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地宮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5-13
  • 圖說:在佛光山佛陀紀念館,設立了小型的一座座地宮,每座地宮都收藏數千件當代文物產品,待百年後開啟一個,或者是二十年開啟一個,讓幾百年或幾千年後,後人能從地宮出土的文物,研究過往的歷史,承接文化的因緣關係,解決後世找尋歷史的困難。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第二次地宮珍寶入宮法會」於佛陀紀念館菩提廣場舉行。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自從佛陀創立佛教以來,在兩千多年的歷史長河中,佛教在社會、政治的風險裡,時而安全順遂,時而存在危機;有時獲得帝王的護法,有時遭受政治的摧殘。佛教的興衰存續,始終沒有一個保障,全憑帝王個人的信與不信,左右著整個佛教的興盛昌隆,或是憂悲災難。不論是西方的宗教或東方的宗教,都是一樣的。

就例如在印度的佛教,遇到帝王信仰,佛教就盛行全國;遇到帝王摧殘,佛教就一下子被消滅。佛教傳到中國來,也經過所謂的「三武一宗」、「太平天國」、「文化大革命」等這許多的風雨。因此從古至今,佛教為了生存,就有地宮來保護佛教的文物,藉此延續佛教的命脈。

西元一千年左右,印度教和回教不斷鬥爭佛教,到處毀滅佛教。虔誠的佛教徒,一向崇尚和平,不會跟人鬥爭;不得辦法之下,只有用泥土將許多的佛陀聖地覆蓋起來,成為一座山丘,讓這許多好戰鬥的教派、帝王,無法完全消滅佛法。但是埋進地宮裡的佛教何時出土,時間是百年呢?是千年呢?是數十年呢?就難以料定了。

當時的印度佛教,雖然遭到印度教和回教的摧殘及毀滅,幸而有虔誠的信徒,將佛教聖地用泥土蓋覆保存。一千三百年前,中國的玄奘大師巡禮印度這許多佛境,著述了一本《大唐西域記》。書中詳盡記載了他從哪個聖地,走了多少路,再到哪個佛教的聖地。直到一八六一年,考古學家依著這本有如地理雜誌一樣的《大唐西域記》,將埋覆在地下的佛陀聖地,重新挖掘出來。

聖地封閉 以待因緣開啟

就像現今的菩提迦耶大塔、祇樹給孤獨園(祇園精舍)等這許多聖地,陸續被發現、修復。一九五六年,印度尼赫魯總理還在菩提迦耶遺址建設了國際佛教中心。假如沒有玄奘大師的《大唐西域記》,就不會知道這些佛教遺址究竟在何處,也就沒有辦法與世人見面了。因此,憑著《大唐西域記》以及信徒的護持,讓印度的佛教聖地在蒙難之時,還能延續保存在地下。

就等於佛教裡,大乘小乘一再爭辯,佛陀自己都說過,多少年是小行大隱時期,多少年是大行小隱時期,多少時是密盛顯隱時期,多少時是顯盛密隱時期。人都有分別心,對聖教是「信者盛,不信則衰」,這也是世間自然的道理。

佛教傳來中國後,在南北朝時期,對北傳佛教的信仰比較虔誠,像北方的敦煌、龍門石窟,這許多有關佛陀的聖地古蹟,在帝王滅佛時就被封閉起來。直到一九○○年,一位看守敦煌莫高窟的王圓祿道士,發現了窟內的佛教文物,轉賣給西方人,這才讓封存已久的佛教藝術珍品,從地下又再出現。這些代表中華文化的瑰寶,從此獲得國際間的重視。

一九八七年,法門寺地宮佛指舍利的出土,是繼秦始皇兵馬俑在陝西出土後,讓中華文化在世界上,又多了一個值得驕傲的時刻。此外,像北京的房山石經,是為了怕佛法被毀滅,就鎸刻石經到地宮裡面;山西的《趙城金藏》,為的也是讓佛教慧命延續不斷,使我們後代弟子對世間無常知所警惕。

收藏當代文物 承接文化

在佛光山佛陀紀念館,同樣設立了小型的一座座地宮,共四十八座。每一座地宮裡,都收藏了數千件當代的文物產品,待百年後開啟一個,或者是二十年開啟一個,讓幾百年或幾千年後,後人能從地宮出土的文物,研究過往的歷史,承接文化的因緣關係,解決後世找尋歷史的困難。我們這一點愛教的苦心,也是為了中華文化生命的延長,我想大家都能了解其意義。

在中國有許多的高僧大士,假如再有地宮,必然更加相得益彰。就如佛光山目前藉助震旦行陳永泰居士的關係,也有了許多的地宮文物;希望今天大陸上很多的大師館,能夠在建設的時候,也不妨能有這種地宮的設立。讓文化的傳承,不要再受那許多無知暴戾的君主所摧殘,不要再因政治的暴虐而破壞,讓我們中華文化源遠流長,永遠在世界上大放光明。

…………………………………

關於「白蛇傳」

「白蛇傳」是中國民間四大傳說故事之一(餘三為《孟姜女》、《牛郎織女》、《梁山伯與祝英台》),在「白蛇傳」裡,許仙與白素貞「人妖相戀」的曲折愛情故事,不但中國家喻戶曉、膾炙人口,日本也曾經拍過動畫電影,甚至法國漢學家儒蓮,曾將《白蛇傳》翻譯成法文,可見其流傳之廣。

「白蛇傳」在中國民間,最初只是大家「口耳相傳」,後來有了「評話」、「說書」等形式出現,再後來才有小說、歌劇、電視劇、歌仔戲、電影等戲劇表演。因此,有關《白蛇傳》最早成型的故事記載,目前所知的,是明代馮夢龍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鎮雷峰塔〉;至於《白蛇傳》真正的作者究竟是誰,實在說已很難考據。

不過,《白蛇傳》的故事情節與人物,如法海禪師,在歷史上是確有其人,金山寺也確有其寺,在江蘇鎮江的金山,清代康熙皇帝賜名「江天禪寺」,又名金山寺。而金山寺位處長江邊上,「水漫金山」也有可能發生,因此有一種說法,認為這其實是道教為了毀謗佛教而作。

《白蛇傳》的故事,基本包括借傘、盜仙草、水漫金山、斷橋、雷峰塔、祭塔等。「水漫金山」說的是,法海禪師因為識破白素貞實為蛇精,並不是人,他認為「人妖殊途」,豈能結為夫妻?因此為了拆散許仙與白娘子,強硬把許仙帶到金山寺,導致白蛇精不滿,於是引長江之水想要淹沒金山,並且與法海禪師展開一場大戰。最後仙術不敵法術,白蛇精被法海收入缽中,永鎮在「雷峰塔」裡。在我們看來,這是道教認為佛教的出家人對人間情義藐視,暗指僧侶無情無義,這是欺辱佛教、貶抑佛教的說法。

因為一般的人看《白蛇傳》,大都認為白蛇與許仙雖然殊途異類,可是雙方情投意合,彼此互許終身,有情人能成眷屬,也是美事,豈奈何卻被法海禪師給無情破壞了。相較之下,道教的南極仙翁,他在白蛇為救許仙,奮不顧身到昆崙山盜取仙草時,被白娘子的真情感動,因此網開一面,賜予靈芝,救回許仙一命。

如此兩相對照之下,南極仙翁「有情有義」,他「不分族類」,見白娘子有難,惻隱之心油然生起,並且慨然相助,感覺起來好像道教比較有人情味;而法海禪師認為人妖不同道,於是想方設法要拆散雙方,給人的感覺,佛教好像顯得「無情無義」。所以這本書,不是道教貶抑佛教的一個故事嗎?

不過,由此倒也提醒了我們,今日佛教在人間,應該要倡導、重視、省思的,一個是眾生平等,一個是對情愛問題的看法,第三個就是出家人自己有道心出家,但對世俗也不必那麼干擾。因為世間一切眾生,各有各的因緣業報;即使是佛陀,也不能度盡一切眾生,只能留下得度的因緣。這未嘗不也是值得我們深思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