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人間系列 我與體育運動(下)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11-20
  • 圖說:星雲大師出席2012佛光盃國際女子大學邀請賽閉幕典禮。 人間社記者人間社資料庫攝

  • 圖說:群眾熱情為佛光盃加油。 人間社記者人間社資料庫攝

  • 圖說:普門女籃與佛光女籃。 人間社記者人間社資料庫攝

  • 圖說:巴西如來之子於臨朐中學對上該校足球隊,雙方以球會友。 人間社記者人間社資料庫攝

  • 圖說:南華大學棒球隊正式成軍。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普門中學成軍最早的體操隊是各項比賽的常勝軍,圖為參加102年全運會女子競技體操賽,刷新佳績,榮獲全運會女子競技體操賽亞軍。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大概有兩、三年的時間,他們每年夏令營都會在同一時期來山上舉辦「祖逖營」,我也每一年都跟他們參與半夜聽廣播,了解比賽情況。就這樣,又把我的興趣,轉移到棒球比賽上面。

其時,佛光山正在建築期中,我就把現在育幼院前面的一條水溝填平,也號召大家來打籃球、打棒球。一時,籃球、棒球的風氣,在佛光山也很興盛,連我們佛學院請來的體育老師董榮芳、蕭英芳等都是體育好手。

後來每一年出國的少棒隊、青少棒隊、青棒隊,都由教練帶到山上來,做一些講習,因為他們都知道我愛好體育運動,會給予他們方便,我還跟他們講習,給予他們鼓勵;而這許多球員上山來拜佛,也送我他們打過的球,並且在上面簽名作紀念。

心物合一 球隊勝球不難

因此,和早期出國的這許多棒球隊都有很好的友誼來往;甚至,後來台灣各企業團體組織的鷹隊、象隊、獅隊、虎隊比賽,他們打敗仗就來找我,要我告訴他們什麼辦法可以贏球,其實我也不懂。

不過,我從慈惠法師那裡明白一件事,他有高度近視,也不會打球,可是他的動作斯文,在籃球場上投三分球,卻可以十中七八。我就問他什麼原因,他說:「說來奇怪,我眼睛也看不到,大概是我用心吧。」所以我覺得,體力固然是勝利的一個因素,心力才最重要。打球能練到心物合一,大概勝仗就不難了。那許多年間,在外國獲得青少棒、青棒的冠軍隊,都來過佛光山,結下深厚的因緣。

有一次打棒球,有一個叫做慧學的學生,他沒有注意,一顆棒球打中我的眼睛,幾乎把我的眼睛打瞎了。山上的職事們,為了保護我,盡量不讓我打棒球,慢慢的棒球熱也就退燒了。

但是我喜愛體育運動,仍然沒有退縮,回復打籃球的愛好。那時候,我們常上百人在球場上一起打球,真是世界奇觀。也不分你那邊幾個人,我這邊幾個人,來的人,你歡喜站哪一邊,就參加哪一邊,自由選擇。你也可以在球場上不要走動,球就會到你的手上來,你再把它傳出去。整個球場,擠了滿滿的人,我也覺得很好,這也是一種體育的教育。

籃球教育 學習靈巧認錯

後來我就發展出一套籃球教育的理論,我跟學生說:

第一,出家人生性好靜不好動,太靜態的出家人,看起來都懶洋洋的,感覺人生的動力不夠。可是,在籃球場上不動,你就沒有球,所以我希望訓練大家要能靜、能動。

第二、出家人有一個不好的習慣,不肯認錯,總自以為是,在籃球場上,你犯了規矩,就要舉手向對方鞠躬,表示我錯了。我覺得認錯是一個美德,這是一個很好的訓練,養成出家人認錯的習慣。

第三、佛教的出家人有一個個性,都是孤家寡人,注重個人行事,可是打籃球是要靠團隊。你一個人單打獨鬥,是不能勝任的,必須要和別人配合、彼此合作。我覺得我們的青年,需要這樣的訓練。養成我要和眾人相互支援、我在眾中的習慣。

第四、出家人在叢林裡面,所謂「油瓶倒下來,都不要你扶」,學會凡事不管閒事,養成猶豫不決的個性,做什麼事,都是想一想、再研究一下,動作總是慢吞吞的;可是,在籃球場上,你慢個零點一秒,球就不是你的了。所以,要爭取時間,分秒必爭,要搶盡先機,要找到自己最好的地帶,要學習靈巧等等,我覺得這樣訓練青年學生,也非常重要。

對於那許多不肯認錯的學生,真的犯規了,老師的哨子一吹,他就要舉手主動認錯,這很重要的。要知道團隊的重要,要尊重對方,像出家人當然也會有宗派的觀念,也有各處師長的派系,不過在球場上,不能有派系。乃至對方看起來是來跟我們對立打球的,我們也要感謝對方,沒有他們,我們就不能打球。世界上沒有敵人,沒有對立,彼此之間都有關係存在的。在佛教裡,就是所謂「因緣法」,因緣能成就我們,所以我們要愛惜因緣、尊重對方。

賽前靜坐 給予鼓勵加油

我過去訓練一些沙彌男眾,在佛光山從小就要打球,到了他們青年時期,球技都已經相當出色。我們曾經和高雄師範大學、台南成功大學、陸軍官校、空軍官校等都做過多次比賽。甚至於整個球隊都到台北和立法委員洪濬哲、鍾小平、魏鏞、韓國瑜、曹爾忠、陳學聖、林瑞圖等人對打;我也一再警告沙彌們,那許多立法委員都是偉大的人物,對他們要有禮貌,不必贏球,只要輸得不要太難看,就是勝利。就這樣,我愛好籃球的名聲,在各處傳播,因為愛好體育,後來教育部、奧林匹克委員會帶隊出國比賽,也請我做過隨隊顧問。

國內各種的運動員,因為我愛好體育,他們也都會上山來跟我交誼。如二○○八年北京奧運會前夕,有一些選手上山來禮佛、打坐,比賽結果後獲得亞軍,他們都很感謝因為有來山禮佛,得到佛力加持,讓他們能獲得一塊銀牌。我也曾在他們賽前,到他們駐紮的營區,給他們鼓勵、加油。

之前,我甚至也在蔣經國先生的面前都建議過,國家要揚名國際,不是完全靠軍事、靠經濟,運動也很要緊。那時候有一個說法,台灣是靠女子(指飛躍的羚羊紀政)與小孩(紅葉少棒隊)為國爭光,得以揚名國際;但這是不夠的,我們應該更重視各種體育平衡的發展。

可惜我們的球隊,早期還能勝過韓國,勝過菲律賓,勝過日本,後來愈打愈不行,他們籃球的水準在進步,我們在退步,慢慢的在亞洲籃球場上,我們就退居在日本、韓國、菲律賓之後,從此少與冠軍有緣分了,害我對看籃球轉播也都失去了興趣。

心力助陣 上場從容安定

以我觀球的經驗,中華隊有歷史以來,大多數的體育,比賽過程都是先盛後衰。我想,不是我們技藝不如人,主要的是球員自己本身心理建設不足、拚勁不夠,毅力、恆心缺乏,全始全終、全力以赴的意志不強。隨時得了幾分,心生傲慢,有時候對手得分,自己就氣餒、情緒化,沒有把劣勢轉成優勢的決心。

總而言之,就是戰鬥力不能全始全終,這是最大的缺點。而打球不能光靠力,力也有拙和巧,有力沒心巧、智慧也是笨拙;雖力不如人,但憑自己的慧巧,也可能會取勝。

打籃球投籃,準,不是靠力道而已,還要靠心力助陣。打棒球,一棒揮出去,心和棒要合一。像過去少林寺的武僧秘笈裡,訓練一個人,不只是重於體力,像般若神功,無影神拳……,這些功夫,哪裡靠什麼力,都是靠心的訓練,到了比賽現場,從容安定、沉穩就能震住對方。

我觀察了幾十年,台灣的體育發展,要想在世界的體育上稱雄,先要訓練自己的毅力、恆心、定力、靜心,所以佛門的禪坐養心,對於體育上只靠蠻力拚鬥的人,會有所幫助的。

那時候,我們想國家也能可以訓練各種軍種,不必讓軍隊閒著無事。在北區的軍營成立北區的籃球隊,中區的體育營、東區的體育營,也都比照辦理,民間對體育的發展,必定會支援,也一定造成轟動。

對棒球的選手,我認為不能到了要用他們才來集訓,平常就要給予鼓勵,甚至於他們退休、解散了,他們因過去只有打球,不會其它技能,國家如何安排他們將來的職業,安排他們退休後的生活,這都需要規劃。政府能照顧他的一生,後來的人才會安心的奉獻給體育。

各項球隊 培養體育人才

記得在國民黨十三全會的時候,蔣經國先生曾請我發言,我也提出一些對體育的建議、對國家的重要性。可惜,台灣負責體育的官員,這種遠見都不夠,我們也只是電視機旁邊的觀眾,對很多的體育運動,尤其是培育人才,僅能提供一些淺顯看法。但情況依然如故,我們也只能在一邊感慨,徒嘆奈何。

尤其,後來大陸為了兩岸名稱的問題,對台灣到世界比賽一直壓制,所以運動員能參加世界性的比賽,機會愈來愈少。雖然後來台灣成立了「威廉瓊斯杯國際籃球賽」,最初還有得過亞軍、季軍、殿軍,可是愈到後來,愈是榜上無名,連四強都進不了,遠遠落在人後,給人家追趕過去了。

對於體育的官員們,用酬勞的方法,邀請退休、年老,應該頤養天年的人來做體育的領導人,台灣的體育又怎麼能有前途呢?我為台灣體育之不振,不勝感慨。

因為我愛好體育運動,為了打籃球,早期佛光山哪一塊地還沒有蓋房子,我們就在那裡打球,打到這個地方要蓋房子了,就再換另一個地方。因此,前前後後有過四個籃球場,甚至後來也有了室內籃球場。

後來,我在台灣創辦南華大學設有標準的網球場,在佛光大學也成立佛光女子籃球隊,並且蓋了一座國際級設備的標準籃球場;在普門中學,除了體操隊在亞洲體育賽事上得過冠軍,也先後成立女子籃球隊、男子棒球隊。去年,大陸職棒江蘇天馬隊到普中做冬季訓練,領隊還讚嘆我們棒球場的場地達到標準,一個中學能有這樣的場地是很不容易的。

尤其,普中女籃隊屢獲佳績。據聞十多年前,台灣南部的籃球隊,在每年賽事中,都沒有進入過前八強;我偏不信邪,普門女子籃球隊成立後,經常勉勵她們,不但打進四強,也多次打敗北一女中,甚至取得高中女籃錦標賽(HBL)冠軍。

有人問我,為什為成立女子籃球?因為男子隊,你訓練了,他們當過兵以後,年齡大了,為了養家活口,就各人找職業,不肯回來打球,只有女子還能留得住。台灣球隊的風氣也很不好,訓練他們稍微有一點成長水準,那許多職業球隊就來爭取、挖角,讓我們訓練的苦心付之流水。這種心態,台灣都沒有辦法糾正,你說體育活動怎麼會有前途呢?

但我還是不灰心,現在我們的普門、佛光籃球隊,成軍十年多了,依然不斷在培訓,每年舉辦「佛光盃大學籃球邀請賽」,邀請世界各大學球隊切磋球藝,為的是什麼?好比,我提倡唱歌,增加音樂的人口,不但為社會,也為了佛教傳播;我提倡體育,也不是完全為我個人的興趣,也是為佛教增加體育的人口,讓全民不致於說只有老公公、老婆婆才成為佛教的信徒。

以球會友 多元接引大眾

過去天主教有「歸主隊」,我一直在想,要為佛教成立一支「歸佛隊」,藉著「以球會友」,與各國選手聯誼。我也想讓門徒弟子知道,將來歸佛隊一定要給他們有一個機會到世界去表現。因為信仰的人口多,增加觀看球賽的群眾,加油祝福的人就更多了。

除此之外,我之所以喜愛體育、提倡體育運動,主要也是感到,兒童從小就有一個正當的喜好,比方:體育、音樂、繪畫、技藝,喜歡參與、服務、擔任義工,歡喜大眾相處。所謂「我在眾中」,會培養他們樂觀進取的精神,避免涉足不良場所、交友不慎、行為不正等,總之,提倡正當體育運動的教育,身心可以得到健康的發展。

現在,有了全國性的「三好體育協會」,會長賴維正居士出錢、出力非常熱心,也有不少信徒參與護法,擔任理監事,很多名教練,也為我們引進一些球員,為體育運動的發展增加助力。像前中華籃球隊總教練劉俊卿,他是早期佛光山的弟子,我對他的寄望很大,而他對中華隊的寄望很大,最後我們都達不到希望;儘管當前大環境如此,我還是期盼在大家的協助下,未來以宗教報效國家,不但宣揚佛法,正當的體育、音樂、舞蹈等活動,都可以得到倡導。

其實說來,佛門的體育運動涵蓋很廣,比方朝山、跑香、出坡、行腳等,甚至過去叢林的大型集會像講經、法會,來參加的也有千人、萬人以上,有時連找個地方站都沒有。甚至許多學人,所謂「一句隨他語,千山走衲僧」,他們為了尋找安心之道,不惜走江湖,就為了聽一句大德的開示點撥,雲水參學問道,親近善知識,這也都是一種運動。

因此,現代佛教不要太過狹隘,不要阻礙佛教隨著時代的進步,要用各種不同的方便來接引大眾來參與佛教,讓社會大眾更容易了解佛教、接受佛教,進而獲得受用。這是我對體育運動的一點希望。 (2016.6.2口述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