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單國璽樞機主教、丁松筠神父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12-31
  • 圖說:星雲大師應邀出席「單國璽樞機主教晉鐸五十週年金慶暨晉牧廿五週年銀慶感恩祭典」。 人間社記者慧延攝

  • 圖說:天主教光啟社副社長丁松筠神父,至台北佛光緣美術館參觀,並與星雲大師相見歡。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單國璽(一九二三~二○一二),天主教會樞機主教,耶穌會會士,河南省濮陽縣人。曾任天主教花蓮主教、高雄主教、新北市徐匯中學校長、光啟社社長、輔仁大學董事長等職,精通八國語言。是第一位在台灣教區主教任內,獲教宗冊封為樞機主教者,也是繼田耕莘、于斌後第三位中華民國籍樞機主教。樞機主教,在天主教裡地位很高,可以直接參選教皇,大部分的樞機主教,都是歐洲地區的人擔任,單國璽能在台灣擔任樞機主教,實在說是台灣之光。

一九五五年,我在高雄佛教堂講《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時,因為聽講的人數多達一、兩千人,只好在露天為信眾開示。在群眾當中,有一位天主教的神父,非常醒目,每一次都會來聽我講說,因此常常和他碰面,他的個性非常沉著,並不攀緣,不好講話,這位神父就是後來與我因緣深厚的紅衣主教單國璽樞機,早在五十年前我們就已認識結緣了。

佛光山開山以後,當有天主教的貴賓造訪高雄,單國璽樞機都會安排大家到佛光山參訪。也常在佛光山召開「天主教和佛教對談」。一九九七年,在天主教樞機主教安霖澤與單樞機主教的促成下,我前往義大利梵蒂岡與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進行宗教對話。講說的半個小時中,都由單國璽樞機幫我翻譯英文。而本篤十六世就任,擔任教宗,我也到過羅馬,也是由單國璽樞機接待,可以說,我和他的來往緣分愈來愈多。他也曾邀約我到高雄的教區玫瑰堂,去參加他們一個紀念會的彌撒。

除了單國璽樞機主教以外,還有羅光主教也是很好的朋友,他是湖南衡陽人,一九一一年出生,在擔任輔仁大學校長的時候,還請我去做過講演,他的佛學著作,厚厚的好幾本,都送給佛光山的圖書館收存。

信仰不同 信徒友好往來

我對天主教的這許多主教,除了自己本身的教義之外,還研究佛教,甚為難得。後來單國璽擔任輔仁大學校長的時候,還頒給我榮譽博士學位,所以我和天主教一直保持友好來往,也曾多次一起參與各種和平祈福法會。

在瑞士、澳洲天主教的修女,也會參加當地佛光山道場的集會,並且還計畫為天主教開立一個禪修班,讓他們來體會佛教的禪修。我覺得佛教與天主教有些地方最為相似:

一、佛教和天主教對其他宗教比較有包容性。
二、佛教與天主教專修人員皆主張獨身,以便為教作出更多奉獻。
三、佛教和天主教舉行的儀式都很類似。
四、佛教和天主教非常重視靈修的生活。

所以,天主教他們的開明、友好,跟基督教不同。

基督教認為信仰不同,就不可來往,我認為這是錯誤的。記得在台北天主教的教區中心,有一次召開宗教聯誼大會,各界宗教領袖五百人參與,我就覺得所謂「宗教」,或者民間信仰,信仰對象可以不同,教義可以各自不一樣,但是信徒都應該相互往來,是朋友,不是敵人。

講求奉獻 就有好的結果

有一次,我問單樞機說:「基督教有多少教派?」「在台灣應該有五千多個教派吧!」「怎麼會有這麼多教派呢?」

「他們一個人,各自就可以成立一個教派。」光是一個基督教就有五千多個教派,怎麼能團結合作呢?因為「派」太多了,大家各自為政,各行其事,力量就分散了!

有一年的除夕,單國璽樞機主教到山上來找我,我們一人一碗麵,就這麼圍爐過年、談心。我對他說:「明天初一,我到高雄向您拜年。」他立刻說:「不可!不可!我只有一個人在,沒有人倒茶給你喝!」「怎麼會只有您一個人啊!」「過年,大家都回去了。」我就想到,我們彼此都是宗教人士,平時信徒群眾很多,但是到了過年,就成為孤獨老人了。

他從來不倡導、不談宗教問題,不比較天主教、佛教的異同,大部分都是跟我說:「我們應該為社會服務,我們宗教存在世間上的意義,就是讓社會利用;我們自己本身對於社會沒有什麼要求,所以只要講求奉獻,就能會有好的結果。」我覺得,單樞機主教,善哉斯言也。

我創建「佛陀紀念館」時,單國璽樞機主教出席動土安基典禮,並多次前來參觀,關心工程進度。佛光山第七任住持晉山陞座典禮時,他也親臨祝賀。後來單樞機主教在為天主教的「真福山社福園區修道院」主持奠基大典時,我分五年贊助建設經費五百萬元,其中蘊含著佛光山與天主教之間,情誼不斷的深刻意義。

同為眾生服務 尊重包容

我和樞機主教單國璽,有四十多年的交誼,他在罹患癌症之後,在全台灣的七大教區巡迴主講,真正表現了一種樂觀的態度。並寫了一本書《生命告別之旅》,在台北舉行新書發表會時邀我前往參加。我出席時說,單樞機主教是河南濮陽人,黃河之水孕育他成為天主教的一代主教。而我受江蘇揚子江(即長江)的滋潤,成長為一個和尚。希望來生,他再做主教,我再做和尚,我們一起為眾生服務,永遠一起為人間做義工。

單國璽樞機主教是一位慈悲的宗教家,也是一位君子,宅心仁厚,處事平和,一向為我所敬重。說到我們之間的情誼,雖然彼此的信仰大不同,但宗教關懷人類的精神是相通的。這個世間需要很多不同的宗教,就像讀書選科系一樣,選擇自己想要的就好,要讓更多人知道人和人之間要和諧,要相互尊重包容。如果有人問起,佛陀和天主是怎麼相處的?看我和單樞機主教的互動,就能略知一二了。

…………………………………

丁松筠神父

丁松筠神父(一九四二~二○一七),美國加州聖地牙哥人。美國華盛頓肯沙噶大學哲學碩士,一九六七年到台灣。曾擔任長頸鹿美語的代言人、輔仁大學教授、電視節目製作人、光啟社副社長等職。以「傑瑞叔叔」(Uncle Jerry)這個名字,主持英語教學節目,使兒童說美語蔚為風尚。

丁松筠是一位非常友善、開明的天主教神父。記得五十幾年前,他初到台灣來,就經常在我們的道場出入,有時還住在我們道場裡,那時他才二十多歲很年輕,常說:「我好像是一個學生到台灣來,到處跟你們學習。」他認為佛教的道場和天主教堂沒有兩樣。

後來台灣的電視開放,天主教成立「光啟社」,專門製作廣播及電視節目。如電視劇《溫暖人間》,非常精采,我看過多次、還有兒童節目《妙博士》、《爆米花》等,廣受大眾好評。覺得他們對於傳教非常的熱心。

還有一位法國籍的馬天賜神父,在台灣推動宗教交流,多年來已成為各宗教界的好朋友。他一口流利的中國話,及讚美佛教的語言,真讓人感覺到不可思議,我覺得他不像天主教的神父,反而像一位和尚。我常會在宗教集會場合碰到這兩位神父。有時他們也會來找我,或者我去看他們,彼此都互有來往。

宗教身分不同 心都一樣

一九九四年,佛光山台北道場落成時,邀請各界人士,一連舉辦四十九天的「生命的活水──佛教與我」講座時,曾邀請丁松筠神父來講演,他覺得天主教和佛教是有緣的。有一次我們對談時,他跟我說:「天主教也好,佛教也好,本來就沒有什麼分別,大家都是一樣,心中有信仰,人生就有主。……假如大師你出生在美國,可能就是我們美國優秀的神父。假如我出生在中國,我可能也是你們中國一個很好的和尚。」不禁感到人生的因緣真奇妙,因為出生地不同,也能各自成就不同的宗教身分,然而我們的心都是一樣的。

我覺得天主教的這許多主教、神父都很友善,對其他宗教也很尊重、開放,可能和他們天主教的教育有關,這也是天主教在全世界發展很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