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共修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6-10
  • 圖說:一根木柴火力有限,許多木柴加在一起,熊熊的火光燃燒,火力就會不一樣,這就是自修、共修的不同。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寧可在大眾中隨眾,每天有別人的力量給我們加持,就不容易懈怠。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佛教裡的修行,有自修、共修。有人要閉關,有人要住茅棚,有人要到藏經樓閱藏,這些都叫作自修;有的人要去參加禪七,參加蓮社、居士林的念佛、打佛七,這是共修。自修的人認為共修沒有用,共修的人認為個人自修不夠力量;其實不是,自修也可以,共修也可以。

平時我們自修,個人容易有懈怠,如果今天忙碌,就不想修行了;今天疲倦了,休息一下,明天再來吧。如果是共修,像上早殿,人家都這麼早起來,我不能不去;今天念佛會那麼多人去參加,我怎麼可以不隨眾呢?所以有眾,就叫做共修,比較容易精進。

等於燒火,一根木柴火力有限,好多的木柴加在一起,熊熊的火光燃燒,火力就會不一樣,這就是自修、共修的不同。再例如手指頭,一根手指頭能拿多重?拿一雙筷子都拿不起來,不過兩根手指頭,甚至五根手指頭合起來,力量集中在一起,就能拿得起。

所以,不論你是自修、共修,都可以、都很好,但是所得的結果,除了內心的作用以外,外緣也有個人和大眾的不同,或是懈怠、精進的差別程度。因此在佛門裡面,自修的人,要上等的根機,還要有基礎的教育,而且必須對佛法的認識有相當的程度,才能獨自修行。

隨緣隨眾 功德加乘

如果在某一個時候跟別人共修,受到他人的干擾,對自己的修行反而不當,他就會想要一個人去閉關、閱藏、朝山、行腳雲遊、拜佛,作個人的修行。如此一來,個人怎麼安排時間,怎樣勤進修持,都不受別人影響,當然所得的功德就會加倍。但是,個人如果沒有基礎,什麼都不懂,沒有大眾的帶領,盲修瞎練,反而減少了自己的成就。所以我們寧可在大眾中隨眾,每天有別人的力量給我們加持,就不容易懈怠。

比方念經、念佛,我總要換口氣吧,在我換氣的時候,我的經聲、佛號就會間斷,假如我誦經、念佛,有好多人在一起,彼此你唱我和,我唱你和,你助我的力,我助你的力,眼看、耳聽、心想,身口意都是集中在修行的時刻,把心念和大眾都融合在一起,功德力就大了。因此,共修或自修,各有結果不同。

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佛門裡的修行,八萬四千法門,你要這樣修、那樣修,可以自由選擇。總之,不管自修或共修,就看怎樣對你有方便、能增上,你就選擇自修,或者共修;或者有時候自修,有時候共修,都不計較。能隨緣隨眾,這樣也是很好的修行。

修行也不一定只是念佛、拜佛、打坐;你吃飯,不貪飯菜好吃,不嫌口味不好,不計較精粗,這就是平等乞食,就是修行。你見到人,不輕慢他,等於《法華經》裡提到的常不輕菩薩,常對人說:「汝等皆當作佛,我不敢輕視汝等。」這個舉心動念,就是修行。

生活細節 都是修行

所以行住坐臥、衣食住行,生活中的細節,只要你懂得,這都是修行;你不懂這個道理,就是在禪堂裡參禪,妄想紛飛;在佛堂裡念佛,雜念不斷,那也沒有用。

當你在生活裡,能慈悲、平等的對待每一個人,能對世間心存感恩、報德,凡事朝好處想,就等於黑夜,慢慢的天亮了,這就是修行成功了。

你自修、共修,都能達到目的,但是不必以自己的立場,要求人家,批評人家,這個對不對,那個好不好,反而造口業;個人吃飯個人飽,個人生死個人了,各種的人都有其相應的各種環境與修行法門,諒解他人、體貼他人、尊重他人,自修、共修都是一樣。

…………………………

法會

台灣佛教界舉辦法會的情況很普遍,法會的名目也很多,如:新春法會、千佛法會、萬佛法會、春祭法會、秋祭法會、觀音法會、地藏法會、藥師法會、彌陀法會、消災法會、超度法會、落成法會、大悲懺法會、水懺法會、水陸法會、梁皇法會、護國祈安法會、供佛齋天法會等等,不勝枚舉。

所謂法會,就是以法為會、以法為師、以法為軌、以法為樂。一般人以為,法會就是到寺院裡參加某種宗教儀式,其實這只是狹小的一部分。法會一定要說法、弘法,是以真理集會,大家聚在一起,彼此交流,聽聞、體會佛陀所說的法義;它不僅限於宗教儀式,也可以是一場講演、讀書會、討論會、聯誼會、禪坐會等等。不論任何形式,讓參加者對真善美的道理有所吸收,有所獲益,就是一場法會;否則只能稱「齋會」,只是來吃一餐而已。

法會,是度眾的方便,可以藉由共修,增加內心的力量,促進彼此的聯誼。因此,「法會」應該要有教育的意義;說法的內容,包括如何培養正知正見、三世因果、業力報應、群我關係、怎樣做信徒、怎麼在家修行……,其教育意義更為重要。

信徒發心參加法會添油香,如同拿到將來往生天堂、往生西方淨土的簽證,他的心裡會有希望、依靠,因為這是一個道德、信心匯聚的地方。寺院的出家人是佛教的專職人員,是信徒和佛祖中間的橋梁,因此信徒到寺院添油香,出家眾也要為信徒添油香,代表佛祖給他一點讚歎,給他一點鼓勵,給他一些歡喜。

早期佛教在舉行法會之前,總是請帖滿天飛,養成信徒到寺院道場拜佛聞法,或參與法會時,非請不來的習慣。每一處法會,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參加,但這些人有為情面而參加法會的,有為愛吃素菜而參加法會的,真正為佛法而來的卻不多。所以,我一再教誡弟子,寺院可以舉行法會,但不特別發請帖通知,因為信徒可能一場法會同時收到好幾家寺院的請帖,這家也應付,那家也應酬,造成他們的為難。若要公告,則在寺院門口張貼布告即可。

總之,我認為寺院裡的法會,不要完全做成齋會,既然是「法會」,就要有佛法,以佛法的真理作為我們的老師,以法相會才是真正的價值所在。所以在各種佛教儀軌之後,住持、法師要能為大家開示佛法;即使到外面舉辦社會弘化的活動,也可以利用電視螢幕轉播,或者播放一些佛寺的風景、佛教的故事,融入在弘化的情境當中,多一些方便法門,佛法才能推動。

…………………………

香會

傳統叢林有所謂的「香會」,那是由信徒們自己主動發起,到寺廟裡進香、朝拜的活動,與寺廟定期舉辦的法會行事不同。一般是同一區域的信徒共同訂定日期後,就一年一年的相傳下去,不會改變。

在大陸,信徒香會可說是寺院每年的重要活動之一,也是傳統叢林與信眾接觸往來的一個重要活動。如四大名山,每天都有從浙江、江蘇、四川等地的信徒前往進香、朝拜,這些信徒自行召募人員,有的是包火車,有的是包船而來,一來就是百人、千人。

信徒組織香會到寺廟朝拜,通常會要求常住為他們做一堂延生普佛的佛事,信徒還會見相結緣,若有法師來參加,就供養一個小紅包。信徒們也會燃燭供佛,若蠟燭未點完,就留下來給寺院,寺裡的人會把剩下的蠟燭收下,晚上可以拿來讀書、用功。

大陸的香會,類似台灣的媽祖香會巡香遶境,他們一走就是好幾天,要到四大名山拜拜、朝聖。每年的朝拜,就由各個地區、各個寺廟的重要信徒幹部,俗稱「香頭」的負責人招募信徒帶領回來。

大陸寺院和香會信徒的因緣,通常是寺廟的法師到哪個地方講經說法,當地就有這個寺廟的信徒;或者寺廟的一個分院在那裡,信徒在那裡受過法,有傳承,或寺廟的靈骨塔內有他們的親人、祖先。乃至寺廟有多少田地,散布在住家的附近,那些佃戶與寺廟有因緣關係,於是把常住當作他們的家,因此每年都要回來一、兩次,參加香會聯誼。

佛光山分布在海內外的別分院,有將近三百個道場,為了讓各地區的信徒回到總本山朝拜,彼此聯誼,因而遵循傳統,選擇在農曆二月初一舉辦信徒香會,讓海內外所有佛光人回到總本山朝山禮佛,聽聞佛法,祈福消災,親近佛菩薩;同時也以此日,作為每年農曆春節平安燈會活動的圓滿。

透過「信徒香會」的舉辦,佛光山也會向各地信徒報告,這一年來在文化、教育、慈善、共修等佛教事業,有什麼成果,讓信徒們對自己護持的道場有更深一層的認識,也讓信徒了解布施的淨財做了什麼有意義的事。信徒藉此機會回山,也有幾層的意義,如:佛門倫理的加強、信心教育的增進、禮儀傳授的周到、喜捨功德的普及、佛法接心的相應、大眾溝通的聯誼、修持考功的測驗、生活忍耐的訓練等。

信徒香會有朝山禮佛、抄經禪坐等傳統修持的一面,也有現代的活動,相互聯誼、交流,促進信仰深度的認識。香會的信徒帶領眷屬參與活動,也讓信仰藉此傳承下去,所以「香會」的舉辦,其實也是在播撒「佛種」,培植菩提幼苗,深具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