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獻唱給誰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5-06
  • 圖說:梵唄音樂就是以清淨的曲調,虔誠讚頌的心,禮敬十方諸佛菩薩的真理法身。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梵唄的感動力量,不但提升了宗教情操,對於淨化心靈,也具有潛移默化的功用,故能發揮利樂眾生的廣大效果。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音樂在佛教裡,是十供養之一。在《十誦律》中,佛陀曾讚許跋提比丘:「聽汝作聲唄,唄有五種利益:身體不疲、不忘所憶、心不疲勞、聲音不壞、言語易解。」梵唄音樂就是以清淨的曲調,虔誠讚頌的心,禮敬十方諸佛菩薩的真理法身。

佛世時,有一位唄比丘,形貌極為醜陋,但音聲卻很美妙,他所唱誦的梵唄,能感動人畜,讓人慈悲心油然而生。波斯匿王有一次要率領大軍討伐鴦伽摩羅,途中就是聽到唄比丘唱誦梵唄,軍隊馬匹被其音聲攝受,感動得殺心盡除,使得原本要爆發的戰爭,消弭於無形。

梵唄攝受人心 息卻妄念

梵唄音樂容易攝受人心,令人妄念頓消。《大智度論》提到:「菩薩欲淨佛土,應求好音,國中眾生聞好音聲,其心柔軟,心柔軟故,受化較易。」如馬鳴菩薩作〈賴吒和羅〉度化了五百位王子出家;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笈多王朝迦膩色迦王也是推廣佛教音樂,倡導梵唄,以陶冶人民的心靈。

中國梵唄起源於曹魏陳思王曹植遊魚山(山東省東阿縣境),聽到空中梵天讚頌,心生感動,於是摹其音節,寫為梵唄,撰文制音,稱為「魚山梵唄」。從南北朝到初唐,也出現多位擅長音樂的高僧大德,如道照、慧璩、曇宗、道慧等人,可以說「唱說之功,獨步當世」、「獨善唱導,出語成章」。

梵唄之所以能流傳久遠,就在於這分深切的感動力量,不但提升了宗教情操,對於淨化心靈,具有潛移默化的功用,故能發揮利樂眾生的廣大效果。尤其中國傳統梵唄的海潮音唱腔,蘊涵優雅莊嚴的氣氛,在佛教音樂中更占有重要地位。

可惜過去的梵唄,只能在佛殿裡唱給佛祖聽,一般民眾想要聆聽,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但是我認為,梵唄既然能在佛殿裡唱給佛祖聽,也可以在佛殿之外,唱給廣大的社會大眾聽,因為佛陀證悟的時候就說過「眾生皆有佛性」。每一個人就是佛,所以不要把佛和眾生分開;也因此,我初到台灣後,就不斷用心在佛教梵唄音樂的推廣上。

唱者聞者 梵音心靈昇華

首先,我在一九五七年率領宜蘭佛教青年歌詠隊,灌製了全台灣第一張佛教唱片。出乎意料之外,反應十分熱烈,增添了我無比的信心;一九七九年起,我更率領徒眾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辦「佛教梵唄音樂弘法大會」。後來又成立「佛光山梵唄讚頌團」、「人間音緣梵樂團」等,積極將佛教梵唄從東方帶到西方;先後曾在北京音樂廳、上海大劇院、紅墈香港體育館,紐約林肯中心、洛杉磯音樂中心,德國萊茵科隆大教堂、英國皇家劇院,雪梨歌劇院等地演出。

我將梵唄音樂從寺院搬上表演舞台,不但沒有褻瀆的意思,還因為唱者以一分恭敬、虔誠的心唱誦,令見者、聞者感受到諸佛菩薩的大悲願,生起歡喜、尊敬之心;唱者聞者,都從梵音海潮中獲得了心靈的淨化、昇華,我覺得這才是唱頌梵唄音樂最大的意義所在。

…………………………

佛教教歌

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有國歌,許多的團體、團隊,也有團歌、隊歌,乃至各級學校都有校歌,當然佛教也應該要有個「教歌」了。

一直以來,佛教雖然重視梵唱,但始終沒有一首讓大家共遵,適用於會議、典禮,藉以表揚佛教的教歌。直到民國二十年(一九三一)左右,終於有了一首太虛大師作詞、弘一大師作曲的〈三寶歌〉。

太虛大師作的詞,表述三寶的意義,精簡扼要,這當然是沒有異議的;至於弘一大師的譜曲,音調莊嚴和諧,教人聽了也總會油然升起尊敬之心。因此,一下子,這首〈三寶歌〉在佛教界裡四處傳唱,尤其每到開會的日子,大家都要唱〈三寶歌〉。

但是慢慢地,由於歌詞太長,一個會議才開始,就要花去將近六到七分鐘,才能唱完這首歌,實在浪費時間。有人便喊出只要唱「佛寶」的部分就好,「法寶」、「僧寶」就算了吧。

不過,畢竟是「三寶」歌,只唱一寶,好像不是很妥當。因此每次開會,經常有的人唱完「佛寶」就要停止,而有的人卻停不下來,還要繼續唱「法寶」、「僧寶」;不能整齊劃一的情形,讓人覺得很遺憾。

後來,大概有人想起了南傳佛教巴利文的〈三皈依〉,覺得可以一唱,轉而就倡導了起來。這首〈三皈依〉的歌詞不長,曲調也莊嚴,只是說,懂得巴利文的中國人畢竟是少數,所以每次到了會議要唱頌,都沒有幾個人會唱。

六十年前,我還是個青年,有機會參加佛教的集會,每當唱頌這首〈三皈依〉時,經常都感到不容易適應,心中不禁默默地發了一個願,不妨讓我也來做一首「三寶歌」,好在佛教開會時,讓大家試用看看。

慚愧的是,創作一首佛教典禮歌曲,不僅要設法讓它能在二、三分鐘之內唱完,還要可以完整表達三寶的意義,尤其詞句要精緻美麗、音調要莊嚴攝受,實在是我力有未迨的。但是為了能有一首適合大家唱頌的典禮用歌,我有志發心,從不氣餒。

四十年之中,這件事情一直在我心中縈繞著,可惜力不勝任。一直到了八○年代,有一次,台南市新營高中邀請我去講演,在乘車前往的途中,「三寶歌」的歌詞忽然從心底湧現,我趕緊叫同坐在汽車裡,為我翻譯數十年的慈惠法師,說:「慈惠法師,趕快幫我記下來啊!」就這樣,在短短的一分鐘之內,我寫下了一首讚揚三寶的歌曲。

最初,我並不敢用它來媲美太虛大師和弘一大師所作的〈三寶歌〉,因而就改稱為〈三寶頌〉。〈三寶頌〉的歌詞很簡單,一共分為四段,每一段的文字,橫說豎講都表示三寶,是由當時的佛教名譜曲家吳居徹先生為我譜曲的。也承蒙教界賞識,尤其是北京中國藝術研究院的田青教授,每次帶領梵唄讚頌團到國外表演,都是以〈三寶頌〉作為開場。

只是意想不到的,我這麼一點小小心願的完成,日後竟造成了佛教裡的派系分裂,一派人贊成唱〈三寶歌〉,一派人擁護〈三寶頌〉。其實,大可不必將人為喜好的情緒摻雜到裡頭,不妨讓佛教界做一次三寶歌曲論壇研究,交由公眾來選擇,究竟是要唱〈三寶頌〉,或者是要唱〈三寶歌〉,只要統一就好了。依法不依人,這是我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