊別了四十年,最近幾十年來,承蒙大陸的領導們,對於我促進兩岸和平的支持,如「佛指舍利」到台灣、「海峽兩岸佛教音樂展演團」的梵唄到國際上演唱,可以說為兩岸的佛教寫下了重要的歷史。

在兩岸的佛教道場中,和我最有因緣的,就是南京棲霞山寺,那是我剃髮、出家、讀書的地方,而棲霞佛學院也是我的母院,我青少年的歲月,讀書也好,磨鍊也好,工作修持都在此,所以對棲霞山的感情特別深厚,自然在人事上往來,就更加地頻繁了。

現任住持隆相法師(一九六五~),我一見到他,就好像是家人一樣,感覺非常親切,也承蒙他對我不棄,尊我為棲霞的長老,要我傳法給他,我確實是棲霞山受法的人士,把棲霞的法傳給他也是理所當然。

隆相法師,是湖北人,老成持重,做人非常君子、厚道,待人誠懇。隆相法師的大哥隆印法師在湖北武昌歸元寺擔任住持,歸元寺每到佛誕節日,都聚集幾十萬人以上去禮拜;姐姐隆慶法師也出家於廣東的庵堂擔任當家;弟弟隆恩法師在西來寺就讀西來大學。可以說,他們一家四口,不但與佛教有深厚的因緣,和我也真如家人一般。因此我在宜興的佛光山祖庭大覺寺興建時,特地請隆相法師兼任住持,由美國學成回來的妙士法師擔任都監,現場操作建寺的工作。

天隆寺興建 媲美佛頂宮

隆相和尚不但是棲霞寺的住持,也是南京市佛教協會的會長。南京市政府一再邀我去興建天隆寺,其占地約一百餘畝。此中,隆相法師的關係,和前任的江蘇省宗教局局長翁振進給了很多的助緣。

天隆寺目前的工程進度,山門已完成,大雄寶殿正在興建中。市政府希望在山門前能立有一座「阿育王柱」,這是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為了弘揚佛法,在全國各地,豎立了不少石柱。上面的圖案,有四雄獅蹲踞在鐘形的倒置蓮花上,蓮花四周分別雕有牛、馬、象、獅四種動物,代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每種動物又以法輪隔開,蓮花和法輪則是佛教的象徵,表明阿育王以佛法治理天下,教化四方。

另外希望一座百米以上的寶塔作為地標,屆時如能完成,和現在牛首山佛頂蓋骨的「佛頂宮」可以相互媲美。日後,天隆寺即是南京新增添的佛教道場,也是觀光景點,當然,我們寄予深切的厚望。

我很希望當地政府能可以退出棲霞山寺的山林管理、文物管理,還給棲霞山一個獨立的主權。也希望棲霞山的佛教學院及女眾分部(蓮華法師主持的南京雞鳴寺)在師資上、設備上,再有堅強的陣容,對培育佛教的弘法人才必有助益。那對江浙的佛教,是很大的貢獻。

佛教發揚 民間風氣改善

目前,像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學誠法師、江蘇省佛教會會長心澄法師,浙江省佛教會會長怡藏法師、華嚴寺住持道堅法師、廬山東林寺住持大安法師……基於人多,有些名字我記不清楚,請恕我不能一一提及,都是中生代,年輕有為的青年才俊,正當處在發展、發光的階段。

此外如:中原的魯山大佛、鞍山千山彌勒大佛、四川樂山大佛、山西雲岡大佛、河南龍門大佛等,還有江西、安徽、山東、東北、廣東等,無法一一地羅列,都積極的在增補、修復、擴建、創新中。全中國的佛教幾乎都動員起來了,中國佛教在世界上大放異彩,可以說是指日可待。

當然,這許多各縣市的僧眾們,有志的話,可以請中國佛教協會出面,在大陸開一次「佛教界的報告」會議,向國家說明佛教對社會的功能、貢獻,我雖然已是老邁身體,必定來參加。

至誠的希望,中國政治上的領導人,能助佛教一臂之力。因為佛教的發揚,對道德的重整,對人心的淨化,對民間風氣的改善,對社會秩序的穩定,必定對國家有輔助的作用。也希望政府能給予佛教一些空間、一些助緣,讓政府與佛教,能超越隋唐盛世,這可以說是我最大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