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吳伯雄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3-18
  • 圖說:吳伯雄先生(二排右一)四代都為佛光人,圖為其尊翁吳鴻麟先生(二排左二)八十大壽。 人間社記者伯仲文教基金會提供攝

  • 圖說:吳伯雄對佛教的發展很有推動力。 圖/佛光山寺提供

  • 圖說:吳伯雄位於中壢的老家,兩旁庭院花木扶疏。 圖/伯仲文教基金會提供提供

吳伯雄先生(一九三九~),桃園中壢人。歷任台灣省議員、桃園縣縣長、公賣局局長、內政部長、台北市市長、行政院政務委員、總統府祕書長、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祕書長、國民黨主席、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榮譽總會長、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副會長、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榮譽總會長。

吳伯雄先生,個性爽朗樂觀,歡喜與人為善,做事顧全大局,不全為自己,是一個頗具親和力的長官。吳家一般被外界認為是政治世家,但其家族的成員,都具有醫學博士、中央研究院院士、碩士、博士等學歷,更貼切的說法,是書香門第。

我與吳伯雄先生的因緣結得很早,這要推及他的尊翁吳鴻麟先生。

協辦戶口 緣結一生

一九四九年,我到台灣時,尚不需要入台證,後來台灣實施報戶口制度,必須要有入台證,才能報戶口。沒戶口就不能在台灣久住,正苦惱時,圓光寺的智道法師就建議我說:「如果能找到吳鴻麟先生幫忙,就沒有問題了。」

吳鴻麟先生是吳伯雄的父親,是台灣省議會參議員、警民協會會長,是台灣的名醫,經常免費義診行醫,很獲得鄉里好評。可是我和他一點因緣關係都沒有,怎麼去找他呢?但是不找他,沒戶口就必須要離開台灣,想想還是去碰碰運氣。記得那天,我徘徊在中壢他家的門口,進去呢?還是在門外等呢?吳鴻麟先生正好走出來,智道法師要我趕快上前去,我鼓起勇氣的說道:「吳先生,我是中壢圓光寺掛單的和尚,我沒有戶口,但我需要身分證,您能幫我報戶口嗎?」

他朝我看了大概一、兩分鐘,也沒有問話,就說:「你跟我來。」後來我們一起到對面的中壢警察分局,所有的警員都跟他立正敬禮,他就對著員警說:「替這位和尚報戶口。」員警當然不敢違背,也沒有人問我有沒有入台證,就這樣的因緣,我在台灣一留就是一輩子,結了這個緣分以後,我和吳家就有了來往。

一九九一年,佛光會成立時,我禮請吳伯雄先生做中華佛光會的總會長。他為人幹練,才德兼備,非常盡職,很有人緣。佛光會每一年,都有好多次數萬人以上的活動集會,他每一次發言,都讓會員們法喜充滿,得到很大的鼓勵,做了幾任會長,會員都不希望他下台,但是會長是有年限的,到期限就要改選,不過在六年的會長任期中,聲望很高,群眾擁護他的很多,因此,大家就鼓勵他去參選二○○七年國民黨的黨主席。

看淡政治 承擔義工

那時,覬覦國民黨黨主席的人士很多,但吳會長他對政治已看得很淡,無心參選,並說:「我很歡喜義務的,擔任中華佛光會的總會長就好了。」

就在黨登記的最後一天,剛好我在台北,他也在佛光會上班,我跟吳會長說:「你不參選黨主席的想法是不對的,你受黨國的栽培,年輕就出任各種要職,現在國民黨的內部已經慢慢快要分裂,你不參選國民黨黨主席,我覺得你對不起黨。」

他過去要競選省長,我把他勸退,現在競選國民黨黨主席,我就勸進,他真的在下午四點鐘,最後一秒鐘就去登記參選。當然,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他就當選了國民黨的黨主席。

他任黨主席的期間,為國民黨選立法委員,黨員席位有三分之二以上,在立法院過半。後來又替馬英九先生助選,馬英九也當上了總統。但很奇怪,馬英九做了總統後,就跟他說:「我們黨政是合一,你的黨主席還是讓我來兼任吧!」他很有風度的把國民黨的黨主席,讓給了馬英九,但我了解他的內心想法,從此,他對政治更加的沒有興趣。

記得我在美國成立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時,從美國打電話給吳伯雄先生說:「我現在在美國洛杉磯,成立『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承蒙大家推我擔任總會長,委屈你作為副總會長,可以嗎?」他毫不猶豫的說:「師父,您吩咐就好了。」因此,他擔任了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的副會長。

二○○八年四月我到大陸訪問,承蒙時任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接見我,在我們談話的時候,我一再表示希望他們能和台灣的一些政治人物多一些來往,增加兩岸彼此的了解。如國民黨的黨主席吳伯雄可以請他來訪問。

賈慶林一聽, 即刻就大聲的說:「啊!吳伯雄先生要來,我們熱烈歡迎,隆重接待。」

回台灣的時候,我告知這個訊息給他。吳伯雄聽後,就說:「師父,太重要了!兩岸計畫,七月一號飛機要通航了,沒有人簽字,現在要我前往去簽字。」

護法居士 熱心護教

他要到大陸之前,跟我通電話,那時我人在江蘇宜興復興祖庭,跟我說:「我此行的行程圓滿後,會順便到大覺寺去參訪,我也要去禮祖。」

宜興當地的地方官員,知道國民黨的黨主席吳伯雄先生要來大覺寺,從高速公路到大覺寺的大路兩旁,臨時培養了二十萬盆的花盆,增加美景,表示對他歡迎和隆重接待。可以說吳伯雄先生到大覺寺訪問,對大覺寺在大陸上地位的提升,必然很重要。

後來,他又多次訪問大陸,和江澤民、胡錦濤等歷任的共產黨負責人、總書記都有見面,他每次也跟他們提到國際佛光會,希望在大陸多給佛光會一些空間發展。由於這樣的關係,我也沾他的光,後來共產黨重要的集會,也要我參加。甚至佛光會也到了大陸開理監事會議,我想這都與吳伯雄在大陸為佛光會講話有關。這樣的一位政治人物,對佛教這麼熱忱、熱心。

泰國的法身寺,比丘有三十萬人,信徒有百萬以上,每次法會集眾時,場面非常壯觀,也因此遭政治忌諱,所以政府常找法身寺一些麻煩,他們求助於我,請我為法身寺發言、寫文章……我說:「我在你們泰國,也沒什麼用啊。」他們說,至少可以讓大家注意到這個問題。因為我們法身寺的信眾中,就是少一位像吳伯雄一樣的護法居士,台灣的佛教,能有吳伯雄擔任中華總會的總會長,對佛教的發展很有推動力。

一直到現在,吳伯雄先生和佛光山等於是一家,在他任總統府資政時,曾公開表示自己是佛光山台北道場的義工,要「將政治擺兩邊,佛教放中間」。記得有一次,有一個日本團體到台北道場訪問,那時擔任總統府祕書長的吳伯雄會日文,就幫忙招待,當中有個人問吳總會長廁所在何處?吳伯雄親自帶路。出來後,就問吳伯雄:「你是做什麼的?」在旁的台北道場信徒說:「他是總統府的祕書長,也是我們佛光會的總會長。」那個日本人一聽,嚇了一大跳,趕忙接連著說抱歉,他說:「我怎麼可以叫總統府的祕書長帶我去廁所呢?」吳伯雄先生說自己是台北道場的義工,真是切身在做義工,而不是在喊口號。

佛光為榮 信仰傳家

我住院開刀時,當時的吳伯雄祕書長打電話給我,說:「我知道大師剛開過刀,沒有很多力氣說話,我只要求說故事給大師聽……」一片體諒之心,真是上等的探病者。佛光山第四任住持心平的荼毗典禮及我母親的懷恩法會,他都親自前來參加。二○○三年,吳伯雄把他在中壢的老家──吳老先生執醫的診所做為佛光緣,提供給當地民眾共修的場所。佛光會在世界各地舉行會議,不管是在國內、國外,他從不缺席。在國內,尤其每年在北中南三場的萬人禪淨共修法會,他一定到場支持。所以佛教在台灣的發展,吳伯雄先生的貢獻是非常大的。

他也常常自豪的說:「從我的父親吳鴻麟老居士,到我兒子吳志揚(前桃園縣縣長),及孫侄輩,我們四代都是佛光人。信仰不只讓我的家人有了心靈的依止,更是我們家族重要的傳承,走遍世界各地,我一直以身為一個佛光人為榮!」這麼一位政治人物,四代都與佛教有這樣的緣分,真是稀有難得。

我能在台灣安住、弘法一個甲子以上,吳鴻麟先生給予我的因緣實在是太重要了。所以後來吳伯雄先生的伯仲基金會為了提攜青年,舉辦「吳鴻麟獎學金」,每年頒發獎學金的時候,我都非常樂意的隨喜參加。

在此,我這篇回憶錄,也是感恩的紀實,對吳伯雄和他的夫人戴美玉、兒子女兒,對佛教的護持,我在此說聲:「萬分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