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佛陀在哪裡?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3-04
  • 圖說:一個人心中有佛,眼睛所見是佛的世界,耳朵聽聞是佛的聲音,鼻子所嗅的是佛的清淨戒香,舌頭所觸及的是禪悅妙食,把佛融入我們的身心,久而久之,我們也被雕塑成一尊佛了。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當心中存有「我是佛」,在待人處事上就會產生很大的提示作用。例如:與人說話,想到是佛陀在說話,我就要講慈悲的愛語。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佛陀在哪裡?我十二歲出家之後,每日早晚禮拜,總希望佛陀能現身給我看一下。我也常常講說佛陀的事蹟,甚至寫《釋迦牟尼佛傳》,我也很用心去體會佛陀住世時,他的語言、行動、教化、心理、生活;寫作過程,想到佛陀的慈悲、苦心,自己也很感動,多次一面寫一面流淚。

後來有機會到世界各地去弘揚佛法,在飛機上瞭望藍天白雲,就想:「佛陀!您在空中現身給我看一下吧!」有時候坐船,在海洋上飄,就想:「佛陀!您在海上應化給我看一下吧!」近四十年來,我八次到印度,總在佛陀證悟的菩提樹下,在佛陀入涅槃的拘尸那城,在靈鷲山上佛陀的說法台邊徘徊、沉思。為什麼?我希望找尋佛陀的聖跡,了解佛陀是什麼樣子。當我第一次到菩提迦耶菩提道場正覺大塔時,有一個感覺:「就讓我死在這裡吧!」好像死在這裡,我就能陪伴佛陀了。到了拘尸那城,看見緬甸寺廟裡供奉一尊丈六金身的佛陀涅槃像,我巡繞、禮拜,捨不得離開。

但我始終沒有看過佛陀,他也沒有跟我講過話。直到最近二十年來,我不再去尋找佛陀,也不問佛陀在哪裡了。為什麼?我感覺到佛陀就在我的身邊,我走路,他跟著我走路;我吃飯,他跟著我一起吃飯。佛陀一直都在陪伴著我。原來,當我心中有佛時,佛陀就與我同在;而我自己更直下承擔:「我是佛!」

當心中存有「我是佛」,在待人處事上就會產生很大的提示作用。例如:與人說話,想到是佛陀在說話,我就要講慈悲的愛語;看到怯弱的眾生,想到是佛陀在面對他們,我就要站在他們的立場著想,給予信心、希望。

我到各地主持皈依典禮,也都會問信徒:「你們敢說『我是佛』嗎?」當大眾回答「我是佛」時,我就會告訴他們:「回到家裡,夫妻不可以吵架。吵架的時候,心想:『我現在是佛祖了,怎麼可以吵架罵人?』假如你喜歡抽菸、喝酒,當菸癮來了,或是想要喝酒的時候,就想:『我是佛了,佛有抽菸、喝酒嗎?』如此一想,自然就不能抽菸、喝酒。所以,只要肯承擔『我是佛』,人生就會不一樣。」

心中有佛 身口意展慈悲

因為一個人心中有佛,所謂「朝朝共佛起,夜夜伴佛眠」,日日夜夜有佛伴隨左右,眼睛所見是佛的世界,耳朵聽聞是佛的聲音,鼻子所嗅的是佛的清淨戒香,舌頭所觸及的是禪悅妙食,心意所感的皆是佛國淨土的喜樂;身口意所展現的,都如佛心的慈悲柔軟。把佛融入我們的身心,久而久之,我們也被雕塑成一尊佛了。

終日尋春不見春,我數十年尋佛不見佛,在萬尺的雲端之上,在無窮的時空裡,苦苦尋佛的蹤跡,驀然回首,原來佛在我的心中。

…………………

我是佛

「我是佛」這句話不是傲慢的話,也不是夜郎自大的狂妄之言,這是佛陀開示的言教。佛陀成道時說「人人都有佛性」,這句話是要我們直下承擔,要肯定自我,要我們相信自己也有成佛的性能。

在佛教裡求受過三壇大戒的比丘、比丘尼,應該都有念過:「我菩薩某某,今天在得戒某某菩薩座下求受具足戒……。」所以,既然都已經成為菩薩了,如今佛陀說「人人皆有佛性」,我們就應該要直下承擔「我是佛」。

有一個信徒問禪師:「什麼是佛?」

禪師看著他說:「我告訴你,你也不會相信!」

信徒說:「師父!您的話我怎敢不信。」

禪師說:「好吧,你既然肯相信,我告訴你:『你就是佛』啊!」

信徒驚訝的說:「我是佛,我怎麼不知道呢?」

禪師說:「因為你不敢承擔啊!」

這個世間上,很多佛教徒不敢承認自己就是「佛」。像法融禪師不敢坐在寫有「佛」字的椅子上,道信禪師笑著說:「你還有『這個』在嗎?」慧忠國師有一次喊著:「佛啊!佛啊!」侍者一臉疑惑的問國師:「您在叫誰啊?」國師回答:「我在叫你啊!為什麼你不敢承擔呢?」

有一次,我在寫字,信徒來了看到,就向我索取一幅字,作為座右銘。我寫了「我是佛」送給他,這位信徒很驚訝的說:「師父,這我怎麼敢要啊!」

所以,後來我在各地主持皈依典禮,總要信徒說「我是佛!」起初大家都很小聲說:「我是佛。」我說:「太小聲了,不夠力量,再說一次。」第二次,聲音就變得宏亮了。我告訴他們:當我講「我是佛」時,我可以打人嗎?我可以罵人嗎?佛能喝酒嗎?能抽菸嗎?你敢承擔「我是佛」,你的人生就不一樣了。既然「我是佛」,就應該要慈悲,既然「我是佛」,就應該要普利天下。這句「我是佛」,對自我的勉勵,自我的肯定,自我的發心、成長、擴大,是有特別意義的。

我認識佛,甚至鼓勵大家承認「我是佛」,這是因為佛教講究平等。佛有過去的諸佛,有未來的諸佛,也有現在的諸佛。如《法華經》裡,常不輕菩薩說:「我不敢輕視汝等,汝等皆當作佛。」你知道我是個好人,我是個善人,過去也有稱讚是智人、哲人、超人、能人、仁人;可是我們卻遲遲的不敢說「我是佛」。我雖是人,但人能成佛,佛是人成,人成即佛成;既然佛是人成,而佛陀也明確告訴大家,人人都能成佛,為什麼我們不敢直下承認「我是佛」呢?

………………………

非佛不作

對於初學佛的人,師長都鼓勵他要發菩提心。所謂「菩提心」,就是「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不論上求佛道或下化眾生,總有做不完的度眾事業。但這世間是一個聖凡相融的地方,稍不檢點心念,一念之差,修行、作務、信仰都可能會走了樣,為此我為佛光人定出「非佛不作」的信念與方向。

何謂「非佛不作」?如古德有「不拜佛,不妄行一步;不看經,不隨便點燈」的戒慎行誼;又如百丈懷海禪師「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農禪生活,這就是把「非佛不作」的信念具體表現在生活中。

但現代化的人間佛教,要如何做到「非佛不作」的信念呢?我認為佛教除了要「人間化」、「事業化」以外,更重要的是「佛教化」,不能「世俗化」。例如:開辦學校推廣教育,不能以圖利為本;創辦醫院救人一命,不能金錢至上;可以開設素食餐廳、創設果園農場,但不能唯利是圖。能夠光大佛法的文教、慈善等福利事業,應當鼓勵發心者有所作為;但要把握住「非佛不作」的本意,不被世間的利益、名位汙染了。

初到台灣時,看到佛教的衰微,為了振興佛教,我受邀到宜蘭弘法,並且成立佛教歌詠隊,組織青年團、弘法隊、兒童班,創設文藝補習班……,一步一步帶動青年走入佛門,共同弘揚人間佛教。雖然這許多的創新,在當時飽受保守的佛教界批評,甚至視我為洪水猛獸;但我只想到這些都是「非佛不作」的弘法方式,能為佛教盡一點心力,讓佛教更能適應當代社會,也就不計個人的榮辱,勇往直前了。

後來佛光山在各地別分院,也都相繼設有文物流通處、滴水坊等;但這都是為了讓佛教徒或社會人士,方便購買各類佛教書籍、佛像法物等,藉此帶動佛教文物的流通。其他再如創辦人間衛視、人間福報、佛光書局……等,都不是以營利為目的,而是為了讓佛教文化得到弘揚,並藉由文化的傳播,起到淨化社會的作用。

總之,寺院的流通文化、書籍,和一般社會上的生意買賣不同,並不以營利為目的,我們所賺的是佛法、人緣,所謂「非佛不作」的經營方式,是不會販售一些與佛教無關的物品。

此外,人間佛教也經常舉辦各種活動,作為接引信徒的方便,同時也是在實踐佛法。例如:佛光山舉辦國際水果節,表面上看起來是幫農民賣水果,但實際上,這是佛教慈悲、智慧、利他、服務的精神表現,是佛教無我、無求的奉獻,也是佛光山「非佛不作,唯法所依,集體創作,制度領導」的宗門思想之實踐。透過此活動,讓農民乃至社會大眾深受感動,繼而對佛教生起信仰,這就是「非佛不作」的信念。

「非佛不作」是我訂定佛光人走入人間傳播佛法時,應該遵循的「中心思想」,佛光人唯有持守「非佛不作」的原則,才能時時規範前進的腳步。換言之,我們為化導世間,在五欲六塵中作佛事,必須保持宗教的超越性、神聖性,有無私無我的言行,才能為世人所敬仰,並生起追隨我們的信心。所以,「非佛不作」是未來佛教行事的方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