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嚴寬祜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5-20
  • 圖說:嚴寬祜長者因搶救中國佛教經書與星雲大師書信結緣,1990年贈送古本木刻佛經予大師。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美國德州佛教會玉佛寺。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1997年佛光希望小學於大陸遼寧省設立,由國際佛光會香港協會嚴寬祜會長前往主持開學典禮。共捐獻大陸16所希望小學。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奧斯汀佛光山香雲寺。 圖/佛光山提供

嚴寬祜居士(一九二四~二○一四),廣東汕頭人。本名「祜邦」,「寬祜」是他的皈依法號。在華人佛教界中,德高望重,素有「嚴老」之稱,是香港著名慈善家、福慧慈善基金會主席、德州佛教會常務董事、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副總會長。

一九五○年初,從大陸出來的人士,有的居住在台灣,有的到了香港,也有不少人到馬來西亞、新加坡去定居。嚴居士是企業界的殷商,到香港一面經營自己的生意,一面則發心推動佛教的文化事業。

一九五五年,嚴居士在香港文咸西街四十二號三樓,成立「香港佛經流通處」,當時,台灣與大陸音訊難通,香港成為當然的轉運站,而「香港佛經流通處」,除了書籍、經典、佛像、法物流通之外,舉凡教界的佛書交換,佛教文化資源分享、請託、代辦等,嚴居士從不計算金錢、時間,皆一概義務承攬。

弘揚佛法擔當 捨我其誰

尤其大陸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嚴居士在烽火中,以論噸的方式,向民間大量採購經書,運送到香港佛經流通處,又怕時局不穩定,運了一百八十箱的佛書(約一萬多冊)到美國,寄存在沈家楨居士任教的哥倫比亞大學宗教圖書館和莊嚴寺的圖書館裡。又出資印了一百多種珍貴版本的經典、十八種佛像……此對佛教文化事業的發展有莫大貢獻,其功德真是不可以數計量的!

所以在台灣、香港、新加坡、菲律賓,乃至美洲等地的佛教徒,大家都尊稱嚴寬祜居士是「現代維摩」、「楊仁山第二」。嚴居士常說:「佛教是信仰者共有的,既身為佛教徒,弘揚佛法則人人有責,每一個佛教徒都要有捨我其誰的承擔。」這種對佛教的認同、認知,是僧信大眾都該有的觀念。

早在一九五七年,我在台北三重埔成立「佛教文化服務處」時,當時協助我整理從各地來的信函者,是尚未出家的慈莊、慈惠、慈容法師。他們就常以通訊的方式向「香港佛經流通處」,請購法物經典,在書信的往來中,不僅和嚴居士熟識,更延續日後與佛光山的深厚因緣。

一九七五年,嚴老把香港文咸西街的「香港佛經流通處」,交給智開法師管理。帶著夫人崔常敏居士、兒子嚴崇恩到美國德州休士頓定居。

到德州的嚴寬祜伉儷,便著手在當地開展佛教事業。一九七八年,邀請淨海法師及香港西方寺住持永惺法師,在休士頓成立「德州佛教會」、佛光寺,為容納日益增多的信眾,又增建了玉佛寺。一九九○年,休士頓玉佛寺開光落成時,嚴老特邀請我前去主持開光典禮。

夢中鼓勵 覓地感恩回饋

後來,嚴居士一再致電邀我前往德州的達拉斯(Dallas)、奧斯汀(Austin)弘法,當時有一位在經營餐廳的吳傳國、隋花翎夫婦,也非常熱忱的請我能在當地建道場,我想利生是事業,弘法是家務,只要因緣具備,自然義不容辭。一九九二年,我首先成立了達拉斯佛光協會。在葛光明居士等人籌募建寺基金下,於隔年購得了講堂大樓,經過整修裝潢,一九九四年「達拉斯講堂」開光落成。

在奧斯汀要建香雲寺時,在覓地的過程中,遭遇諸多不順,後來因為得到一位鄭傃卿女士的助力,終於在奧斯汀一個湖邊的丘陵地帶,找到範圍約十一英畝的小山丘,作為建寺用地。

鄭小姐表示,多年前他得了絕症,有一段日子情緒非常低潮。一九九二年時,曾在夢中夢到我,我用英文親口告訴他︰「Remember! You will be live long time.(記住!你會活得很久的。)」醒來後,他感到身心無比輕安,身體竟然日漸好轉,且每天都過得很法喜。因此他一直心存感恩,希望能有機會回饋、奉獻。當他得知佛光山要在奧斯汀建寺時,便主動熱心幫忙找地,因而促成了這段因緣。事實上我不會講英語,我和鄭傃卿女士也不曾見面,他竟然在夢中,聽我用英文鼓勵他,我想世間奇事,無奇不有。

從佛光山開山以來,也有不少信眾跟我提過,在夢中夢見我為其祈福或佛光山的佛菩薩去跟他們說法、化緣,這類事例在《佛光山靈異錄》記載很多,這都是佛菩薩的慈悲願力在度化,信眾也就憑這股信仰力量,無名無利,無怨無悔,心甘情願護持道場。想到為了應眾生根機,美國的信眾竟然夢到我會說英文,佛法真是不可思議!

佛教文化工作 奉獻一生

香雲寺的附近就是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希望香雲寺能就近接引德州大學學生,讓學生們除了學校外,有另一種活動的空間。更希望佛光山的新生代,多多關注國際佛教弘傳的事業,尤其海外的這些道場,不要辜負如嚴寬祜、嚴崔常敏、吳傳國、隋花翎、鄭傃卿、陳勝亭等多位信徒的發心。

嚴居士已在休士頓成立德州佛教會、興建佛光寺、玉佛寺,更發大心資助建佛光山達拉斯講堂和奧斯汀香雲寺,是真正的大菩薩!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六日,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在洛杉磯召開,宣布成立「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同時授證嚴寬祜居士為「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副總會長」(五位副會長之一)。後來跟隨著國際佛光會的發展,嚴居士的腳步遍及五大洲。

嚴老於二○一四年捨報往生,觀其一生皆奉獻在佛教文化工作上,早期在香港成立的「香港佛經流通處」,先後刊印及流通佛經一百多種,流通量超過一百萬冊以上,促使佛法廣為流行,自有它崇高的地位,不僅是香港佛教文化供應中心,也是東南亞佛教文物權威機構之一。後至美國成立德州佛教會,興建佛光寺、玉佛寺,開辦菩提學院中文學校,使佛法能在當地生根。

推廣佛教事業 古今少有

後更發心至大陸興建慈敬、常寶及五十幾所佛光希望小學。每年資助大陸十八個省市三十八間佛學院及捐助百餘所寺院袈裟、海青等法物、並印贈經書。在多所大學裡設立數百萬美金的獎學金。在台灣成立「嚴寬祜文教基金會」弘法利生,更於大陸籌劃以漫畫弘揚弘法。

我覺得嚴居士能夠不惜一切,不為消災、不為福壽,把自己的資產全部投注在佛教文化、教育、慈善事業的推展上,常說「人退休後,不做三寶事業做什麼?」真是古今少有。

可惜,嚴寬祜居士想在大陸辦一個公益基金,長期、有制度的,為大陸佛教的教育做一些貢獻,經過多方面的努力,還是沒能完成,大陸對境外人士,成立基金會很少批准。而佛光山在大陸申請一個公益基金會,也經過五年的時間,才成立了,目前由妙士法師任董事長,張靜之任祕書長,現在在大陸展開弘法的工作,如:獎學金的設立、救災恤貧,以及各種的文化活動等都在發展中。我對他們寄予祝福,也寄予希望,這應該還是要感謝嚴寬祜居士,由於長者的因緣,後面才能成功,世間上的佛緣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