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素食的利益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7-23
  • 圖說:素食是不忍心以眾生骨肉為飲食,培養對每個生命「生存權」的尊重。圖為巴黎協會會員製作各種亞洲美食義賣,吸引許多法國茹素民眾。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身體力行素食外,更進一步要做到自淨其意的「素心」。能夠身心一如,住於佛法的清淨、仁慈,才能真正與佛道相應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許多人認為皈依三寶一定要吃素,因而視學佛為畏途,遲遲不敢走入佛教之門。其實,佛陀時代,出家弟子過著托鉢乞食的生活,不揀別鉢內的飲食,沒有精粗、葷素的分別和禁忌。

後來素食在中國廣為流傳,是受到儒家「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的影響。及至南朝劉宋年間,《楞伽經》在中國傳譯「食肉斷大悲種,一切眾生見而捨去」的經文漸漸流傳開來;而梁武帝更出於大悲心,制定〈斷酒肉文〉,提倡出家人全面吃素,並鼓勵在家信眾學習,佛教才與素食關係更加密切。

草豆為食 耐力無比

不過,仔細觀察會發現,素食是可以延長我們的壽命、加強我們的忍耐力。像馬日行千里,牛拉車耕田,駱駝行走沙漠,大象力大無比;這些動物的耐力,在動物界裡是最強的,而牠們都以草、豆為食。反觀以肉類為食的虎、豹、獅等,雖兇猛,卻缺乏耐力;所謂「老虎三撲,後繼乏力」。

過去中國寺院的出家人,每天擔柴挑水,活到八、九十歲,身體還很健康者比比皆是;佛光山的出家人平時也沒有休假日、放年假,大部分時間都在為大眾服務,不叫苦不叫累,反而愈做愈有精神。再有,早年佛光山沙彌學園的沙彌,經常和附近的成功大學、師範學院、陸軍官校學生進行籃球友誼賽。球場上,只見對方球員,上場一下子就氣喘噓噓,汗流浹背,頻頻換人;反倒是我們的沙彌,奔馳全場,有始有終,要換他下來還不肯。我想這些都應該跟素食有關吧!

其實歷代的詩人作品中,有不少勸人要愛護生命的篇章。如白居易〈鳥〉詩:「誰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勸君莫打三春鳥,子在巢中望母歸。」黃山谷〈戒殺〉詩:「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原同一種性,只為別形軀。苦惱從他受,甘肥任我須,莫教閻老斷,自揣應如何?」近代文藝大師豐子愷先生更著有《護生畫集》,勸導大家不殺生,進而護生,並且多食素。

現今世界已經從「神權」時代走到「生權」時代,一切眾生都有生存的權利。例如在西方國家,若讓牛馬超載、把雞鴨倒過頭來吊掛,都要受到處分。這和佛教主張「眾生平等」,以平等心看待動物,提倡慈悲、仁道是一樣的。

佛教並沒有要求學佛者一定要吃素,其實皈依三寶是信仰的問題,心意清淨才是最重要的;素食是生活的習慣、觀念,是道德上的問題。佛教更希望信佛、學佛的人都能夠擁有「素心」。

擁有素心 與人為善

所謂「素心」就是保有一顆清淨、樸實、淡泊、善良、慈悲的心。身處如染缸的社會裡,做人處事,能不受外界的威脅利誘,與人為善,真誠待人,就像蓮花一般,出汙泥而不染,才是最為重要。否則,滿口的慈悲、仁愛,心裡卻充滿著貪、瞋、邪見,就是吃素也和佛陀慈悲的教義相違背。

從素食到素心,素食是我們不忍心以眾生骨肉為飲食,培養我們對每個生命「生存權」的尊重;而身體力行素食外,更進一步要做到自淨其意的「素心」。能夠身心一如,住於佛法的清淨、仁慈,才能真正與佛道相應。

……………………………

菜姑與師姑

在幾百年前,當移民潮推進東南亞一帶時,現在的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印尼、菲律賓等國家,許多庵堂寺廟多半都是由齋姑主持。他們如同出家修行人一樣,也要守戒、學習威儀、做早晚課,其修行辦道的寺廟,也具備一所寺廟的基本形式。

因為他們沒有出家,所以就收養當地的小女孩,慢慢撫養長大,再將寺廟交給他們傳承下去。尤其最早的時候,很少聽說有哪一位比丘、比丘尼走出寺院,到各地去傳道,反而都是這許多齋姑背著菩薩像、佛像離鄉背井,四處弘傳佛法。所以現在在印尼、菲律賓等國家,很多的齋姑對早期佛教的貢獻是不可忽視的。

早期的台灣佛教,尤其是閩南系統的佛教,也有所謂的「齋姑」,俗稱「菜姑」。嚴格講起來,他們如果受持六法戒,都可以稱作「式叉摩那」。這些在家女性嚮往佛門的清靜生活,自願在佛門為大眾服務,只是想做一個帶髮修行者,他也不一定要出家。

而在世界各地關於這些帶髮修行的女性,定位多有不同,有的寺廟稱作「式叉摩那」,還有一些小廟,本身就是屬於齋姑的寺廟。除此之外,就是以「師姑」的身分護法衛教,所謂「師姑」是受過五戒、菩薩戒,未剃度出家,一生住在寺廟裡的帶髮修行者。

佛光山在開山伊始,我就為一些發心在佛門裡奉獻服務的未婚女子,定「師姑」之名,未婚男眾,定「教士」一詞。並於一九九二年首度舉行師姑、教士入道儀式;訂定「師姑、教士制度」,為在家信眾首開安居叢林、學佛修行的先例。

凡是在佛光山的師姑、教士,一經入道儀式之後,除了外相和出家人不同以外,其福利、序級、任職機會,乃至前途生涯的規畫等,都和出家眾平等,不只做一些事務性工作而已;甚至在佛光山宗務委員會中,也保有一席之地,一樣可以參與佛光山的策畫、弘法、計議等工作。

入道成為師姑、教士,也要具備師姑、教士的性格,包括必須素食,而且要單身,同時沒有世俗的感情糾紛,沒有兒女的拖累,沒有社會家庭的負擔;在團體裡以道情法樂為重,尊重出家人,並融洽相處,尤其要誓願奉戒守道,終生為佛教奉獻服務。

發心為教 七眾平等

曾經有人問我:師姑與師姐有什麼不同?其實佛教對於在佛門發心工作的已婚女性,都稱為「師姐」;未婚的女子入道,則稱為「師姑」。不管師姑或師姐,在佛教的傳統裡,都是其來有自。佛世時,結過婚的如勝鬘夫人、末利夫人,大家就敬稱他為師姐;未婚的女性如妙慧童女等,都算是師姑。

師姐因為結婚有了家庭,必須負責,所以他只能到佛門來作義工;師姑是單身,沒有家累,因此在教團裡可以擔任專業的職務。

有感於過去傳統佛教,一向為僧眾所專有,但佛法的弘揚,我認為應該要僧信二眾一起來,因此開山之初,我就把佛光山建設為七眾共有的道場。在佛光山不管出家、在家,不管師姑、教士,只要大家好好發心,佛光山就有他的一份;儘管工作有輕重、職務有大小,但所受的教育、福利、照顧等等,都是平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