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沙彌十戒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4-29
  • 圖說:在佛教裡,戒律是教團存在的根本。所謂「不依規矩,不能成方圓」;佛教的七眾弟子,都各有應該持守的戒律與依循的規範。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佛世時,比丘們在各地弘法,會因文化不同、氣候不同、語言不同、生活不同、習慣不同,而有「因時制宜」的方便。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在佛教裡,戒律是教團存在的根本。所謂「不依規矩,不能成方圓」;戒是教團的根、教團的本,所以有五戒、三皈依戒、十善戒、菩薩戒,乃至比丘戒、比丘尼戒、優婆塞戒、優婆夷戒、沙彌戒、沙彌尼戒等。總之,佛教的七眾弟子,都各有應該持守的戒律與依循的規範。

現在有個問題,戒是要能受持的,你不受持,空有其名;或是只在戒條、戒相上執著,讓戒律成為佛教發展的束縳,又有什麼用呢?當初佛陀制戒的時候,就已經一再說明,戒可以隨遮、隨開,甚至即將涅槃時,也一再昭告阿難,小小戒可捨。

戒,有許多的方便法,例如說不殺生戒,佛陀在《本生經》裡提到:有一個盜賊要殺船上的五百位商人,佛陀知道了,就把盜賊殺了。殺人有因果,不過為何而殺,這也有分輕重。例如國家的法律,有自殺、他殺、見殺隨喜,有報復殺、過失殺、誤殺……,其罪刑也各有不同。

法無定法 隨機應變修改

戒是很複雜的,就等於國家的刑法,每年的大會都要修改,要讓刑法適合國家的需要。戒律也是一樣,佛世時,比丘們在各地弘法,會因文化不同、氣候不同、語言不同、生活不同、習慣不同,而有「因時制宜」的方便。戒律不是一戒可以蓋天下的,可是後世頑固的弟子,假借佛名,說出「佛已制戒,不以更改;佛未制戒,不可以增加」的話語,就把佛法的戒律給定死了。所謂「法無定法」,法如人的生命一樣,是活的,可以隨機應變;你把法定死了,死法又有什麼用呢?

像現在台灣的宗教法,一個寺廟監督條例,快一百年了,一條都沒有修改;一百年前的社會和現在完全不同,現在的寺廟形式,完全沒有依照監督寺廟條例而行。所以一個團體、一個國家,對於法律不重視、不修正、不隨機,這一個教團必定是衰落,沒有力量的。

現在就拿沙彌十戒來說,即: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邪淫,四、不妄語,五、不飲酒,六、不香花鬘塗身,七、不歌舞觀聽,八、不坐臥高廣大床,九、不非時食,十、不捉持金銀寶物。

你說現在的大比丘,能遵守這沙彌十戒嗎?大比丘們都不能遵守的沙彌十戒,卻叫沙彌來受持,又怎麼可能呢?

舉例來說,不坐臥高廣大床戒,現在好多的國家地區,地下潮溼,睡了會生病,一定要有高床,以便減少溼氣的侵害。不捉持金銀寶物戒,現在出外旅行弘法,沒有錢能搭飛機嗎?能乘公共汽車嗎?不非時食戒,中午十一、二點吃過以後,要到明天早上才可以吃早餐,這十七、八個小時空腹,對腸胃健康也不好,這樣子的戒條,隨著現在的醫藥知識、社會情況能不修正嗎?

但是,沒有人敢提出說要修正戒律,哪一個提出,馬上會有很多高壓的語言,長老高壓的氣勢,說你膽大包天,竟然修改如來的戒法。其實佛陀早就囑咐戒法可以修正,為什麼不能遵行?還要讓佛教再有空洞的戒條,讓大家都不能遵守呢?

再說,過去的佛經、戒律,都有第一次結集、第二次結集、第三次、四次、五次結集;如今時隔了兩、三千年,難道戒律不需要重新結集嗎?佛教基本的四根本戒,如果七眾弟子都能如法受持,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其它如比丘二百七十戒,比丘尼三百五十條戒,各位比丘、比丘尼們,你能把戒條都背得出來嗎?你能全部持守,完全不犯一戒嗎?

響應教制革新 因地制宜

既然如此,何不如太虛大師所倡導的教理革命、教產革命、教制革命,把佛教的戒條拿出來重新修訂呢?戒律就是制度,所以中國過去的祖師們非常聰明,知道印度的戒律,在中國因地理環境、生活習慣不適應,他為了不觸犯戒律,另外訂立清規,就避開戒律,只受持清規。

現在大陸的寺院叢林也有變化了,大叢林供應十方學子參學的很少,小講堂、小精舍、小廟可能是大樓,僧俗同居的地區也是道場,戒律也好,教制也好,能不修正嗎?所以,太虛大師的教制革新,我們應該響應他的號召。

然而遺憾的是,佛教徒我執易除,法執難改。對於佛法的執著,也不知道時代的需要、社會的需要、人心的需要,只一味的執著過去,過去的你都能做到嗎?希望未來佛教界對此都能有所深思,並且有所革新。

…………………………

八敬法

佛教裡的經典,有的是佛說的,也有偽造的偽經。戒律,有佛制定的,也有後人假佛之名,訂定一些不合乎佛陀心懷的戒律;甚至後來菩薩們造論,互相爭辯,我認為也是失去了佛陀的本懷。

佛陀主要是宣揚佛法,不重辯論;凡辯論就有高低、有次第、有分別,那都不是佛法。所以佛經裡一再強調,「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佛陀當時制戒,也都有其因緣和時空背景,內容更會因應對象而有所不同,所以制定戒法時,佛陀就說,主要是為了要讓僧眾安心辦道,要讓僧團和樂無諍,更要讓大眾具足信心,共同來弘揚佛法。

因此,我們不禁要問,現在的在家菩薩戒,真的都是佛陀定的嗎?現在的沙彌十戒,真的都是佛陀定的嗎?現在所謂八敬法,都是佛陀定的嗎?十大弟子都是佛陀欽定的嗎?十八羅漢都是佛陀欽定的嗎?四大菩薩都是佛陀欽定的嗎?我們知道,佛陀創立佛教,都是隨機、隨緣、隨順世間,給予大眾示教利喜,改善大家的習氣、煩惱,讓大家自我反省、自我淨化身心,讓大家都能夠安住在平等法的上面,那就是佛法了。

關於「八敬法」,我認為過去訂定八敬法的那許多比丘大德們,把女眾的地位貶謫的那麼低,那絕對不是佛陀的本意。佛陀倡導一切眾生平等,一隻動物、螻蟻、蚊蟲,佛不也說牠們都有佛性,與佛平等嗎?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四眾弟子不能平等嗎?僧信不能平等嗎?男女不能平等嗎?不平等就不是佛法。

佛陀當初就是為了倡導「平等」而出家,怎麼可能又會制定出如此不平等的「八敬法」來呢?這不是與佛陀自己的說法相違背嗎?所以我認為佛法要正本清源,要提出根據來,到底是誰說的?

我們看,在佛教的弘傳史當中,多少偉大的女性,他們對佛法的貢獻、對三寶的尊重、對比丘的護持,都是有史可考;而比丘,當然有道有德的大比丘,對比丘尼的教團也很尊重,只是一些年輕的比丘,傲慢、自大、自我提高,以為這樣子他們就有身分,就有地位,其實是很可憐哦!一個有為的比丘,應該以學養、道德、修持來贏得敬重,而不是以「八敬法」來強迫女眾必得向比丘頂禮,更何況你有想到護持佛教的這些佛教徒嗎?所謂「袈裟下失卻人身,地獄門前僧道多」,想來也不是沒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