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印度總理尼赫魯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3-24
  • 圖說:藍毗尼園是悉達多太子誕生地,1857年該地歸屬尼泊爾。1997年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1963年印度總理尼赫魯(背對者)接見星雲大師(右一)、白聖(右二)、賢頓(右三)等法師。 圖/佛光山提供

一九六三年,我訪問印度,在加爾各答時,旅居在印度的僑團前來請託,希望我到印度首都時,能否和尼赫魯總理(一八八九~一九六四)當面請求他幾件事?我聽了他們的請求,心想哪有可能,我們不過是小小的訪問團,而且台灣和印度也沒有邦交,到了首都新德里,哪裡見得了尼赫魯總理呢?

尼赫魯是印度獨立後的首任總理,也是印度在位時間最長的總理。他與甘地,同被尊為世界級的偉大領袖,在印度人心中有著崇高的地位。抗戰期間,太虛大師訪問過印度,並參與了一場百萬人以上的民眾集會,看到民眾高喊:「甘地萬歲!」「尼赫魯萬歲!」「太虛萬歲!」所以,太虛大師有感而發的寫了有一首詩:「甘地太虛尼赫魯,聲聲萬歲兆民呼,波羅奈到拘尸那,一路歡騰德不孤。」來敘述當時的盛況。

佛教重光 復興印度文化

一九三九年,太虛大師訪問印度時,中印是鄰邦,又合作一起抗日,可以說兩國交好。但是我們前往印度訪問時,是一九六三年,台灣和印度已經沒有邦交,而且大陸和印度,正為了邊境的問題起糾紛。在這種時候,想提出和尼赫魯總理見面的要求,似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想到僑團盛情的接待及請託,也只有勉力一試了。因此,當我們到了新德里,就請翻譯的鄧崇銘先生,協助打電話到總統府,說明我們是中國佛教會的台灣訪問團,目前在印度訪問,想求見總理。我心裡想,萬一總理拒絕的話,我們也算是盡力了。結果出乎意料,總理的祕書竟然回說:「請中華民國的佛教訪問團,下午三時到訪,尼赫魯總理願意接見。」

就這樣,我們依約抵達印度總統府,被接待進寬大的總理辦公室,侍從請我們九個人在一個橢圓的桌子入座。我看到總理的辦公桌上,供奉著一尊釋迦牟尼佛聖像。

此時,尼赫魯總理對我們的到來,表示了歡迎之意,說道:「印度與中國,被稱為是世界的文化古國,假如印度沒有佛教,有什麼資格稱文化古國呢?」我們聽了很是感動,讚歎道:「總理先生!您這二十多年來,依《大唐西域記》玄奘大師走過的路線,挖掘出佛教的八大聖地,讓佛教得以重光,您實在是一個偉大的印度文化復興者。」

陳情總理 請求釋放僑民

他聽了以後,只是沉著的說道:「你們去過藍毗尼園嗎?藍毗尼園就在印度邊境的六英里外,現在已經讓給尼泊爾了,不過還是建議你們去參拜一下。」我們趕快回答:「感謝總理先生!我們必定會依照您的指示,前往藍毗尼園朝聖的。」

話談到此,於是我將僑團先前託我們的請求,直接向總理先生提出來:第一,由於中印的邊境糾紛,有七百位左右的華僑被逮補了,或許印度當局只是擔心僑民會鬧事,才予以逮補。在此,我想向總理先生陳情,那些人只是做苦工的善良人民,可否酌情將他們釋放出來,讓他們可以繼續工作,以維持家庭生計。

總理他聽了並沒有開口,於是我繼續向總理表達第二個請求:
第二,我個人的寺院,位於台灣南部的高雄,聽說我們高雄市有兩艘漁船,因為越過邊界而遭到貴國逮補,可否請求總理法外給予一些人情,把這些漁民也一併放回去,讓他們與家人團聚,這也是總理偉大的功德啊!

總理仍然保持沉默,只是朝著我們注視,我只好又說:「佛陀的聖地,一一的出現了,我們很希望佛陀的聖教早日在印度重光。」

心胸寬大 善於權衡輕重

然後,總理忽然問了一句:「蔣委員長,好嗎?」這讓我們很意外,中印早已無外交關係,但他仍那麼親切的問候。一個偉大的世界級領袖,不但心胸寬大,也不拘小節,這讓人更尊敬。當天我們談了近一個小時才告辭。

我們在新德里、尼泊爾,逗留了四五天之後,又回到了加爾各答時,聽說那七百位僑民已獲得釋放。尼赫魯不愧是偉大的政治領袖,善於權衡輕重。

後來我到世界各地參訪、弘法、講演,常在一些餐館用餐,他們都不收我的錢,正納悶時,對方激動的告訴我,當年在印度,正是因為我的一句話,他們七百名僑民才得以被印度政府所釋放。現在居然有緣在異鄉重逢,承蒙我光臨他們的餐館,無論如何,一定要請我接受他們的一餐供養。我這一聽才恍然,原來又是一段人間因緣,真是不可思議。

這一次的訪問之旅,行程共八十天。在印度訪問過後,我們又去了日本及菲律賓。在菲律賓,見到了馬嘉柏皋總統。在日本,所有日本大本山的管長,幾乎都拜見過了,訪問團的行程結束就返國了。我也隨即搭車回高雄,沒想到,一到了高雄火車站,竟然有五六百人來歡迎我。只聽到他們喊著:「歡迎大師回來!」「歡迎大師回來!」

一段人間因緣 不可思議

我疑惑的問道:「謝謝你們!請問你們為什麼要來歡迎我啊?」有人高聲回道:「大師!感謝您,由於您在印度向總理請求的一席話,被印度政府扣留的兩艘漁船,那些船員都回台了,我們漁民對您真是萬分感恩啊!」

佛教講緣分,能結緣總是好事,那時看起來只是順口的一句話,就有這樣不可思議的因緣,有這麼大的力量。因此我把這一段故事,記載在我的《海天遊踪》訪問記裡。

我對尼赫魯總理所說的「印度就是靠著佛教文化,才能成為世界的文化古國」,至今印象深刻,我也深深感佩他開明的見識,肯接見一個小小的佛教訪問團外,並能夠立刻履行,釋放僑民、漁船漁民,在人道立場上充分重視人權,在我的心目之中,尼赫魯不愧是抗戰後印度偉大的領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