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人間系列 負面人生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12-04
  • 圖說:在佛教裡面有所謂「八正道」,你能奉行八正道,就會有真善美的未來,會有好因好緣的人生。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一個正面的人生,都是想到正派,想到光明,想到積極,想到善美的前程目標。 圖/人間社製圖提供

  • 圖說:在佛教裡面有所謂「八正道」,你能奉行八正道,就會有真善美的未來,會有好因好緣的人生。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一個作家寫作的時候,一定希望他的作品有內容,能暢銷、有光明面、有積極的作用。這是一個作家很正常的心態,因為一定都會正面的思考。

一個畫家畫一幅畫,他也一定希望這一幅畫怎麼樣布局、怎麼樣彩色,什麼樣的畫面才能美麗,他不會把這個畫面搞得亂七八糟、烏漆抹黑的,給人看得不像一幅畫,這個就叫做負面的作風。沒有人願意的。

一個做官的人,最初也希望為民服務,為國家效勞,做一個好官;但是,經不起政治的漩渦,社會的各種誘惑,所以受了負面的影響,淪為貪官,甚至鋃鐺下獄。這樣的官員,一下子登天,一下子墮到地獄,這都是正面、負面給他的影響。

有的人說話口不遮攔,隨便發言,就容易引起爭議;就例如台北柯市長,是一個很有為的人,只是因為他講話比較沒有政治的術語,所以到處給人家批評,都是負面的評價。

有一些官僚,他會得做官,即便一事無為,但是他跟你講話,都是朝好的上面去講,給你歡喜,讓你感到有希望,這還算是積極的語言、正面的待遇,你還是會覺得歡喜。

破壞和諧 社會向下沉淪

所以世間上,什麼叫好人?什麼叫壞人?好人,他都是正面的,朝正面的辦事,從正面的待人,從正面的說話,從正面去服務;如果不是一個正面的人生,就如一個作家胡說亂道,一個畫家隨意塗鴉,一個說話不經過大腦,說出來的話都得罪人,那麼這個世間上的是是非非、好好壞壞、善善惡惡,就是正面的,也會變成負面的。

我們看這個世間,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負面的?除了上述以外,例如說,有的人是滿口的仁義道德,滿肚子裡卻是男盜女娼,我們就說他是偽君子;我們預知那個人不會講正面的好話,就說他「狗嘴裡長不出象牙」;一個人每天愁眉苦臉,不給人家一個笑容,我們就說那個人是陰暗的人生、是殭屍鬼的面孔;一個人的性格古怪,不肯和眾、愛眾,不能和大眾相處,他就不能給人接受,到處一生坎坷潦倒,因為他是負面的人生。反之,一個正面的人生,都是想到正派,想到光明,想到積極,想到善美的前程目標。

我們眼看著今天台灣的媒體,大部分都是傳播負面的觀念,不去為國家、為社會做正面的宣傳工作。一件好事,他要把它醜化成壞事,認為這樣才有讀者;一個好人,他不甘願為他表揚,總要把他醜化,甚至謊言報導,他才覺得會吸引人的注意。這種攸關大眾人心、社會風氣,卻都是妄言,都是負面,都是黯淡,都是醜化,那麼我們的人心、周遭環境,好像沒有了正義、沒有了光明,沒有了善良;因此,就不得不讓人反思這個人間到底可愛不可愛?

一個可愛的社會,有正義、有公平、有希望,都是正面的;但是,我們現在的社會,給一些人只圖私利、只圖眼前刺激的影響,到處說謊、胡做非為、戕害人心,破壞人心的和諧,這樣的社會怎麼會可愛呢?只有往下沉淪。反派的人生、負面的人生,就好比我們看一齣戲劇,所謂精采,他都故意要製造一些負面的、反派的人物,讓人來議論批評,這樣的戲劇就會有人看。

正當媒體 積極真實報導

但是,一個正當的傳播媒體,他應該負起國家社會的責任,建設光明、正義的人生,不應該只是朝負面上去報導。有時候我們在新加坡、在馬來西亞,看到那許多記者,都是兢兢業業、據實以報,對國家、對社會、對人物的批評建議,不是不可以,但都是朝正面的、積極的、真實的去撰述,不說謊言,不捏造事實。

反之在台灣,一位首長參加會議,遲到了五分鐘,他可能就加油添醋的說「某某官員在家裡睡覺」;一位老師上課,車輛堵塞,遲到了五分鐘,他就說「老師欺負學生,不高興教這一班學生」等等這種誇大的言論。

總之一句,就有人說,我們國家的媒體人物是「製造業」,專門製造許多虛妄的報導,引人走上黑暗的道路,讓社會正派的人士見到了記者也好像都會畏懼幾分。

有一些記者對自己的工作也感到很無耐,比方,明明是一則正面的報導,但是到了編輯部那裡,主管說這樣的文章沒有人看,一定要他反過來寫,堅持要從負面來說,才會有讀者。也有記者採訪了一些關係人物,他原本是從正面來寫,可能第二天發表,卻都是負面的,你說,那許多被報導的地方人物,對這些記者又哪裡有好感呢?

一個社會不能從正面的去發展,無論政治、經濟、媒體……整個的社會都走上負面的道路,讓社會向下沉淪,讓人心下滑。所以天堂地獄在哪裡?天堂地獄不就在人間?我們可以把人間創造成天堂,我們的媒體卻把人間報導成一個地獄。

大陸到台灣旅遊訪問的人士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那是因為他們接觸的飯店、觀光區,那些觀光接待人員的友善、微笑,給予照顧、提供服務,常說「謝謝」、「對不起」,讓他們覺得台灣人有禮貌、有文化,所以覺得人的風景最美。

不實言論 傷害世道人心

但是,除了這些服務的人士以外,我們再看看別的,台灣是還有另外的社會現象。就例如台灣的媒體是美景嗎?我們知道全世界看台灣媒體的報導,不是立法院打架,就是官員貪汙,哪裡鬥毆、哪裡凶殺、哪裡抗爭、哪裡欺騙……,許多所謂的名嘴,在談話性節目上醜化別人、無的放矢,認為這是言論自由。他卻不知道,這對社會的傷害是無比的嚴重啊。所有的社會領袖,都被這些負面不實的言論摧毀了,你說,這個國家怎麼會有希望呢?

所以,就有一些人士很希望為台灣出版一份《更正報》,凡是今天負面、不實的報導,他就替它做一個更正。這就是正面的和負面的相對壘。

世間為什麼都有這種正邪的對立、善惡的對立、好壞的對立、是非的對立?因為本來世間就是一半一半的,所以有謂,好的一半、壞的一半;光明的一半,黑暗的一半;正面的一半,負面的一半;善的一半,惡的一半;佛的一半,魔的一半……我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要讓自己去做壞的一半?為什麼要做負面的一半呢?這壞的一半、負面的一半,對自己有什麼利益呢?

人生的道路,不是一時的,甚至不只是一生的;人生的道路,今生還要走很遠,你能一直以妄言說盡嗎?未來你還能用謊言欺騙一世嗎?

有一個作家,專門寫黃色新聞,誨盜誨淫,引導青年走上邪路,做一些反面的教育。

有一天,墮到閻羅王那裡,聽到閻羅王審判:「張三,你搶劫、偷盜、詐騙,罰你到第九層地獄去受苦,期限二十年。」「李四,你在人間殺人放火,壞事做盡,罰你到十二層地獄,判你五十年罪刑。」

接著閻羅王又說:「某某作家,你寫的書,都是一些負面思惟,讓世人因為你的文章而墮落,受你的影響,不做好人;現在應該判你下十八層地獄。」

這個作家聽了很不服氣:「閻羅王,我只是一個作家,寫寫文字,我也沒有殺人放火,我也沒有搶劫偷盜,他們都判得那麼輕,難道我應該在十八層地獄嗎?」

閻羅王說:「他們殺人放火還只是個案,但你那些負面的作品,繪聲繪影、男盜女娼,社會普遍受你的報導影響,讓整個大眾看不到人性的光明,惡人教唆人間做一些醜陋的事,可以說他們的罪刑,都是因為你的文章在後面幫腔作勢,實在罪不容誅。必須等到世間上你的那許多文字言論消滅以後,你的罪刑才可以減少,才可以重生。」

傳媒謹慎 文字無遠弗屆

這說明文字的力量是很大的,對於負面的傳播、對於說謊者的代價,看起來只是語言表達,可是因果必定是會跟隨你的,因果一定是如實評價的。如是因、如是果,你以為說謊,你以為造謠,你以為可以筆下乘意為之,人家也奈何不了你嗎?可是因果必定不會饒你的。所以,世間上負面的人生,實在要思考。

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們就想到,歷史上多少人物給我們歌頌,因為他們為人正派,如關雲長的忠義精神,岳武穆的忠貞愛國等。而在杭州西湖旁,秦檜跪在岳飛墓前,一首聯語說:「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所描寫的,不就是把正、負面的人生表現得淋漓盡致嗎?

歷史上很多正派人士,甚至皇帝要砍他的頭了,他都要說:「陛下,讓老臣把話說完,你再砍不遲。」他就是面臨死亡,也要表現他正面的一廂忠誠。反之,歷史上那些跳梁小丑,好比來俊臣、秦檜、魏忠賢等,過的就是負面人生,甚至他認為「不能留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一個個的下場,一個個的苦況,其下場之淒慘,真是怵目驚心,讓人家不敢想像。

其實,也不一定指傳播界,現在宗教界的邪師、邪術,也充滿著整個社會,詐騙的手法,一樣引人入迷。有的自稱活佛、有的自稱無上師,有的自稱具有神通,一片鬼話連篇。據聞毛澤東起來革命的原因,他就是討厭中國人談神說鬼,迷信不當的行為,迷惑了社會,因此,不禁要為國家社會革故鼎新。

就是譚嗣同等六君子、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孫中山等,他們也都是要革除舊思想、舊惡習,希望創造正面的人生;雖然生命犧牲了,他們還為歷史留下重要的一頁。我想,聰明的人,可以想一想,為什麼不做正面的人生,而要做負面的人生?一個負面的人生,無論從這一說、從那一說,實在都是划不來的。

一念之間 向上提升人格

人性如水,往上流是很難的,往下流卻很容易的;所以,正常的人性應該要往上提升,而不要往下墮落。所以,儒家就提出,顏回臨死的時候,身上蓋的一塊布,蓋到頭就蓋不到腳,蓋到腳就蓋不到頭,旁邊的人說把它斜過來,他太太說:「不能,我的先生做人一向都做正人君子,寧可正而不足,不可斜而有餘。」

在佛教裡面也有所謂「八正道」,確實,你能可以奉行八正道,你就會有真善美的未來,你就會有好因好緣的人生。八正道是指:正見(正當的見解)、正思惟(正當的思想)、正語(正當的語言)、正業(正當的行為)、正命(正當的生活)、正精進(正當的努力)、正念(正當的意念)、正定(正當的禪定)。

佛教說「自業自受」,基督教也說「你怎麼收成,就要怎麼栽種」,這都還不夠讓我們思考人生應該從正面發展,而不應該從負面沉淪嗎?這不是誰對誰錯、誰大誰小,誰好誰壞的問題,這是攸關自我的幸福或受苦,自我的上升或墮落,自我的超越或束縛,都只在一念之間而已。是正面的菩提解脫?還是反面的煩惱苦難?只是一正一反而已啊!

佛教說,一心開二門,人生有兩條道路,一個善的路,一個惡的路,善的道路起端是坎坷,你走過了坎坷的道路,前面是平坦的康莊大道;負面的道路開端好像是路面平整,但是愈走愈狹窄,到最後走投無路。

正面的人生,有幸福、有安全、有快樂、有希望、有未來;負面的人生,只有黑暗、自私、鬥爭、詐騙,你說會有好的結果嗎?天理能這樣不公不義嗎?可以思之,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