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中村元、平川彰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5-26
  • 圖說:一九八三年,中村元教授(右二)參觀設於彰化福山寺的佛光山編藏處。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平川彰教授至佛光山參訪。 圖/資料照片提供

中村元

中村元(一九一二~一九九九),日本島根縣松江市人。為日本佛教界及比較思想學界的著名學者。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印度哲學梵文學科。歷任東京大學教授、東方學院院長、美國史丹佛、哈佛、佛羅里達、紐約等大學之客座教授。曾獲日本佛教傳道文化獎。其著述豐富,有:《現代佛教名著全集》、《佛教語大辭典》、《原始佛教》、《印度思想史》、《中國佛教發展史》及《中村元選集》等多種。另外,他著有《瞿曇佛陀傳》,考證嚴謹,也譯有中文版,是學術界對於佛陀傳記的重新撰述。

信仰立場 維護佛教尊嚴

中村元教授,學識廣博,思路清晰深遠,在國際間是享有盛名的學者。他見到人,都是彬彬有禮的鞠躬微笑(這是日本人的一種禮儀),乍看像是一位隨時要為你提供服務的親切侍者。其身材不高,就和中國一般所謂的「小老頭」差不多,這麼形容他,實在是有所失敬,但他身材雖不高,卻是學富五車,著作等身的偉大學者。他常自以僧侶自居,對於佛教有堅固的信心,所以從不會因為是學者的身分,就隨便議論佛教的長短,總是站在一位信仰者的立場,維護佛教的尊嚴,這是十分難能可貴,令人由衷尊敬。

他曾多次到台灣,參加佛光山舉辦的國際佛教學術會議、國際禪學會議、或是專題講演等。除了參加會議,我也曾禮請他跟叢林學院的學生上課。一九八三年,中村元教授專程前往位於彰化福山寺的佛光山編藏處參觀。只要他到台灣都會在佛光山休息幾天。而我們每次到日本去,也一定會去拜望他。

一九九一年,我應邀到日本講演。第二天,我在飯店休息沒有外出,無意間在電視上一個談話的節目中,看到中村元教授,與駒澤大學的奈良康明教授,就佛法觀點在談論「生死問題」。

從早上八點,一直播到中午十二點,當中都沒有插播廣告,讓與談者能從容地各自敘述對生死的看法,內容深入專研。雖然我不通達日文,但因所談的是關於佛教的生死問題,所以從他們對談的神情裡,大概也能揣摩出他話中的意思。

品德高尚 相處如坐春風

記得中村元教授有一段話提到:「……人是死不了的!花草樹木,經過春夏秋冬,一再延續;人生的老病死生,也只是一種循環,在循環中所做的善惡業,是不會消滅的。」那一天,整個上午,我就觀眾的角度聆聽,一位年近八十歲的老人家,是那麼的樂觀,那麼的灑脫的在談生死問題,深受佛陀精神教化的人,果然是不同凡響。在聽聞的過程中,讓我對於人生的去來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整個身心都沉浸在那種的平靜、安詳、自在的氛圍中,真是一種享受,至今難忘。

有句話說,同品德高尚且有學識的人相處真是「如坐春風」,這位中村元老教授給我的印象,正是這樣的感覺!

在國內電視台也有許多類似的座談會,主持人常以一分鐘為限,讓受訪者發表意見,道理都還沒有說清楚時間就到了。希望電視節目製作人、主持人,在規畫節目的流程,能夠讓現場的受訪者,從容地表達他們的看法,因為這些看法,都是專業者的經驗累積,相信受益者定是廣大的觀眾。

……………………………………………………

平川彰

平川彰(一九一五~二○○二),日本愛知縣人,是近代日本有名的佛教學者。畢業於東京大學印度哲學梵文學科,歷任早稻田大學、東京大學教授。平生致力於原始佛教、阿毗達磨、大乘佛教、戒律的研究。曾赴西德、英國、印度等國留學。著有:《原始佛教的研究》、《大乘起信論》,以及《中國、日本、印度佛教通史》,也曾參與《國譯一切經》的翻譯,有《平川彰著作集》行世。

平川彰教授與我是相交多年的好友,因為早期佛光山的弟子,大都留學日本,因此,和這些大學教授有了接觸的因緣,久而久之就成為友好的關係。記得一九八八年,他擔任「日華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團長,蒞台參訪時,第一站就是到佛光山。感動他的熱心和友誼,我當然全程陪同接待。

靜觀內省 關心佛教發展

平川彰教授,多次參加過在佛光山舉辦的學術會議。一九九○年,在「國際佛教學術會議」上,發表主題演說「現代佛教的使命」。

一九九六年,在「宗教文化國際學術會議」上致辭︰「佛光山是以佛法實踐和教化為中心,如何將佛法弘揚出去,是很重要的一個課題。在日本,發生奧姆真理教事件(日本邪教組織),真理教信徒自稱自己是佛教徒,日本民眾也不覺得奇怪,這是日本佛教對戒律的實踐、戒律的奉行欠缺所在,故而正邪分不清,值得日本佛教徒反省。」可見平川彰教授非常關心日本佛教的發展,是一位靜觀而內省,值得尊敬的大學者。

他曾經連續兩年,應邀到佛光山叢林學院國際學部上課,也常和學院研究部和日文佛學班的同學們座談,並指導研究生的論文方向。而全山大眾也由此因緣聽過平川彰教授的演講。

有一次,平川彰先生來叢林學院授課完,要返回日本時,學生們準備一包切好的木瓜作甜點,他在機場吃了一塊,讚不絕口,覺得台灣的水果實在美味。他的助理大概覺得手上拎著水果嫌其麻煩,就說:「那老師吃完再上飛機吧?」他說:「不行,我要沿路吃回日本。」實在是一位性情中人。

為法弘揚 提供著述版權

平川彰教授令我印象深刻又感動的一件事,就是送我一本他自己的著作《法與緣起》時,另外還列了一份他自己著作的清單給我。他說:「佛書就是要用來弘揚佛法的,我這沒有什麼版權問題,這許多日文著作,如有需要,佛光山儘可以譯成中文出版。」

為了佛法的弘揚,慨然同意將個人全部著述,交由佛光山出版,這樣無私的胸襟,實在令人敬佩。像這樣一位不自大、不自私的佛教學者,還不夠做我們後人的模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