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棒喝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3-26
  • 圖說:從棒喝裡要參透禪的消息,從一聲霹靂中要照破黑暗的無明,都是為了要讓行者自己去參悟。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 圖說:從棒喝裡要參透禪的消息,從一聲霹靂中要照破黑暗的無明,都是為了要讓行者自己去參悟。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禪門教育有一些很特殊的方式,有時候老師三年、五年都不同你講一句話;有時候無緣無故的對你拳打腳踢、棒打呵喝;有時候故意讓你受苦受難,明明可以說來給你聽的,他不說,他不教,而是用這些無情無理的方式來教育你;甚至在揚眉瞬目、嘻笑漫罵間,無一不是在說教,都是為了要讓行者自己去參悟。

如布毛侍者跟著鳥窠禪師十六年,禪師一句佛法都不講;侍者不得已,只有告辭而去。「為什麼要走呢?」「要去學佛法,我在這裡侍奉您十六年了,您都沒有跟我講一句佛法啊!」這時鳥窠禪師從衣服上拔出一根布毛,「這不是佛法嗎?」「唉呀!」侍者當下大悟。這一悟若沒有十六年的參學,就是現在弄件衣服抖給你看,不要說一根線、一塊布,就是見到一件衣服,你也不會開悟。

所以過去禪門中,所謂「德山棒、臨濟喝」,像「馬祖一喝,百丈耳聾三日」;像黃檗禪師和臨濟禪師的「道得也三十棒,道不得也三十棒」。從棒喝裡要參透禪的消息,從一聲霹靂中要照破黑暗的無明;這樣的方式和現在的教育觀點,說要以鼓勵代替責備,相較起來,究竟禪門的教育對或不對?這就要看個人的根機了。

禪門說,上等的根機,可以經得起棒喝;中等的根機,就是正常教導;下等的根機,你就是跟他禮遇也沒有用。因此,對於禪門的這許多教育方式,不是去研究他的打罵、教導的方法,而是要研究受教者的根機如何?像有的一畝田,可以長出五百斤的稻穀,但有的一畝田,卻只能長出二百斤,甚至只是一百斤,這就看田地的資質、根機如何?

緣分具足 根機巧慧悟道

如密勒日巴尊者,學習過程中受了幾十年的苦難,師父特地刁難他,百般為難他,都不曾退心。數十年後,他悟道了,師徒倆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師父說:「哪裡能找到你這種人才給我教育,我給你的教育,讓你那樣子的受苦,我心中也痛,但是你終於悟道了。」很開心的喜極而泣,這是師徒的緣分。

又如六祖惠能大師參訪五祖,八個月苦工,五祖未曾跟他說道,也沒有教育,等待時機成熟,他就悟道了。再有,像慧忠國師的侍者做了三十年,慧忠國師不忍,想幫助他開悟,但他根機不夠,也是不能悟道。

所以禪門教育法不是老師的問題,學子的慧巧、資質,占絕大因素。我覺得禪門的教育,在今天教育公門裡,還是有它的價值,不可以一概而論,批評禪門的棒喝、打罵教育,說它不合時宜,那倒不見得。禪門的教育,還是超越一切的。

………………………

禪和子

過去的中國大陸叢林裡,有很多的僧侶,他們這家參學,那家參學,有的老參上座,我們都稱他叫「禪和子」。但是現在的佛教界,連禪堂都減少了,禪僧年齡老朽,也不容易見到,哪裡還有什麼禪和子呢?禪和子這個名詞,幾乎都要隨著時間慢慢消失了,你幾曾聽到大家口邊講過誰是「禪和子」嗎?

實際上,「禪和子」這一詞,這是佛教興旺才有的。佛教界裡如果有很多的高人,才有「禪和子」的雅號,等於是以身教、言教,到處隨緣說法,教導禪修。這許多禪和子也不求名、不求利,生活簡單,安貧樂道,只是提攜後學,教導後學。所以,那許多禪和子,有的在禪堂裡,一坐就多少年,也有的住茅蓬,有的閉關,還有的到處參學,自利利他。

比如禪門裡有一則老僧晒香菇的公案,很能表達禪和子的心境。日本道元禪師到中國寺院參訪,看到八十多歲的老和尚,日正當中忙著鋪晒香菇,道元禪師於心不忍,勸老和尚:「太陽那麼大,何必辛苦,自己晒香菇呢?」老和尚望了望禪師:「自己不晒?誰來晒呢?」「太陽這麼熱,何必這個時候晒呢?」對於道元禪師好意勸說,老和尚只答了一句:「這個時候不晒,難道要等太陽下山再晒嗎?」老和尚是叢林典型的禪和子,凡事絕對不假手他人,對自己生命更是一刻千金的珍惜。

在佛門的課誦裡有一首普賢警眾偈:「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禪門中,禪和子們則盛行要時時警戒臘月三十,閻羅老子上門索債。意思是說種種修行,如果不徹頭徹尾把執著、習氣大死一番,就沒有辦法參究領略祖師西來意。

現在佛教界的耆年碩德,應該向過去的禪和子看齊,到處放下自己的名位,放下自己的財富,以禪和子自居,將佛法傳播十方。我們感恩當今的佛教界,能有一些禪和子,為佛教頂住半邊天,這也是非常重要的。

那許多的禪和子,他們不要世俗的物質生活,也不貪圖享受,更不積蓄財物,視功名富貴如浮雲,視方丈住持名位如障礙,只是隨緣到處教化,所以禪和子愈多愈好。希望今後兩岸的佛教界,多一點禪和子出來,讓我們崇拜景仰,這才是佛教興隆的氣象哦!

………………………

苦行

初步與佛教接觸的人,在佛教裡聽得最多的,大概就是「苦」這一個字。

說到「苦」,一般人都很畏懼苦;但實際上,苦對我們是很有幫助、很有利益的。苦,給我們磨鍊;苦,給我們增上;苦,給我們學習;苦,給我們超越。所謂「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沒有十年寒窗苦讀,哪裡能考取狀元呢?你沒有台下的十年功夫,怎麼能在台上講出五分鐘呢?

所以,凡是想要成功的人,一定要通過苦的階段。學習不是苦,當你用心投入,學有所得,反而會覺得學習是很快樂的事;修行也不是苦,即使是修苦行,在苦行裡面也會有很多的禪悅法喜。因此,一個真正有修行的人,以苦為樂,苦中自有無比的喜樂。

比方,你認為念佛很苦,他認為念佛很快樂;你認為拜佛很苦,他認為拜佛很快樂;你認為布施是苦,他認為布施為善最快樂;你認為待人好、結緣為苦,他認為助人為快樂之本。就看你對苦是怎麼樣的看法,如果你能把以苦為樂,以苦為修學的課程,以苦行來超越、發展,你信仰的層次,必然就會提升。

過去有很多不合理的苦行,像拜火外道,他認為在河邊烤火、拜火是修行;如果是這樣,那麼木柴、稻草,在火裡面毀滅了,就是修行嗎?有的人以浸在水裡面,認為這是修行,那麼魚蝦,就是最大的修行者?有的苦行者以吃飯不用手拿,那麼鳥雀,都是最大修行者?這一種苦行,是不合理的。

及至現在,也有一些寺廟門風,以錯誤的方式強調修行,不利人、只利自己,如穿破衣服,吃冷飯、剩菜,說是真修行,其實是連利益自己的修行都談不上。因此,有人問開悟者的修行功課是什麼?開悟後,日月依然是日月,人我仍然是人我,只是開悟前,「吃時不肯吃,百種思索;睡時不肯睡,千般計較」,開悟後則吃飯的時候吃飯,睡覺的時候睡好,那才是最好的修行。

所以佛陀不也批駁,過去印度九十六種苦行外道,那種苦行是不如法的行為;但是真正的苦行是正行、正道(八正道),以中道義的修行方式,去除兩邊極端的對立,沒有強用苦樂去做外相上的分別,而是在心地上下功夫,這才是修行的真義。

《金剛經》講,「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不是要我們放棄所有,而是強調佛法的中道。佛教裡的修行,你太苦了,冷冰冰的,也不得意義;你太快樂了,熱烘烘的,也忘失了自己。因此,佛教真正的修道呢,是不要太冷,也不要太熱,在苦樂之間,平常心是道,用中道的生活,用正常的生活,這才是佛教的修行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