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般若與智慧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10-15
  • 圖說:智慧有善、有惡,就看人類怎麼來運用,因此佛教不講智慧,而說般若。因為智慧還是不究竟,而般若則是純真、純善、純美、純淨,可以給人超越苦難,獲得解脫的一種境界。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 圖說:智慧有善、有惡,就看人類怎麼來運用,因此佛教不講智慧,而說般若。因為智慧還是不究竟,而般若則是純真、純善、純美、純淨,可以給人超越苦難,獲得解脫的一種境界。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世界上有種種的人,自然就有種種的分別。有的人有知識,有的人沒有知識;有知識的人很聰明,但是有時「聰明反被聰明誤」,所以有人說,比「聰明」更好的是「智慧」。

智慧在佛教裡,有所謂的「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聞、思、修三學,都能成就自己的智慧。所以,世間上聰明的、有思想的,如哲學家、科學家等,都很有智慧。

但是佛教認為,智慧也不究竟;因為智慧有善、有惡。就等於科學家有聰明智慧,他們發明了很多的現代科技,如飛機、兵艦、大砲……等,但是這些發明是善是惡,就看人類怎麼來運用。例如有的人發明救人救世的醫藥等等,替人解決病苦等問題,確實是造福人間;但也有的一些發明,如原子彈、核武,也會給人類帶來災難。

因此,佛教不講智慧,而說般若。因為智慧還是不究竟,而般若則是純真、純善、純美、純淨的,它是究竟的,可以給人超越苦難,獲得解脫的一種境界。

所謂「般若」,就是我們的心,般若心就叫做平等心,這個平等心是世界上至高、至大、至美的。舉例說,太陽,所謂「陽光普照」,不管你走到哪裡,只要有空間,它就普照到哪裡,毫無偏私之心。大地,不論你是什麼人,甚至不管任何東西,大地也是沒有揀擇的平等普載。空氣,它一樣不會嫌貧愛富,平等的任你呼吸。或者流水,你要它,它也任你洗滌、解渴。

人間最需要的陽光、空氣、水、大地,它們都有平等性,所以能和般若相比;或者是聖人的心,如孔子、孟子、耶穌、釋迦牟尼佛,他們救世、愛人的心,能夠從般若裡表露出來,一點也沒有偏私。因此,般若不但是我們的寶藏,也可以說是我們的生命,是我們不死的生命。

分程度層次 是人生智慧

般若最大的功用,不是談說辯論,它在我們的生活裡,可以成為我們最高的人生智慧。有了般若,很多的不足、不明白,都能獲得彌補、了然。不過,般若也像學校裡的課程,有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的程度之分,是有層次的。

一年級的般若叫「正見」,正見世間上凡事都有因果。你說你發財,必定有你多少的辛苦、努力,以及你的智慧、因緣。你貧窮,也一定是有原因的,才會造成貧窮的結果。因果不欺負人,就像般若,是很平等的。所以,我們要正見有善惡因果,有業報輪迴,有前生後世,有聖人凡夫,把這許多正確的認識都建立來,成為堅定的信仰,那麼一年級的般若就可以通過了。

二年級的般若叫「緣起」,也就是知道世間一切法都是因緣和合所生起。例如,我看到這一朵花,這不是花呀,它是因為有了土壤、水分、空氣、肥料、人工等條件,才能長成一朵花,它是有因緣的。

世界上,無論什麼東西,都不能單獨存在,必須仗因托緣才能生起,彼此都是相互依存的關係。像我們的生活,沒有工廠織布,哪裡有衣服穿?沒有農夫種田,哪裡有飯吃?我在這個世界上所以能生存,都是仰賴很多的因緣,包括父母養我、老師教我、朋友幫助我、機關用我,我才能存在。

甚至於我藉著這許多因緣,又再給人因緣,養活我的家小,幫助我的朋友,乃至對社會、國家做出很多的貢獻。所以認識了因緣,就不會自私,就會懂得同體共生,就知道要對所有成就我們的因緣,心存感恩、感謝。這個因緣就是般若,悟到這個道理,二年級就畢業了。

三年級的般若叫「空」。空,不是沒有,而是因為「空」才能「有」。茶杯是空的,就能裝水、裝茶;茶杯不空,如何裝茶水?口袋是空的,就能放東西;地方有空間才能聚會。我們不要把空和有對立、分開。《般若心經》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在佛教裡面,空和有是調和的。

般若本自具足 親證解脫

因為,世間一切都是因緣和合而有的假相,只是暫時性的存在而已,所以《金剛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但是凡夫眾生常常因為執著假相,因而不能見到真相。因此,空是正見,是緣起,透過「空」可以見到真相的「般若」。

但是,對於「般若」這麼美好的思想、境界,需要我們佛教界的人士,把這種道理宣揚給全世界的大眾,讓大家都能認識般若,都能生起想要親證般若的心,然後到達般若的境界。如此一來,自他都能解脫。所以佛教把般若、慈悲,都稱為解脫道,這是可以幫助我們脫離世間的痛苦,而不會對人產生任何不利的後果。

不過,認真說起來,般若其實是每個人本自具足的,每個人的自性裡都具有般若的本性。般若就是自己的自性,就是我們的本來面目,般若不是向外去追尋的;如果人人都能懂得佛教的這種「般若」,都能證悟到自己的般若,那當下不就能自我解脫了嗎?

**************************

命運與因緣

世間上的人,有的遇到挫折災難,或運氣不佳,就到處算命、改運、求神問卜,希望可以改變命運。也有人自認天生命運多舛,相信命運是前世註定,既然天生命不好,就認命而活;像這種宿命論者,對自己的未來不抱希望,對自己人生不積極去創造,把前途交給命運,甚為可惜。

佛經上說:「有衣有食為何因?前世茶飯施貧人;無食無穿為何因?前世未施半分文;穿綢穿緞為何因?前世施衣濟僧人;相貌端嚴為何因?前世採花供佛前。」

古德也有詩偈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六祖惠能大師也說:「心好命又好,富貴直到老;命好心不好,福變為禍兆;心好命不好,禍轉為福報;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貧夭。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命實造於心,吉凶惟人召;信命不修心,陰陽恐虛矯;修心一聽命,天地自相保。」

其實,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自己的前途要靠自己創造,只要肯努力奮鬥,必能改變命運。《雜寶藏經》提到,有一位證得阿羅漢的出家人,知道自己十二歲的徒弟只剩七天壽命,就讓他回家探望父母。想不到七天後,小沙彌安然回到寺裡,師父看了很驚訝,就試探的問:「你在回家的七天當中,有沒有遇到什麼事?」沙彌認真回想後告訴師父:「在回家的途中,經過一個水塘,發現一群螞蟻被困在水中,於心不忍,就放了一片樹葉,幫助螞蟻從水塘裡逃生。」師父一聽,知道本來應夭壽的沙彌,因為一念慈悲救了螞蟻,所以延長了自己的壽命。

所謂「禍福無門,唯人自招」,一個人命運的好壞,與平常自心的善惡、積德結緣有關。因此,每個人的命運都不是別人所能控制的,也不是定型的,舉凡習慣、信仰、感情、權勢、欲望等,都可以改變、轉化、左右我們的命運。所以說:重複的舉止,會變成習慣;定型的習慣,會變成個性;個性的好壞,則往往會決定命運的好壞。

有些人遇到困難,就歸罪為祖墳的風水或是自己的名字不好;但是風水換了,名字改了,思想、行為不改變,結果還是一樣的。我認為與其相信命運,不如改心──將嫉妒心改成尊重心,將瞋恨心改成慈悲心,將貪欲心改成喜捨心,將排斥心改成包容心,將計較心改為隨喜心;心念改變,當下就已改變我們命運的方向了。

***********************

基因改造

在人類的科學研究裡,有一項基因改造,這應該是非常先進的科學知識,也是人間最偉大的發現。可是如果就佛教來講,早在兩千年前,佛教的「業力論」就已經告訴我們,每個人的命運好壞、幸與不幸,包括自己的性格、思想、健康、智愚、人生際遇等,都和自己前世、今生的行為造作有關,也就是「業報」所致。

「業」就是生命的密碼,如同現代醫學所稱的「基因」,所以佛教提出要消業解業、要懺除業障、要淨化身心等,這許多的言論不也就是基因改造嗎?所以「基因改造」這一門科學,我們拿來弘揚佛法,與佛法共同宣說,可說有「異曲同工」之妙;科學講「基因改造」,佛教講「消除罪業」,名詞雖然不同,但意義目標都是一樣。

說起基因改造,將來的人類會因為基因改造,更能進步,更能成長,更能發展。同樣地,佛教說消除罪業,就是消除身體所犯的殺、盜、邪淫,口舌所犯的妄言、惡口、兩舌、綺語,心意所犯的貪欲、愚痴、瞋恨、嫉妒。佛教改造這許多身口意的業力,把惡業改成善業,淨化身口意,美化身口意,改善身口意,這就是基因改造。

雖然目前科學已經高度發展,也不能推翻佛教的學說與佛陀的教法;反而科學的種種發現,更證明了佛陀所說的佛法,更合乎真理,更合乎人道,更合乎人性。佛教一再提升人性為佛性,想要從人到佛,如果沒有基因的改善,沒有去除惡業,增加善業,又怎麼能登如來地呢?

除了「基因改造」之外,還有「基因複製」,比方說人造牛、人造羊;不過,我想最重要的,還是要把基因加以改良。這就像佛教的六道輪迴,一切的罪業性,都是可以改變的,壞的可以懺除,好的可以增加。可見佛法的業力學說,與基因改造是沒有衝突的。我們希望科學家,對基因改造有更進一步的研究;當然,我們也希望佛教的修行者,對自己的業力也要改造,把惡業都改成善業,把地獄、餓鬼、畜生都改善為人、天、菩薩。

感謝科學界裡,有這一種「基因改造」的學說,可以說非常合乎佛法的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