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童男童女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7-30
  • 圖說:所謂童男、童女就是沒有自私自利,一切都是為公益,願意付出、奉獻,無私的為大眾服務,就像佛菩薩的慈悲心、智慧心、菩提心。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 圖說:所謂童男、童女就是沒有自私自利,一切都是為公益,願意付出、奉獻,無私的為大眾服務,就像佛菩薩的慈悲心、智慧心、菩提心。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童,表示幼小的意思;幼小可不簡單。佛教裡,看愈小的東西,愈是不簡單。一顆鑽石很小,你認為鑽石沒有價值嗎?它可能比一塊石頭、一座山更有價值。一顆種子種下去後,就能長成一棵樹,結成纍纍果實;一滴水澆到花草上,就能生氣盎然;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甚至小孩四、五歲登基,就能做皇帝;今日小沙彌,他日大法王,所以小不可輕。

佛經裡常提到童男(子)、童女一詞,如善財童子、妙慧童女等。所謂童男、童女就是他沒有自私自利,一切都是為公益,願意付出、奉獻,無私的為大眾服務,就像佛菩薩的慈悲心、智慧心、菩提心。

而童男、童女就是我們現代所說的「童子軍」,他們每天奉行三好運動,身做好事、口說好話、心存好念,身、口、意三業都在行善。「童子」著重在一顆天真爛漫的赤子之心,是對他人、對地球的一種慈悲、智慧,也是青年或童子應有的熱情、風采、風度。

日行一善 為眾奉獻服務

佛教的教主釋迦牟尼佛可以說是童子軍的祖師,怎麼說呢?佛陀過去生行菩薩道時,有一個名稱叫作「儒行童子」,以此而證,可說佛陀是一位童子軍。而我也可以說是一個童子軍,十歲時,因為家鄉抗戰,所以我也與其他的兒童在一起,用我們能做的方式表達愛國的心思,像是參與唱歌、協助活動、排隊站崗維持秩序等等;出家後有了信仰而愛佛教,長大後化小愛為大愛,愛眾生、愛社會,就像童軍的日行一善的愛心。

佛陀優秀的弟子中,如文殊菩薩,又稱文殊童子,他過去生早已成佛,並協助諸佛教化,是佛陀弟子中的上首,在眾菩薩中堪稱第一,大家尊稱他為文殊師利法王子。那為什麼稱他為童子?表示他純潔、真實。另外還有均頭沙彌、羅睺羅沙彌、善財、耶舍等人,年紀雖輕,也都協助佛陀四處弘化,他們都被稱為「童子」。

再說女童軍,佛教有一部《妙慧童女經》,裡面的主人翁叫妙慧童女,年僅八歲,常到耆闍崛山聽佛陀講經,還曾向佛陀提出十大問題,震驚全座,其大無畏的勇氣和長者般的耆德,連文殊菩薩都向他讚禮。

童子熱誠 人間增添光熱

《法華經》提到的龍女,八歲就成為智慧第一的文殊菩薩之師。有一次佛陀說法時,舍利弗於會上懷疑女身垢穢,不成法器;龍女瞬間就在南方無垢世界轉女身成佛,以說明眾生本具清淨智慧德相,人人皆得成佛,不可以用男女相來分別道德高低,也不可用年齡大小來衡量智慧的有無。其他如月上童女、慈行童女、有德童女等,他們具有慈悲、智慧,喜歡聽聞佛法,能發菩提心,也能廣度眾生。

再者,佛教裡的四大菩薩:大智文殊菩薩智慧第一;觀世音菩薩慈悲為懷;地藏王菩薩到地獄、到苦難的地方去度眾生;普賢菩薩發十大願,去幫助社會的發展。四大菩薩的智、仁、勇,也如同童子軍的性格。

其實佛教在許多觀念上與童軍理念不謀而合;儒家的智、仁、勇三達德,是童軍信奉的信條,就是一種般若。佛教強調眾生平等,童軍的兄弟情誼,亦不分種族、階級、國家與信仰,並且注重對大自然的愛護與尊重。

一個國家要靠青年;一個團體更要青年。因為青年的美德,樂觀進取,犧牲奮鬥,為人間增添了光和熱。而佛教是一個非常重視青年的宗教,佛菩薩的聖像中,大都沒有鬍鬚、皺紋。青年在佛教裡有一定的地位,他們智慧具足,充滿熱誠,勇猛精進;與童子軍們散發的「正面力量」,都讓這個世間改變得更和諧、美好。

………………………………

菩薩與義工

所謂「未成佛道,先結人緣」,真正的修行,就是為人服務,就是發心利他。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存,都是靠著父母親人、社會大眾,包括士農工商等各種因緣共同成就,才得以存在。因此,別人成就我們,我們也應該給別人因緣,所謂「我為人人,人人為我」,這就是「義工」最大的意義。

說到義工,佛陀可以說是義工的祖師。佛陀成道後,行腳弘化五印度,說法傳教,提升眾生的精神世界,甚至親為弟子侍奉湯藥、穿針引線,做眾生的義工。

佛教的四大菩薩,像觀音菩薩尋聲救苦,給人無畏,是芸芸眾生中最具大悲心的義工;文殊菩薩以智慧啟發眾生的心靈,是最有大智慧的義工;地藏菩薩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是最有大願力的義工;普賢菩薩以十大願作為眾生實踐的法門,是最具大苦行的義工。

而歷代的祖師大德,有很多都是發願生生世世為眾生服務;做眾生的義工,無怨無悔。如溈山靈祐禪師發願來世做眾生的水牯牛、趙州禪師往生後願入地獄救度眾生……,這些大德們只為「當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的願心,正是義工菩薩的最佳典範。

佛門的義工,就如千手千眼的菩薩、天龍八部,都是在替佛菩薩做事,其舉止感動很多人;擔任義工,是一種生命的奉獻,是一種力量和時間的布施,所以義工都是行解並重,福慧雙修的菩薩行者。

佛教對社會貢獻之大,是以佛法影響人發心當義工。所以對於來道場服務的義工,我常告訴弟子要先做「義工的義工」。例如:要麻煩義工菩薩寫字時,先將筆、紙、座位找好,安置好,好讓他安心寫字。要找義工菩薩拖地時,要先幫他準備好拖把、水桶。需要義工菩薩幫忙搬運貨物時,則先將存放的地點、空間、擺設方式規劃好,再和義工菩薩一起搬運,帶動、協助他們一起進入工作狀況。中間休息時段還要和他談佛法,關心、鼓勵、讚美,給他歡喜。還有,義工各有不同的特性、專長,要依其才能協助道場需要,不可「一視同仁」,以免浪費人才。

心懷仁義 點亮人間光明

不過,現在社會有一些社團,不名義工,而稱志工;一字之差,其意義實在相距很遠。因為「志」字,有善有惡,如汪精衛先生說:「做人不能流芳百世,亦當遺臭萬年。」此即「志」字最好的解釋,立志流芳百世,也可以立志遺臭萬年。

「義」和「志」的不同,正如佛經所說,般若智慧和聰明知識不同。因為知識有善有惡,而般若智慧純是善良的。因此,有「志」於什麼事,做的不一定是好事,而心懷仁「義」為人服務,那必定是好事。

台灣的義工很了不起,他們不管政治上的是是非非,也不管什麼人貪贓枉法,只管在各地行善,造福社會。可以說,今日台灣的義工,是他們在維繫社會的安定,是他們在增加社會的善美,是他們在點亮人間的燈光,是他們在開拓人間的善路;他們在服務奉獻中,自我成長,繼而影響家人、朋友、社會,一起為人間的和諧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