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人間系列 素食與護生(下)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11-06
  • 圖說:人人若能多一分清淨心、慈悲心,多增加一分惜生愛物的行為,社會必然會更加和諧,世界必然更加和平安寧。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 圖說:人人若能多一分清淨心、慈悲心,多增加一分惜生愛物的行為,社會必然會更加和諧,世界必然更加和平安寧。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只是說,舉世滔滔,在這麼廣大的社會裡,有無量無邊的眾生飽受著生命的威脅,光靠這許多善舉,又能釋「放」多少「生」命呢?因此,我覺得,一個文明的國家,除了在法律上立法保護動物以外,最好能進一步在教育上倡導「護生」的觀念,自幼兒園學前教育開始即進行相關宣導,乃至將「放生」一詞列入小學課本,教導兒童尊重生命、愛護生命、珍惜生命,讓他們知道,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保護一切生命也就是在保護自己。

在台灣,雖然多年前教育部也曾在校園裡推動「生命教育」,可是在一點教材都沒有的情況下,又哪裡能算是生命教育呢?光是口頭上宣說,對生命的保護卻沒有真心實意要去提倡,也就不免令人感到遺憾。

話說回來,在中國的社會裡,也有不少良心人士發起「放生」之舉,在他們認為,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個生命來到人間,讓牠好好活下去是天經地義的事,不應任意斷送牠的生命。只不過,多半的人總是放生放得不如法,最後反而變成了「放死」。

就像過去,有人買了多少魚蝦,說要「放生」到佛光山的放生池,我問他:「你把魚蝦放進我們的池子,以後牠們要靠什麼活命呢?」他竟然不帶一點責任地回答:「你們只要買一點飼料餵食即可。」唉!是我在放生,你在放死啊!

還有人偷偷地將烏龜也「放生」到我們的放生池裡,害得一些小魚都給烏龜吃了。我就想:你借用「放生」的名義,殘害池子裡的其他生命,難道這是善舉嗎?甚至有人將毒蛇「放生」到山上,造成人心惶惶,他以為自己是在「放生」,實際上是在放毒害人,殘殺無辜啊!

諸如此類放生的觀念,都不是放生的本意,只不過是披著「放生」的美麗外衣,來掩飾自己的罪過;不當的放生,也等同殺生呀!

尤有甚者,聽說有人將飼養的鸚鵡、畫眉鳥放生到山林裡,將淡水魚放到大海中,將鹹水魚放入淡水裡,乃至從南美洲買了食人魚回到台灣放生,這種愚蠢至極的行為,身為人類者,難道一點辨別的智慧都沒有嗎?

給人因緣 才是放生意義

言及「放生」,倒也不是每個人都是本著對動物的慈悲心來放生的,猶有不少人是基於自己的私心,想要求長壽,故而購買動物放生。

例如,有人說:「我明天過七十歲生日,請你替我抓個二百條魚蝦來,好讓我放生得長壽吧!」但往往等不到放生的那個時刻,這些抓來的魚蝦就已經死了一半。這樣的放生,難不成真能有什麼功德嗎?

也有人說:「我後天過八十歲生日,請你幫我捕捉個幾百隻鳥雀來,讓我放生祈壽吧。」商人為了賺取利潤,當然是想盡辦法捕捉鳥類。只是那些捕捉而來的小鳥,關在籠子裡,不斷掙扎,等到要放生的時候,也死了三分之一。這能叫做「放生」嗎?這是「放死」啊!

又例如,過去在我的家鄉,出產一種又名「黑魚」的烏魚,一般人都認為牠具有神力,買來放生會獲得功德。但是這個世間,放生的人放生,殘殺的人殘殺,在這樣一捉一放之間,沒有造善業倒也還罷,反而助長了更多殺生的惡業,使得放生的美意盡失。

「放生」原本是一個善美的名詞,在當前世界提倡生命教育之際,也應該是佛教徒最得心應手的工作,可惜現在的放生,因為諸多不如法,也就引起社會的詬病,幾乎到了人人反對的程度。甚至還有一些不肖之徒假借放生的名義,行不法之事歛財,例如故意捕捉大海龜,要求行善的人以錢財來為牠們贖命等等,這與許多詐騙集團的過失相比,不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嗎?對於這樣的放生,我們怎麼能不做一番檢討呢?

事實上,在今日的社會裡,與其放生,不如護生;與其放生,倒不如放人。何謂「放人」?並不是說釋放犯罪人的意思,而是指對人間社會多做一些功德好事,比方設立獎學金獎助貧困兒童就學,改善他們的生活,幫助他們成長,給予他們前途,這不就是放生嗎?不就是放人嗎?乃至在政治上,儘管彼此理念不同,但都不是敵人,應當互相尊重,不應濫用權力傷害對方。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大家同樣是人,何必爭得你死我活呢?放人一條生路,給人因緣、對人寬容,才是放生最大的意義。

講到「護生」,多年前,美國有一個小孩用箭射中了一隻小鳥,不料這隻鳥負傷帶箭到處飛翔,尋找生路。有人發現後,想盡辦法要給予救護。尤其當時資訊科技雖然不如現在發達,但消息竟然還驚動了全國媒體,電視、報紙大肆報導,紛紛發起要搶救這隻鳥。

或許也會有人感到不解,既然美國人很有愛心,也經常可見愛護動物的舉措,像是在黃石公園裡,熊從路的那一頭走到這一頭,所有駕駛都必須停車,讓牠們先行通過。但是反觀他們宰殺的雞鴨牛羊,販賣到其他國家的不說,光是每年感恩節所吃的火雞,又何止千萬隻?在殺生與護生之間,這種五十步與一百步的差別,不也難以合理嗎?

其實,人雖然會有殺生的行為,但是在某些時候能生起護生的心念,總是好的。就像有的人吃素,即使只在初一、十五的時候才吃,也總比完全不知道要素食,不知道愛護生命的饕餮之徒來得好。當然,假以時日,如果他能更進一步抱著佛說的「人我一如」、「生命一體」的觀念,視一切生命如己,或許對於殺生的問題,又會有一番重新省思。

佛教不殺 關鍵在於心念

在生物鏈中,有所謂「弱肉強食」的說法,甚至有人說「動物的生命要靠殘殺才能存在」。因此,說要世間人完全止殺,也是不大可能。不過,在一個文明的社會裡,總要慢慢求其進步,能減少殺生那也是人民素質提升的象徵。

當然,佛教講「不殺生」,重要的還是在於不要有殺心。記得過去我到小琉球弘法,有一位校長告訴我:「師父啊!你們要來這裡傳教是不可能的,我們這個地方以捕魚為生,叫我們不殺生,日子要怎麼過啊?」

我一聽,心想:問題嚴重了,佛教講「不捨棄任何一個眾生」,這該怎麼辦是好呢?當然,當地人民也可以就聽從我們的話不再殺生,但將來他們的生活怎麼過呢?後來我就說:「雖然殺生的行為沒有辦法禁止,但是只要不要有殺心就好。」

就等於有人問:醫學上以動物做實驗,不免會要傷害生命,這樣不就犯殺生戒了嗎?人往生後,用以舉火荼毘的木柴裡,藏有許多寄生蟲,一把火燃起,牠們全都被燒死了,是否也算殺生?或者問說:人生病了,給醫生看病,一針扎下去,會殺死很多的細菌,該如何是好?固然慈悲愛物、愛護生命是一個文明社會的基本道德,但是這個世界,畢竟還是一個以人為主的世界,許多事情有時也是叫人無可奈何的。

總之,佛教講「不殺生」,有「殺行」與「殺心」的分別,起心動念才是主要的關鍵。就如釋迦牟尼佛過去世修行時,見到一個壞人要殺害五百個過路的商人,他毫不猶疑地就將這個壞人殺害了。這麼做,無非是佛陀的慈悲,因為他為了救人,也免得壞人殺害更多人,而不得不擔負起這個責任啊!

在佛教的戒律中,有所謂的「三聚淨戒」,除了防非止惡的「攝律儀戒」,修習善法的「攝善法戒」,更重視的是利益一切眾生的「饒益有情戒」;在佛教的主張,積極的行善更勝於消極的不做惡事。所以,佛陀這種「殺一救百」,為了饒益眾生而以慈悲心殺人的行為,又哪裡是瞋心殺人所能相比的呢?

話再說回來,數十年前,西方人士總批評台灣落伍,不愛護動物,為了這些輿論,我也曾經向當時的高雄縣政府相關負責人表示,高雄有很多山區,不妨選擇一處,撥出兩千畝土地,在不破壞水土的原則下,就著山勢,將它圍成一個獨立的動物保護園區,讓各種各類的動物得以自由自在地在裡面生活,避免受到無知民眾的侵害。

眾生平等 善待關懷動物

尤其近年來,依據台灣〈動物保護法〉條例的規定,凡抓到收容所安置的流浪動物,十二天之內若沒有人領養,就要施予安樂死。但是就在最近,報紙上刊登了一則新聞,有一位台大獸醫系畢業的高材生,考上獸醫執照後,選擇到海邊偏僻的動物保護教育園區服務,由於職務的關係,必須為動物安排執行安樂死,卻因此受到動保人士指責,最後承受不了壓力,而一殞性命。

事發後,政府對於這種案例,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是好。但我想到過去寺院叢林裡設立有「放生園」,豢養有恩於人類的牛、羊、豬、狗,心中倒是有一個建議,將來或許可以在台灣的東西南北四個區域,各撥出兩百公頃土地,設立寄託中心,用以安置這許多流浪貓、流浪狗,再讓喜好動物的人前來認養。這不外也是一種放生的方式,讓動物一來免於安樂死,二來得以自然死亡,才是真正合乎現代社會所講究的「生權」。

況且這些貓子、狗子也很可憐,幼小時,被人類當作寵物疼愛,但是老邁之後,豢養牠們的主人卻從此失去了慈悲心,一點都不念過去動物陪伴他度日的情分,隨意地就將牠們丟棄野外。當然地,這許多貓狗露宿街頭,為了填飽肚皮,只有每天到處竄來竄去,不料,最後卻因為「流浪動物」之名,而成為「階下囚」,慘則遭受安樂死的命運。

在我覺得,西方人士對生權的重視,對動物的友善,的確有其可取之處。例如,他們每戶人家都會在自家的後院裡,備有一個小盆子,裡面放入一點水、一點米麥,供給各處飛來的鳥類吃喝。佛教講「一切眾生平等」,世間上所有生命都是無比尊貴的,動物雖不會開口說話,卻同樣具有生存的權利,這種善待動物的表現,實在是值得我們學習。

不過,說起現今社會很多護生的政策,也真教人百思不得其解。例如今年(二○一六年)是猴年,想到左近高雄壽山公園裡過去活蹦亂跳的猴群,現在不知生活得可好?世風日下,不知是否遭人捕捉了?因此,適逢過年假期即將到來之際,我們就想,如果能在佛光山設立一處空間寬大的生命教育園區,讓幾隻獼猴在裡頭跳躍,供來山的兒童觀賞,也會是很好的生命教育活教材。

但是我們接觸了幾家收容猴子的機構,他們都說獼猴屬於保育類動物,不可以流入民間供人觀看欣賞。在我們認為,即使是坐牢獄的人,每天也都有半小時的放風,可以出來晒晒太陽、透透氣;難道讓猴子每天關閉在一個區域裡,限制牠的行動,就是「保育」嗎?即使是一些養狗人士,他們也都會牽著愛犬到郊外散散步;而對於猴子,既然說要愛護牠,難道把牠關閉起來,就叫做「保護動物」嗎?

愛惜生命 社會必然和諧

我覺得,人類尚且還要出差呢,那麼讓猴子走出牢籠,和人類交流,不也是很好嗎?何況又不是要殺害牠,而是為了讓更多人知道要保護牠啊!所以,愛護動物的人士們,你們想讓動物有生路的一片愛心,確實令人敬佩,但是也希望各位能再進一步讓動物活出牠們的尊嚴哦!

那麼,為了推廣「護生」的理念,過去,佛光山也曾在山門外綿延的牆面上,懸掛有豐子愷的「護生圖」;現在,我們則進一步將它做成立體彩繪浮雕,雕刻在佛陀紀念館兩側長廊外的牆壁上,用以作為生命教育的教材。畢竟人和一般動物是不同的,人有人性,所謂「人性」,也就是具有惻隱之心,能慈悲為懷。因此,身而為人,我們可不能沒有惻隱之心、不能沒有慈悲心哦!

也希望今日所有提倡放生的人,倒不必一定要去放生,能擁有一點保護生命、愛惜生命的心,才是社會之福啊!如果人人都能多一分清淨心、慈悲心,多增加一分惜生愛物的行為,社會必然會更加和諧,世界必然會更加和平安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