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人間系列 我是好苗子(上)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12-24
  • 圖說:星雲大師與好苗子及家長大合照。 人間社記者慧延攝

  • 圖說:如來之子佛光足球隊2014年再度受邀參加第2屆Vargem Grande Paulista(VGP)足球錦標賽,並且蟬聯奪冠。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德里文教中心印度沙彌學園的沙彌們在星空夜雨中,與小組隊員及青年分享心得。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二○一六年,我發展一個新計畫:對於青年學子,只要有緣的、家庭貧困的、立志向學的、學習優異者,我都承認他們是「好苗子」,並且提供他們獎助學金,成就他們,幫助他們克服家境的困難,繼續升學。

在佛教裡,對二乘不發心度眾的人,就批評他是「焦芽敗種」,等於說他們不是好苗子。好苗子者,要發菩提心,大慈大悲、救人救世,視人如己。所以,我雖不才,不禁也有這樣小小些微的願心,希望能對需要給予因緣的這許多好苗子,讓他們得到一些幫助,將來成為國家社會耀眼的明星,成長為成熟的果實,我覺得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而「好苗子」的意義在於,他從小就是一顆好的種子,經過了風霜雨雪的因緣滋潤,能夠成長茁壯。像在南華大學,每年我們也提供獎學金給一些優秀的好苗子;佛光大學佛教學院的一百多位學生,一心學佛,研究佛學,也是好苗子,我們都給予他們免除學雜費。

培養青年 貢獻國家社會

在巴西,「如來之子」有兩百多人;在菲律賓,那些貧苦的青少年,也有兩百多人;在大陸則是難以計數,我只能選擇部分,從數十人開始幫助他們。在台灣也是一樣,從我辦理的普門中學,挑選出四十名青少年開始,這些都稱為「好苗子」,我要培養他們將來為社會國家貢獻,做一位正正當當的有為青年。

對於好苗子,社會應該給予重視,很多好苗子因為沒有得到因緣,沒有得到照顧,使得他們荒廢了一生的生命,非常可惜。所以,過去我也曾經想過做一個「撿珍珠計畫」,我知道全國各地偏鄉地區成長的優秀人才,像珍珠一樣,需要有伯樂把他撿拾出來,但是後來聽說已經有人在做「撿珍珠」的助學因緣,我就想到「好苗子」也是重要。就等於礦場裡的金、銀、銅、鐵等寶藏,都應該要去開發;而好苗子也是散布在山坡地、農田裡,只要有人去細心照料,其收成必定豐富。

因此,對於自己過去苦難的童年,因為沒有機緣讀書,現在有一點辦法了,就想給這些好苗子一些助緣。真是因緣不可思議,我從小並沒有練過毛筆字,到了七十歲以後,大約二十年前,由於眼睛視力退化,不能看書、不能看電視,無所事事,就靠心力幫忙寫一筆字,真感謝社會和佛教給我的好因好緣,大眾對於我寫的一筆字給予超越的評價。

甚至有心人士,都把我在各地展覽館展示的一筆字書法,一個館、一個館的整館購買下來,雖然這許多贊助收入我也沒有看過,但透過委員會,將這些款項在台灣成立「公益信託教育基金」,在大陸成立「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因而在世界各地,我就能用公益基金作為好苗子的培養基金,也是為國家厚植實力,更是為這許多被遺忘的好種子,讓他們有再生的機會。

給予因緣 點亮未來希望

像在印度辦理的沙彌學園有一百多個沙彌,全都住在我購買的一棟房子裡,透過學習,各個都發願將來要復興印度的佛教。在馬來西亞,有四萬名青年齊聚沙亞南體育場,演唱〈佛教靠我〉,其歌聲嘹亮,句句震動人心,這讓我感覺到為這許多青少年的前途發展,施行「好苗子的計畫」是非常有意義的。我想,這許多好苗子,只需要一點因緣幫助他們,他們的一生就不一樣了。

又例如,在巴西我們成立「如來之子」教育計畫,由於當地生活消費低廉,一個人一周只要二十塊美金,就能生活得很出眾了。所以,「巴西如來之子」雖有兩百多個青少年需要幫助,一年也只是支出幾十萬美金,就可以讓他們對未來的前途充滿信心。

因為他們熱愛踢足球,我們就為他們成立足球隊;不負眾望,在各地比賽都獲得優異的成績。今年,這些如來之子,到台灣、到馬來西亞、到日本,甚至到大陸與當地球隊進行友誼賽,多數都獲得勝利的榮譽,這不是好苗子又是什麼呢?因為體育,增加了佛教信仰的群眾,與佛教結緣的人口;這些好苗子,能說不對佛教有貢獻嗎?

現在,在大陸好苗子運動方興未艾,不斷的在發展。我們在大陸的公益基金會,最近也和大陸負有盛名的「宋慶齡基金會」共同合作,救苦救難,希望透過文化、教育,幫助社會一些好苗子成長。

翻轉生命 回饋興隆佛教

最令人感動的還是菲律賓,它是天主教的國家,我雖不主張宗教信仰的區別,不過,那是世間很自然的現象。當地教育部要我們為他們辦一所光明大學,我覺得菲律賓的生活物價不高,建校的費用不算,一個學生只要三萬美金,一年的學雜費、食宿統統就夠了;現在有了兩百多名學生,總加起來大約需要六、七百萬美金,一筆字只要賣一個館,就足夠他們一年的開支了。

這些好苗子,也知道我們在替他們翻轉生命,認真學習,現在有好多人都受三皈五戒,並且發願要興隆佛教。當初在台灣,天主教、基督教不也是以興辦教育來增加很多的信徒嗎?所以,我們能可以重視文化、教育的推展,好苗子當然就會不斷的增長。

除了上面所述,所謂「好苗子計畫」,今年(二○一六)才正式以這個名稱開始,佛光大學、南華大學、菲律賓光明大學以外,我先從普門中學做起,選出四十名好苗子,一切學雜費、生活費都由我的公益信託教育基金供給,每一名學生不到二十萬元,一年吃、住、學費都夠了;就是三年,算下來每一個人六十萬元,就等於讓他成為佛光兒女一樣的待遇。

當然,這些費用的支出,對有的人來說並不稀奇,對沒有的人而言,就是「一錢逼死英雄漢」。所謂「飽漢不知餓漢飢」,有錢的人不會知道窮人的辛苦;像我們過去窮家子弟,在無錢、無緣、無望的人生裡,實在是很淒涼。現在,自己稍微有一點辦法了,我就想,成功不必在我,我願意把自己化身給予大家,把個人擴大為大眾,這不是更有意義嗎?

能源力量 普遍供養十方

當然,給予的這些贊助,並不會從天上掉下來,也不會從地上蹦出來,他必須還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品德、學業要能增上,才能獲得慈善的人士、有心人士給予幫助,那麼國家社會的這許多好苗子,也不至於在沒有水草、良田、好地的因緣下成長。

二○一六年十月十八日上午十點,慧傳法師和如常法師安排我第一次和普門中學四十多位的這許多好苗子見面講話。一開頭,我就告訴他們:

「我自信也是一個好苗子!」為什麼?儘管從小家貧,但是我就想到,怎麼樣能為家庭增加一點收益,維持簡單的生活,就去撿破爛,撿狗屎當肥料,撿牛糞當柴燒,這些都可以換得一些銅板,並且還打掃家裡環境。

再有,外婆從佛堂回來,帶回一點糖果給我,我也都分給鄰居的小朋友共享。這樣做,當然,父母喜歡我,親人、鄰居都讚美我,我得到他們好的眼光、好的語言,更自覺我必須要做一個好苗子;而且社區裡知道我的人,也常常指著我說:「李家的一棵桃樹,就看你這一顆桃子紅了。」這一句話的意味,好像他們都在為我授記:「我是一個好苗子!」當然,我也要直下承擔、發願:「我要做好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