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金剛不壞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4-01
  • 圖說:佛法所講的「金剛不壞」,是指不壞的法身、不壞的真理。 圖/網路提供

  • 圖說:世間上的一切有為法,都是因緣和合而有,隨著緣生緣滅。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 圖說:「真如」、「自性」、「法身」、「實相」等,都是指不死的生命,也就是人人本具的「佛性」,永恆不滅。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在佛教裡面,有一部偉大的經典叫《金剛經》。每當有人講解《金剛經》的時候,總會說:「金剛能壞萬物,不為萬物所壞」。把「金剛」說成是天下唯一無堅不摧的東西,這個倒也罷了;甚至有人也把我們的身體,說成是「金剛不壞之身」,意思是指修行到一定的程度,身體就不會壞了。

像這種道理、說法,講給一個真正懂得佛法的人來聽,你想,他會認為這是正確的嗎?這樣的講法對嗎?當然,如果我們從出世間法來說,好比「真如」、「自性」、「法身」、「實相」等,這些都是指我們不死的生命,也就是人人本具的「佛性」,這是出世的無為法,自然是永恆不滅的;但世間上的一切有為法,都是因緣和合而有,隨著緣生緣滅,應該是沒有不壞的東西。

因此,對於「金剛肉身不壞」之說,先不談「金剛」是有為法呢?是無為法呢?如果是有為法,那麼金剛既然能壞萬物,為什麼不為萬物所壞呢?如果是無為法,那麼把「金剛」和「肉身」併為一談,那不是自相矛盾嗎?因為天下哪裡有個不壞的肉體呢?

像這種不合理、自相矛盾的說詞,就讓人想起「賣矛盾」的故事。有一個人在街上賣「矛」和「盾」,他對人說:「我這個矛非常鋒利,不管再怎麼厚的東西,它都能一下穿透。」隨後,他又拿出盾牌說:「我這塊盾牌,不管什麼尖銳的東西,都無法穿透它。」旁邊的人聽了,就取笑他說:「我用你的矛,穿你的盾,不就可以了嗎?」

像「金剛不壞」這種矛盾的傳道、說法,過去佛教裡可以說比比皆是。今後人類的科學昌明,學術發達,人民的知識提升,可以說言談中,許多的人都在咬文嚼字,注重修辭。當然,透過語言的表達,可以釐清思想;但是宗教人士說法時,對這許多修辭,應該都要慎重才好。

金剛不壞,只是指金剛比一般的物質較為堅硬,比較長久;但事實上,世間沒有不壞的東西,你要求「肉身不壞」,更是邪見、邪說,違背佛法「無常」的真理。或者你說,世間上也有大德示現肉身不壞!其實,他也只是時間長久一點而已,終究還是會壞的。

無形生命本體 流轉輪迴

不壞的,是你無形的生命本體,可以流轉,可以輪迴。等於氣候,冷了之後會熱,熱了之後會冷;又如時序,白天回到夜晚,夜晚又到白天,這是可以循環的。但是你不能說只有白天,沒有黑夜,也不能說只有溫暖,沒有寒冷。

世間法都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你要絕對的法,只有學習出世法。出世法是本來如是,是不假造作的,所以沒有所謂的生滅、去來;但是從世間法來說,一切都是因緣合和而有,所以會隨著緣生緣滅而變化無常,既有生,哪裡能不死呢?既有體相,哪裡沒有他的精神作用呢?

佛法所講的「金剛不壞」,是不壞的法身,是不壞的真理,沒有說世間法有不壞的道理。因此,恐怕我們要講說佛法的人,不能智愚相違、自相矛盾吧?

……………………

傳承

在佛法裡面,信仰的人很多,但是有一個嚴重的問題!不懂得傳承。中國有一句老話,「富不過三代」。為什麼?就是聚財會,傳財不會。假如你的兄弟姐妹人多,為了傳承,在那裡互相爭鬥,計較多少、計較有無、計較好壞,反而沒有得到利益;所謂「家不和,被人欺」,家有爭執,當然再好的家庭也會失敗。所以,不管有形的財富,無形的道理,重要的是,要懂得傳承。

現在佛教寺院裡的住持、老和尚,一坐上住持之位,就不肯下台,一直做到老死;到了最後,徒眾互相不服,你爭我奪,這個寺廟就會衰微了。同樣的,一個家庭的家長,子女很多,也不知道安排傳承,一直到了老死以後,子女們為了財產,就要計較得失多少,就會你爭我奪,這個家庭還能相安無事、長久興盛下去嗎?

因此,過去都說:「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做馬牛。」聰明的人應該要傳德給兒孫;財富則要傳給社會。甚至有智慧的人,都把財富交給公益基金;我們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兒孫將來靠自己去奮鬥,才會有成。你若把財富都傳給他,會養成他遊手好閒、不勞而獲的紈褲性格,這樣只會提早衰敗。

另外,佛法講到傳法、傳位、傳承;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換舊人」,都要懂得世代交替,都要有這樣的傳承。像在印度釋迦牟尼佛也在靈山會上,拈花微笑,把「涅槃妙心、實相無相」的佛法傳給大迦葉,大迦葉又傳給阿難尊者,代代相傳。直到二十八祖達摩祖師,一葦渡江東來,傳法給慧可,慧可再傳給一代一代的祖師,最後「一花五葉」;因為有這樣的相傳,禪宗才有後來「五家七宗」的盛況。

不過禪門的傳承,早期以衣鉢為傳承的信物,到了後來,大家為了爭取信物,同門彼此相爭;所以五祖弘忍大師把衣鉢傳給六祖惠能時,就告訴他,以後不要再傳了。這是很好的傳承的制度,因為眾生的根性下劣,所以佛法不興,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們希望佛教人士,要記住佛陀的慈悲、智慧。擔任住持者,要有任期;任期到了就要傳承,不要到死了以後才來爭執。信徒也如此,在世的時候,就把自己結餘的財富,布施於公益,回饋給社會。

假如今天佛教裡面多少億的信徒,每個人捐個十塊錢、二十塊錢,把這許多遺產百分之幾,捐給佛教,讓佛教辦個幾所大學,也很容易啊;辦個幾十份報紙,也不困難啊;普利多少的青年奬學金、給貧苦人的救濟、救苦救難,這都是要靠智慧、發心。

不過,現在我們佛教界的長老們,傳承就等於交棒,他不但不交棒,反而還給年輕的人當頭一棒,真是良深浩嘆啊!

………………………

與病為友

人在世間上,管你什麼英雄好漢,俗語說:「吃了五穀,哪裡能不生病呢?」不過,我過去一向自以為身體很健康,雖然從小有過牙齒痛、眼睛痛,也不敢告訴別人,我自己發明不必問醫抓藥,時間可以治療,過幾天就好了。

但是後來好像不行,有幾次極度飢餓之下,在四十歲左右就患了糖尿病。患了糖尿病能可以活五十年之久,至今還健在的人,恐怕也不多。

糖尿病本身不是什麼嚴重的病,但是它帶來的其他疾病,會影響你的生命。糖尿病有許多東西不能吃,但我都沒有忌口,飯照吃,麵也照吃,醫生都警告我,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碰,可是我們平常又沒別的東西吃,不吃飯、不吃麵,每天餓肚子總不是辦法;生死就不管它了,總要把肚子吃飽最重要。

最後,糖尿病影響了我的視力,甚至影響我的心臟、我的血管。我曾經做過心臟手術,也有過兩次中風的紀錄;加之今年九十歲了,年老、殘障,動作多有不便。好在現在有輪椅,也有徒眾幫我服務,我每天過得很快樂、很歡喜,一切事情還是照做。比方說,寫字、講演,和信徒談話,與徒眾開會等,所以我自己就發明了一個對疾病的態度,叫作「與病為友」。

疾病來了,你不要嫌棄它;你嫌棄它,它也不會離開你。你也不必說不管它,你不管它,它得不到你的照顧,等於水災,你沒有防洪的設備就會洪水氾濫。所以我就「與病為友」,所有的疾病我也不歡迎它,但也不嫌棄它,你來了就來了,我就把你當朋友看待。到後來,生病時,也不覺得自己生病,所謂「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慢慢的就能隨緣而住,隨遇而安。

由於「與病為友」,台灣各大醫院的院長、主治醫師、各科專家等,也都成了我的朋友,都想為我治療。但是除了以時間治療以外,我有「與病為友」的觀念和習慣,所以能活到九十歲,雖是身體日漸老邁,但不以為苦,還是感覺到非常的滿足。尤其,感謝這許多的疾病,不太為難我,也把我當朋友看待,互相尊重,這也是好事。

當然,也有人問過我:既是修行人,又號稱「大師」,怎麼也會有這麼多疾病呢?其實,佛陀早就說過,修道人要帶三分病痛,才知道發道心。所以,疾病也是我們修道的增上緣,不要排除它,與病為友,學會在其中創造自己的價值,學習做自己的貴人,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