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革新佛教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5-28
  • 圖說:真正要革新佛教,最終還是要倡導人間佛教。因為佛教是為人而有的,當然所有的佛教都要合乎人性、合乎人心、合乎人和、合乎人道。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人間佛教佛陀的教育,最能做為普世的教化,如果大家都能尊重、遵守,必定普世太平。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在我初出家的時候,聽過二位大師的言論,讓我留下極為深刻的記憶。一位是印光大師,他說佛教要復興,必需從改革「三濫」做起,也就是要革除「濫收徒眾、濫掛海單、濫傳戒法」的陋習。

其次是太虛大師,他認為佛教流傳二千多年來,所謂「法久弊生」,不但佛教本身產生了一些問題,尤其很多外來附加給佛教的附佛外道,他們的迷信外衣,也給佛教帶來極為沉重的包袱。所以太虛大師提出「三革」:一、教制要革新,就是制度要建全;二、教義要革新,就是義理要契機;三、教產要革新,就是經濟要公有。

我覺得印光大師的改革「三濫」,比較保守,還是在教內而已,並沒有走出去;太虛大師的「三革」,則比較創新、進步,有積極性。由於太虛大師所提的內容,不但有談到佛教應該革新的要點,而且必定能讓佛教再重新給予人間光明與力量,所以我內心非常信服。

今天,我把印光、太虛大師的話提出來,是希望給現代年輕的佛教徒,沒有見過二位大師的人參考。這許多老人家都心存慈悲,對於世法、出世法都有很深的了解,我有福氣見過他們,聽過他們說法,以我這樣老邁之齡,恐怕這個世間上,見過這兩位大德的人,已經不是很多了。

不過,談到革新佛教,還真是千頭萬緒;對於怎樣重整佛教制度,也不是寫上幾篇文章,或喊個幾句口號就能做到。但是儘管如此,有些問題,只要從每一個人的觀念上和思想上注意起,仍然是有辦法的。比如:把信徒還給佛教,把教產還給教團;多為公眾增置產業,不為個人積聚財寶;多為佛教培養信徒,不為自己增加勢力等等。只要大家都能化私為公,那麼復興佛教,還是很有希望的。

佛陀普世教化 生活安樂

只是在我的觀念之中,真正要革新佛教,最終還是要倡導人間佛教。因為佛教是為人而有的,當然所有的佛教都要合乎人性、合乎人心、合乎人和、合乎人道。因此,人間的佛教對於個人的道德教育,對於家庭的倫理教育,對於社會的群我教育等等;有了這些佛教在人間的教育,把人間的「人」都健全了,其他的是非煩惱,就不用一一去麻煩了。所以我覺得,人間佛教佛陀的教育,最能做為普世的教化,如果大家都能尊重、遵守,必定普世太平,人間充滿祥和歡喜,人人都能過著幸福安樂的生活,這也是我們推動人間佛教的最大希望。

…………………

佛學會考

我常在想,佛教的信仰不能光靠迷信的膜拜,或是盲目的奉獻,乃至裝飾的佛像、念珠來建立,應該要從三藏十二部的經典中,覺悟出生命的真理,進而由慧解而實踐,由煩惱而清淨,由生死而生活。為此,由佛光山文教基金會自一九九○年起,開始推動全球性的「佛學會考」。這是一個不分男女老幼,甚至不識字者也可以參加的考試。

佛學是學問、是道德、是自心、是真理,是無處不在、無處不有的;不只是佛教、信徒所有。所謂「佛光普照」,你能不要光明嗎?所謂「佛日增輝」,你能連太陽都不要嗎?所以,不可以將「佛學會考」與「宗教」畫上等號,應該把它視為社會的道德科目。

佛學會考的內容,可說是人類良知的表白,就好像一面鏡子,可以藉此反觀自照。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對於真理,我對於道德,相應了多少,並且能夠從中省思,這對自己的人生會帶來什麼樣的啟發與增長。

首次舉辦的佛學會考,參加者多達百萬人,其對象不限某一團體、某一基金會、某一國人民,甚至不拘年齡、宗教信仰、學歷,只要有心者都可以參加。想不到第一次的舉辦,各地反應熱烈;後來佛學會考又從台灣擴大到全世界,試題也由中文翻譯成英文和各國的語文。有針對小學生而設計的漫畫題庫;對於不方便寫字的老菩薩,則提供無障礙的口試問答考場。考場中的監考老師,都是社會各階層人士自願發心來擔任義工。

讀書可以改變氣質,學習佛法更可以提升性靈。考試,原本是令人畏懼緊張的,但是每年參與佛學會考的考生,卻是帶著歡喜、主動的心情來參加,這給了我很大的信心。我認為佛學會考不只是佛教的事業,參加佛學會考更不是佛教徒的專利,而是一項值得全民普遍參與、關心的大事。

而這一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世界佛學會考」,我想有四點重要的價值:一、對提高讀書風氣有正面的意義;二、對倡導淨化人心有很大的成效;三、對普及道德教育有傲人的成就;四、對推動佛法弘揚有深遠的影響。

總之,我的目的無他,主要是鼓勵大家多研讀佛書,以淨化個人的身心,提升內在的精神世界。佛學會考不只是佛學的考試,而是檢定我們對佛法認知的內容,強化自己的道德操守。大家藉由研讀佛書,探討經義,進而「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到願意皈依三寶,受持五戒,奉行六度十善。因此,只要大家能多多響應、參與、推廣佛學會考,這個世界必然能一步步趨向善美、清淨、美好。

…………………

檀講師

「檀」,在佛教裡是「在家眾」的意思;在家眾過去稱為「齋主」、「施主」,印度話就叫作「檀那」,現在則稱「護法」、「信徒」。

在佛教界,一般在家信徒學佛幾十年,儘管他的學問、道德、佛法足以為人師表,但只能稱為三寶「弟子」,從來不敢有人以「老師」自居。因為傳統的佛教僧團不喜歡在家人說法,總以「白衣上座」是末法的現象為藉口,讓佛教發展受限;就等於南傳佛教,比丘不喜歡比丘尼教團的重建,稱說是違背佛陀的本意。

我認為,弘揚佛法,人人有責。所以國際佛光會成立時,為了讓在家眾做傳教師,在組織章程裡,我就明訂「布教師制度」,即所謂「檀講師」、「檀教師」制度。實踐以來,現在全世界已經有四、五百個檀講師,他們不但沒有敗壞佛教,更助佛宣揚,讓佛教得以光大;如到電視台廣播、到監獄裡弘法、到政府機關裡說道……。其實,在某些地方,由在家眾幫忙推展佛教,更容易普遍。

佛世時,維摩居士常為王宮貴族、販夫走卒說法;勝鬘夫人偕同夫婿友稱王,共同以佛法教化人民;甚至妙慧童女七歲就登壇說法,助佛宣揚佛法。

在中國,梁武帝曾於宮廷裡講說《涅槃經》、《法華經》;武則天也經常講大乘經典,如現在誦經時,經文前面的開經偈「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就是武則天的作品。斐休宰相不但自己講經說法,還把自己做到翰林的兒子也送去出家,弘揚佛法。歷代的文人學士,如蘇東坡也是一位覺悟的學者;《瑜伽燄口》裡的召請文,就是他的作品。他們用詩歌、用文字、用音樂,用各種方式來弘講、說法。

而近代佛教也有許多居士,為佛教興隆,到處宣揚佛法,如創建中國第一所現代化的佛學教育機構──祇洹精舍的楊仁山;建立支那內學院、復興法相唯識學的歐陽竟無;孫立人將軍夫人孫張清揚倡印佛經,四處講經說法;足跡遍布歐美,宣揚護生的呂碧城;護持寺院、興辦佛學院,推動佛教各項事業化的趙樸初等人,可說都是檀講師、檀教師的先驅。

我想,唯有讓在家眾參與傳教的行列,授予他們傳教的權利,佛法才能普遍弘傳。試想,全世界才不過幾萬個出家眾,如果每一個國家地區、每一個鄉鎮都要有一位出家眾來主持的話,也不夠分配;若能把佛教徒提升做老師,都能到全世界弘法,讓檀講師、檀教師不斷增加,那麼「佛化全球」必定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