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以清規代替戒律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5-27
  • 圖說:佛教想要保有傳教的能量,對於傳統的戒律,應該重新「檢視」,一些沒違背根本大戒者,應隨著不同的時間、空間,而有所調整。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佛陀成立教團後,為攝僧制戒,其原則是「隨犯隨制」,因此每一條戒律,都有其制戒的因緣和時空背景,內容也因應對象而有不同。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佛陀成立教團後,為攝僧制戒,其原則是「隨犯隨制」,因此每一條戒律,都有其制戒的因緣和時空背景,內容也因應對象而有不同。佛陀在結戒之初,也有為弟子宣說制戒的十大利益,即:一、攝取於僧;二、令僧歡喜;三、令僧安樂;四、令未信者信;五、已信者令增長;六、難調者令調順;七、慚愧者得安樂;八、斷現在有漏;九、斷未來有漏;十、正法得久住。而佛陀臨入涅槃時,更囑咐弟子要「以戒為師」。

所謂「戒住則僧住,僧住則法住」,戒雖然維繫了佛門的法統,但也為佛教帶來了各種的爭議。如:在印度,因「十事非法」導致上座部與大眾部分裂;在中國,道生大師因為「持午」問題,及「闡提有無佛性」的看法,和大家見解不同而有所分歧。

叢林清規 制度合理化

其實,佛教應該重視根本大戒的行持,對於小小戒,如佛陀所說,要隨時代精神、社會風俗,進而「隨開隨遮」;可是後代一些守舊人士,卻以「佛已制戒,不可更改;佛未制戒,不可增加」為理由,阻礙了佛教的創新發展,分裂了佛教的團結力量。

佛教傳到中國,到了唐朝百丈禪師,乾脆避開戒律,另訂叢林清規,讓僧團走向制度化、合理化的僧伽生活。如:明定四十八單職事,各司其職,使得寺務運作組織化、系統化;又訂定各種修持行儀、日用軌範等,讓僧眾具足威儀,心不放逸,身不踰矩。

以祖師立清規為鏡,我在開山之初,也恪遵佛制,根據六和敬、戒律、叢林清規,為佛光山訂定各項組織章程,建立各種制度,例如人事管理訂定:「序列有等級、獎懲有制度、職務有調動」,以及「集體創作、制度領導、非佛不作、唯法所依」等寺務運作的準則。

12門規 徒眾行事依循

另外,並立十二條門規,做為徒眾行事的依循。之後,更隨著佛光山的發展,陸續制訂師姑制度、教士制度、員工制度、親屬制度等。佛光山開山四十周年之際,我把歷年來訂定的組織章程、制度辦法、宗風思想,集結成為《佛光山徒眾手冊》(後更名為「佛光山清規」),做為大家行事的軌則。

佛教想要保有傳教的能量,對於傳統的戒律,應該重新「檢視」,一些沒違背根本大戒者,應隨著不同的時間、空間,而有所調整。大乘行者著重於「饒益有情戒」,應以不捨一個眾生、心懷悲願的精神來實踐佛陀的戒律。近年,我也鼓勵社會大眾奉行身做好事、口說好話、心存好心的「三好」運動,把修行落實在生活中。

戒律是給人自由的,希望佛教界的大家能擴大心胸,從積極面來認識佛法戒律,才不會辜負佛陀制戒的圓融與隨機方便的慈悲本懷。現代的僧團,也應以健全的清規、制度,讓佛教的正法永續光大、發展。

………………………

僧制改革

佛教的改革、振興,這是歷來多少大德都在關心的問題,也一直不斷有人提出一些看法,如月霞、諦閑、來果、虛雲、證果、巨贊等大師,他們都曾表達過一些意見。但是當中關於改革佛教的建議,比較受人重視的,如印光大師說,佛教要復興,需要改革「三濫」:一、濫收徒眾;二、濫掛海單;三、濫傳戒法。

印光大師知道佛教的毛病在哪裡,對佛教也有一些貢獻。只不過在我認為,這些都是佛門裡的事情,比較消極、保守了一些,還不是革新佛教最緊要的問題。現在革新佛教要做的事情還很多,例如,關於僧伽教育的落實,以及僧團教產的管理、寺院清規的建立,乃至於佛教的文化、教育、慈善等事業的推動等。

也就是說,改革「三濫」之外,現在佛教需要革新的內容還很多,包括濫做法會、濫化緣分、濫做經懺應付、濫建寺廟、濫收門票而流於商業化等;尤其僧伽制度的整飭,更是當務之急。今日佛教所以衰微的原因,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在於制度的守舊不合時宜,所謂「法久則弊生」,因此當前若要振興佛教,必須從僧制革新來著手。

比如,現代的寺廟要分甲、乙、丙、丁等不同等級,就如同全世界大學排名前一百大一樣,要有一定的考核標準。因此,對於一個寺院住持的資格,以及寺院本身的組織、制度、規章、弘化內容等,都要加以考核,以此做為寺院等級分類的標準,同時把甲等的寺廟應該具備什麼條件,乙等的寺廟需要具備什麼條件,丙等的寺廟又要具備什麼條件,都要有明確的規定。

總的來說,主持寺廟的負責人,首先必須是佛學院畢業;因為經過正規的佛學院教育之後,才能具備佛法的正知正見,才能秉持因果觀念來為大眾服務。再有,身為一寺的住持,至少要出家二十年,有了二十年的佛法修行體驗,他才能懂得對自己戒律要嚴明,對大眾要有供養心,對常住要關心、愛護;尤其要有大公無私的心,不可以跟眷屬財務不清,也不可以跟社會濫於來往,這些都是有私心、不合眾的觀念,必須經由佛教來給予重新教育。

現在許多寺院的隱憂,就在於寺院住持的資格漫無限制,沒有受過正統的叢林訓練,在威儀、佛學、修持、弘法等等方面的能力都有所欠缺,更遑論要領眾薰修,淨化社會了。

另外,出家人受三壇大戒,並不是二個月、三個月受完戒,就算完成、結束了;佛教戒律不是二個月、三個月,是長期的、是一生都要受持的,因此要給予大眾一生守持戒律的觀念。

戒律也就是制度,但是戒律本身的制度也有毛病,因為佛教的弘傳,由於各地風俗習慣、傳承不同,現在也有很多人為的意見加入到制度裡面,使得戒律很複雜,導致各方意見分歧,因此也使得佛教無法團結、統一、動員,抵銷了佛教發展的力量,殊為可惜。

因此,現在要想復興佛教,僧制的改革是刻不容緩的事;但僧制改革也不是說哪一個人就可以來改。應該要公推多少人出來共同會議討論,經過一年、半年的長期考慮、研究,等於制定刑法一樣,先擬定法條,再來公諸於大眾,然後可以讓一些佛教學院畢業、懂得佛法的人來公投;大家都覺得適合了,再付諸實施。只要大家都能依規矩奉行,還怕佛教不能復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