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佛法真義系列 以音聲作佛事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9-18
  • 圖說:大師以「梵音樂舞」的音樂弘法方式,結合傳統梵唄唱誦及敦煌舞蹈共同演出。 圖/佛光山寺提供

  • 圖說:佛光青年團在梵唄唱頌講座演出。 圖/香港佛光道場提供

  • 圖說:宣說弘法、講經開示,甚至以梵音讚頌,都是透過音聲作佛事。圖為「韓國九龍寺開大座講經」,頂宇法師禮請大師開大座為大眾開示。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佛教裡有個名詞,叫做「佛事」。這個名詞的意義很廣,凡所有與佛陀或佛教有關的事情,都應該叫作佛事。但現在的人卻往往把「佛事」二個字給說得狹窄了,例如有人往生了,就會聽到說,要替他超度放焰口,替他做一堂「佛事」。

其實,「佛事」這個名詞的使用,我想應該不只是這麼簡單。假如我今天辦了一個水陸無遮大會,這是佛事;我開壇講經,這也是佛事;我接受信徒供養,並為他們開示、說法,也都是佛事。甚至我印經、我參加共修,或是寺廟裡面所舉行的各項活動,也都是佛事。

又例如我們拿佛經的內容來說,《維摩詰經》裡,維摩居士示疾,佛陀派遣弟子前去探病,這是佛事;席間,天女散花,這也是佛事;乃至維摩居士從他方佛世界,搬來了三萬二千個獅子寶座給那些羅漢們就坐,這也都是行神通做佛事啊。

再拿《阿彌陀經》來說,淨土裡的大眾,早晨要各以衣裓,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這也是佛事;回來之後要念佛、念法、念僧,這也都是佛事。甚至那許多白鶴、孔雀、鸚鵡、舍利在那邊唱歌,那些流水、樹木、蓮花所示現的淨土之莊嚴,這一切都是佛事。

各種度眾行事 皆是佛事

廣義來說,佛教裡的所有行事,沒有一件不是佛事,所以不要再把佛事只列為度死度亡的行列;度生度眾也是佛事。

在各種度眾的佛事當中,所謂「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欲取三摩提,實以聞中入。」便是教我們從聞思修入法,鼓勵我們多以音聲作佛事,多多的宣說弘法,多多的講經開示。甚至以梵音讚頌,或是多說好話,都是透過音聲作佛事;當初釋迦牟尼佛比彌勒菩薩早成佛道,不就是因為多修一個「以音聲讚歎諸佛」的法門嗎?因此「以音聲作佛事」是很重要的。

你看,在一些佛教的壁畫彩繪裡,每當佛陀說法開示時,都可以看到許多的天人,各持樂器、彩帶,以音樂、歌舞來供養三寶;那也是以音聲做佛事,讓大眾歡喜踴躍。很可惜,現在的佛教裡,總把讚歎諸佛的梵唄佛事,都鎖在早晚課誦的佛殿裡;假如我們現在也用這種梵唄音樂讚頌來接引大眾,這也是以音聲做佛事度眾。

所謂「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這就是以音聲做佛事的力量與功用;我們可以把佛教的音樂、梵唄、歌唱、講說,普遍應用在社會裡。像是電台廣播、電視表演,或是透過交響樂、讚頌團,讓佛教音聲進入國家藝術殿堂,法音宣流,讓一般未信或已信的大眾,也因音聲無國界,而聽聞到梵音佛法,能得六時吉祥、法喜充滿,這不就是最高、最美好的佛事嗎?更何況在很多佛事的種類裡,唯有「音聲作佛事」可以不受時空限制。例如,當你不在現場,或是眼睛看不到,或是已經事過境遷的事,我們都可以透過音聲說給你聽,讓你依舊可以感受到當時的情境,因此「以音聲作佛事」,比起其他的弘化方式更為重要。

在經典裡面,菩薩的二十五圓通,像觀音菩薩的耳根圓通,以及佛陀弟子阿難尊者多聞第一、富樓那尊者說法第一、迦旃延尊者論議第一,這不都是以音聲作佛事嗎?

在各種音聲中,不管大聲、小聲、梵聲、書聲、合聲、獨唱,都是音聲佛事。早期的台灣佛教界,像台中李炳南的口琴隊、澎湖佛教會的梵音隊、高雄青年的聲樂隊,以及宜蘭的佛教青年歌詠隊;因為青年們愛歌唱,以音聲作佛事而讓青年加入了佛教,台灣佛教因此有了朝氣,並且蓬勃的發展起來。我當時在宜蘭,因為自己聲音不好,便組織佛教青年歌詠隊,從錄製唱盤開始,後來錄音帶、CD,到現在用網路,這一切都是隨著時代與時俱進的「以音聲作佛事」。

運用多種法門 廣傳教法

經文或古德也常以詩歌、偈語來吟誦佛法,讓大家容易琅琅上口,破除無明執著煩惱。有趣的是,在《維摩詰經》裡,當文殊菩薩問維摩居士:「什麼是不二法門?」維摩居士不開口,以無聲對有聲;此時無聲勝有聲啊!維摩居士的「一默一聲雷」,無聲真是比雷聲響;維摩居士以無聲的音聲作佛事,妙啊!

不過,這種菩薩、羅漢的境界,畢竟不是凡夫眾生都能體會,所以還是要「以音聲作佛事」,才能將佛教教義廣為傳播。到現今,日本有日本的唱法,因此日本有日本的音聲佛事;韓國有韓國的發音,因此韓國有韓國的音聲佛事,泰國、緬甸、印度等等,也都有各地的語言、傳統文化的音聲佛事。

在世界上,只要有音聲,就可以傳播佛法,我們也可以將這些再彙整起來,讓音聲發揮更大的弘法力量。所以佛教的梵唄讚頌,是多采多姿的,四句偈的音聲、一句話的音聲,甚至於一種姿勢或一個動作,就代表了一個音聲。但是我們也不要把梵唄讚頌,侷限在一定是唱給佛陀聽,或只做為早晚課誦的功課,我們也可以唱給社會上的大眾聽,這些都是以音聲作佛事最好的利器。

今日佛教徒不要再墨守成規,不要一直自我規定只可以這樣、不可以那樣的,佛教是一個總合的法門、圓融的法門,我們應該好好的運用這許多方法來傳播佛教,來圓滿佛教,這就是以音聲作佛事的意義。

********************

八正道

在佛教裡,一切諸佛都是因為「發願」而成就佛道;發願就像一般所說的「立志」,你能立定志向,就有努力的目標,就有前進的動力。

同樣的,佛教鼓勵人要發願,也是因為信仰需要有目標,需要有走向目標的動力。

在過去,佛教都是叫人要做好事;做好事就會有好報。但是什麼叫做好事?做了好事會得到什麼樣的好報?甚至做好事的主張和目標是什麼?如何才能提起大家做好事的動力,這些都沒有具體的方法。再例如,說好話,什麼叫作好話?怎麼說法?說了以後結果會如何?也沒有明確的指導信徒,所以減少了實踐的動力。

其實,在佛教裡,「目標」就是指可以解脫、不要煩惱、不要痛苦;而實踐的方法,則從「八正道」裡可以得到明確的指導,獲得具體行動的力量。

所謂「八正道」,就是八條可以讓你的人生「向前有路」的正道,這八條道路,條條大路通長安,條條大路都可以幫助你通往解脫之道。

哪八條道路呢?就是:

一、正見:就是正確的見解、觀念;正見就像一部照相機,拍照時必須調好光圈、距離,畫面才能清晰,不致於模糊不清。

二、正思:心無邪念,遠離邪妄、貪欲,作真理智慧的思量分別。

三、正語:指言無虛妄,就是離誹謗、傲慢、辱罵、刻薄、花言巧語,和虛妄不實的語言。

四、正業:住於清淨善業,遠離殺生、偷盜、邪淫等一切不當的行為。

五、正命:指正當的經濟生活與正當的謀生方式。

六、正精進:朝真理的目標勇猛邁進。

七、正念:能專心憶念善法。

八、正定:正確的禪定,集中意志和精神,使散亂的身心住於一境。

行此八正道,可以讓我們不至於走入邪道,不但今生的人生道上無憂自在,甚至保障我們生生世世都能向成佛之道邁進。

其實一般的信徒,也都希望能在信仰之中,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但「道」要怎麼走法,並不知道。佛教裡光是叫人念佛、參禪、禮拜,卻沒有指導方法,沒有申明個中原委。

八正道就是明確指引我們通往涅槃之境的八條正道。我們常常聽人說「胡說八道」,其實這不是罵人的話,而是教你如何行道;如果你能奉行胡人說的八道,這八條正道必定能引導你到達解脫的目標。

*****************

割肉餵鷹,捨身飼虎

有一些佛教徒,經常喜歡舉例,說佛陀在因地修行時,曾經「割肉餵鷹、捨身飼虎」,以此來宣揚、歌頌佛陀實踐菩薩道的偉大。其實這是不智的行為,不可以把這種話加之於佛陀。

因為「割肉餵鷹」,老鷹是肉食的動物,你割下自己身上的一塊肉來餵牠,難道就能解決問題嗎?「捨身飼虎」,你度化眾生,本來可以化度萬千,你也可以化度老虎,何必捨身去飼老虎?你只是讓牠飽餐一頓,這樣就能解決問題嗎?這是不究竟的,也是非常愚昧的作為。

但是,佛經裡確實有「割肉餵鷹,捨身飼虎」的說法。這其實是在強調佛陀的慈悲、願力,說明佛陀有這種犧牲的精神,可是我們不可以把它當作真的是佛陀在「割肉餵鷹、捨身飼虎」,做這樣愚蠢的事。

我們對於佛法的了解,有的時候要從「理」上去會,從它的意義上去探究,有的時候是從「相」上去看,從它的現象去認識。我們都要把它分清楚,不可以把意義上、願力上的比喻說法,當為是真的,讓人覺得佛陀非常不智,這是不對的。

例如,《金剛經》也說,佛陀過去生為忍辱仙人,當他在修行「忍辱波羅蜜」的時候,即使被歌利王割截身體,也沒有絲毫的怨恨;像這樣的事實,是指佛陀的願力,對於眾生在任何環境之下加之的屈辱,都不會生起瞋恨心。今天,我們宣揚佛法,情、理都要相互吻合,不可以把佛陀太過神化,顯得不近人情,反而有損於佛陀的聖德,讓他成為不是人間的佛陀,甚為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