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嚴炳炎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3-10
  • 圖說:均一中小學的高一生練習獨木舟。 圖/均一中小學官網提供

  • 圖說: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拜會大師。 圖/佛光山提供

嚴炳炎老居士,浙江杭州人。他是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先生的父親,他在上海開過飯店、開過錢莊,但他都不愛好這些身外之物,就歡喜出家。不過出家後,又被家人帶回去,不得已,只好以在家的身分來護持佛教。

嚴炳炎老居士,年齡比我們長了二、三十歲,我初到台灣時,他住在台南,他對佛教不是只有信仰、拜拜、求佛、消災而已,他一心希望佛法能興隆,故對我們大陸來台的僧青年非常愛護,噓寒問暖,照顧有加,真是像一位父親。我們年齡差了一截,剛開始也不曉得要如何稱呼他,後來就稱他「老沙彌」,表示對他的尊敬,他自己也甘願自居這個「沙彌」身分。

愛護照顧僧青年 猶若家人

當時煮雲法師住在台南,和高維興、莫正熹、嚴炳炎等人常有來往,經常在他們三家遊走,吃飯、生活好像都由這三家在照顧,真是如家人一樣。我偶爾到台南看望煮雲法師,他常說:「我帶你到高維興家去吃飯。」

我和煮雲法師在公共汽車上,看到一個年約二十多歲的青年人,在持誦《阿彌陀經》,我們覺得真是難得,在這種亂世,竟還有青年人讀經?後來我們下車買辦東西,他也跟我們下車。我們上車到另外的區域,他又跟我們上車,難道是偵探來監視我們嗎?

到中午吃飯時間,他仍還跟在我們後面。我忍不住問道:「這位朋友,你老跟著我們,有什麼事嗎?」

他說:「我是澎湖菸酒公賣局的科長,今天出差來台南,看到你們出家的法相很羨慕,現在你們要去哪裡,可以帶著我一起去嗎?」

聽起來他不像個密探,反覺得這個人很善良、坦誠。可是我心裡想,我們是要到高維興家吃飯,已經很不好意思了,現在還要把不認識的客人也帶去,實在不應該也不方便。但看他那樣虔誠,也不忍拒絕,我就勉強的說:「我們是要到信徒家打擾吃飯,你就隨緣跟我們去吧。」

這一天在高維興家裡吃水餃,莫正熹的兩位小姐莫佩嫻、莫麗嫻都是佛教的青年作家,經常撰寫佛教的文章,也在場幫忙,他們都立志不嫁,要在佛門,要用文字來弘揚佛法。

隨緣齋飯 促立澎湖佛教會

後來大家都圍著這一位澎湖公賣局的青年科長。為什麼?因為他在變魔術。魔術的手法之純熟,好像專業人員,高維興、莫正熹、嚴炳炎三人,大家都稀奇叫好,看得很高興,沒有嫌惡我們把陌生客人帶來,所以我們才放心。

這位澎湖公賣局的青年科長叫樓永譽,我們和他交談過後,請他回去澎湖成立澎湖佛教會。他就和澎湖救濟院的院長,也是前任澎湖馬公鎮的鎮長郭自得先生,共同在當地推動佛教,由廣慈法師到澎湖主持領導。

鳳山有一位姚登榜居士,和一個米商的企業家,來邀請法師到鳳山去弘法及籌備成立佛教會,我們就推派煮雲法師前往負責。我也安住在宜蘭帶領信眾了!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們又多認識了一些朋友。

由於和他們的因緣,澎湖佛教會、高雄市佛教會、台東佛教會、苗栗佛教會、宜蘭佛教會,都陸續成立了,我們對最早的佛教,不能說沒有貢獻。

宜蘭的環境,要不是因為我在叢林裡,有過十年忍耐的功夫,說實在的真是住不下去,另一方面是因為我很喜歡年輕人、學生,為了他們,我就留在宜蘭。

老沙彌嚴炳炎居士,常到宜蘭來看我,不過他一來,我就開始煩惱,吃飯的問題都容易解決,但晚上睡覺怎麼辦?因為我從小沒有聽說過旅館、飯店,所以不懂得安排他去住旅館,就說:「我這只有這張竹子床,睡在上面不能動的啊!一動,竹子的響聲就驚動外面的人。」

以教為命 念念未來發展

老沙彌真是能屈能伸,雖然過去在上海曾紅極一時,但到了台灣,能隨遇而安,睡在竹子床上,他並不以為意,為不驚動他人,我請他儘量不要翻身,他也照做。

記得,又有一次,他到宜蘭時,晚上跟我通宵暢談,說道:「現在台灣的佛教,看不到有正式的出家人,老邁沒有力量,你們這些青年法師要好自為之。假如有機緣,要辦教育,培養人才,台灣的佛教才會有前途。又辦教育這件事,也不容易。第一、地點不容易找。第二、師資不曉得在哪裡?第三、不知道將來台灣的青年學子會來學佛嗎?第四、經費也難以籌募。」

又說:「現在你不是在編《人生雜誌》嗎?你要好好的把握這個機會,要先從文化上宣傳,從文化到教育,有了教育,才有人才,就不怕佛教不能復興、不能發展。」

現在回想起六十年前,這許多都是苦難中逃亡來台的朋友,那時候大家互相勉勵,以教為命,心心念念都希望佛教未來的發展,尤其嚴炳炎老居士跟我談話的內容,對於教育、文化的那種使命感,到現在還留在我的耳邊。所以對這一位老沙彌,一直記在心上。

善良家風 佛法的有緣人

後來我和嚴長壽先生見面,把他的尊翁嚴炳炎老沙彌和我們相處的點滴講給他聽。他說他那時候還小,有的記得,有的記不得,知道爸爸對佛教信仰極為虔誠。

我告訴嚴長壽先生說:「你的父親不是信仰虔誠而已,他護持佛法,愛護佛教人才,真心為佛教服務,不求代價、不計較利益,只講究奉獻,實在說在那個時候也沒有什麼人叫做義工的,這個非常難得。」

現在,我將台東的均一中小學交由他的公子嚴長壽先生管理,請他做董事長。嚴長壽先生和我有共同的理念,認為在台東的原住民同胞,有不少特殊的人才,必須要有特殊的教育方式,希望能為這些學子,提供最好的學習環境,這也是他們家傳的善良家風。真的在佛法裡都是有緣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