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佛教的運動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6-25
  • 圖說:佛教初傳中國,倡導學僧要雲遊行腳,要朝山拜佛,這可以說都是運動。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跪拜、繞佛、飯食經行、出坡作務等,也是運動。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今後佛教要弘法,都需要以這許多運動作為傳教的方便,藉此增加佛教信仰的人口。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佛教界增加許多體育活動,如跑步、踢足球、打籃球、打棒球、打網球等,這許多球類運動,都很符合這個時代的需要。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佛教可以提倡運動嗎?佛教本身需不需要運動呢?有需要!雖然佛教重視靜態的生活,但是也講究動靜一如。自古以來,原始佛教的生活,早晨外出托缽,次第行乞;回來後,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坐而坐。這都是動靜一如的生活。

佛教初傳中國,倡導學僧要雲遊行腳,要朝山拜佛,這可以說都是運動;再如跪拜、繞佛、飯食經行、出坡作務等,這也是運動。甚至於《彌陀經》也記載,在西方極樂世界,那許多念佛的行者,每天一早都要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回來後一樣要飯食經行,這也都是運動。

叢林裡,平常生活也要排班走路,要早晚課誦;就是禪者,他也需要跑香、經行。所以說,佛教不是完全靜態,他也講究運動。但運動方式,也隨著時代、社會、風俗,慢慢地有了不同的發展。當代佛教有許多的集會、運動,就像西方極樂世界,諸上善人聚會一處,他也要談論風生,不一定二十四小時,只是老僧入定。

再有,佛教在中國用說唱傳教,用舞蹈供佛,也是一種運動。如敦煌舞蹈已成為佛教在世界的榮耀;佛教的梵唄、佛曲歌唱,也為今日世界的音樂,帶來特殊的意義。

現在,佛教界也增加了許多的體育活動,如跑步、踢足球、打籃球、打棒球、打網球等,這許多球類運動,都很符合這個時代的需要。我想今後佛教要弘法,都需要以這許多運動作為傳教的方便,藉此來增加佛教信仰的人口。

假如你要問,打球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嗎?當然不能!你吃飯穿衣,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嗎?當然也不能。既然不能,那你為什麼還要吃飯穿衣呢?這是基本的生活;就像打球運動,是為了增加佛教信眾的人口,等於是不二法門。

積極走入社會 增加信眾人數

你講經說法,可能只有三、五百人來聽講,就相當不錯了;但是打球運動,能有好幾千、幾萬的觀眾來看,與佛教結緣,這是佛教人口的增加,也是度眾的方便;能有這許多度眾的方便,替佛教弘法、發展,不是很好嗎?如果佛教不運用這些方便法門,積極走入社會,就只是退隱山林,不問世事,這是自私。

現在的教育講究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進;因此佛教界如果有發心的大菩薩來倡導這許多體育活動,為佛教增加人口,我們要尊重、鼓勵、贊助,不可以認為是異端;你如果認為異端,就不合時代,不合時代就會為時代所淘汰。希望保守的人士,對這許多問題,不能不有所深思。

………………………

佛教的建築

自古以來,佛教寺院的建築,重檐飛翹,壯麗宏偉;尤其有很多的叢林,前殿、中殿、後殿,有堂有塔,有樓有院,左右廂房,整齊對稱,鐘樓鼓樓,兩相遙對,亭台樓榭,園木扶疏,簷廡相接,殿堂一進一進,一層一層,重重疊疊,重重無盡。可以說,整個大叢林就如一座皇宮一樣。

叢林裡,幾廳、幾殿,愈多表示愈莊嚴,愈為信者所崇拜。例如揚州天寧寺,過去他們就很自豪的說:「一寺九門天下少,門廊十殿世間稀。」其實,依現在環境而論,多少門不是重要,他需要多少電梯、多少無障礙的空間,以供行動不便者也能自如行走。

現在的寺院,有多少走廊、多少殿堂也不重要,他需要有多少的教室,多少的講堂,多少的集會所、談話室、繪畫展覽館、表演廳、電腦教室、視聽中心、安寧病房……等。像過去的藏經樓,只是作為藏經之用;現在的圖書館,要能夠讓人閱藏。還有滴水坊,供應往來大眾的餐飲方便;想要抄經、讀書的,有抄經堂、閱覽室;喜歡禪修、念佛的,有禪堂、念佛堂。

呈現靈山勝會 嚮往人間淨土

再有一些特殊的建築,如以變相圖方式,介紹西方極樂佛國的淨土洞窟,呈現佛陀說法的靈山勝會、祇園講堂,改變過去傳統用十殿閻羅的恐怖教化,用歡樂溫馨的傳教方式,令人對美好的人間淨土心生嚮往,這是佛教建築的新義。

當然,停車場也很重要,因為現在客人來不來,與你的停車場有很大的關係。你能停腳踏車的,只有接引腳踏車程度的信徒;能停摩托車的,是摩托車的信徒;能停小轎車的,有小轎車的信徒;能停大巴士的,有大巴士的香客,所以一間寺院的發展,也要看停車場運用的價碼。

可以說,建築道場和佛教的發展,關係重大。過去太虛大師為了佛教,那麼有理想、有熱情,也想革新佛教,只因為他沒有道場,也是不能稱心滿願。

但是現在的建築學,不斷在改進,中國宮殿式的建築,慢慢地也在減少;整個社會環境在變化,人口增加,對於土地的利用,改以大樓模式。在大樓裡面,你可以設立大講堂,你也可以設立藏經樓,你也可以設立大雄寶殿,甚至辦學度眾,接待十方。

現代的建築,不再只是說要建造一個殿堂,供奉佛菩薩、五百羅漢、幾大金剛,因此可以容納百人的教室,千人的講堂,萬人的大會堂,對於現在佛教的發展,更為需要。

改變就是進步 因應時代需要

關於寺院的建築學,就以佛光山為例,向各位報告:

我們為了提倡佛教的現代化,佛光山有三千人的集會堂,有兩千人的大會堂,以及多個可容一千人、五百人、三百人、兩百人、一百人的講堂、會議室;而且為了讓現代的信徒前來問道、聞法、共修,甚至設有抄經堂、念佛堂、禪堂。另外,各殿堂都可進去禮拜,與諸佛菩薩接心;還有可以參與共修的短期出家、八關齋戒等,都有相同的意義,只是名稱不同,但度眾的功德,應該是不二的。

改變就是進步,一再的保守,慢慢的會隨時代被人淘汰。因此近來寺廟的建築,可能要提出一套像天主教堂的模式,如基督教堂有一個十字架的標示。至於佛教的道場怎麼現代?當然還是需要由教界來統一殿堂的名稱、殿堂的設施、殿堂的功用,這也是這個時代所需要,佛教界應該給予改進的方便。

寺院對信徒而言,是人生的加油站,是諸上善人往來的聚會所,是去除煩惱的淨土,是啟發道德良知的學校,是提升文化修養的藝術中心,是廣結善緣的功德所;寺院為萬千眾生作得度因緣,所以寺院建築,不容等閒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