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人間系列 叢林語言(上)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12-10
  • 圖說:所謂水有三千,用竹竿一探就知;物有多重,用磅一稱;布有多長,用尺一量。同樣的,人的深度,語言一問,也能了知一二,只要你一開口,就知道你有沒有。因此,叢林裡的問答,在學習過程,也是重要的一課。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所謂水有三千,用竹竿一探就知;物有多重,用磅一稱;布有多長,用尺一量。同樣的,人的深度,語言一問,也能了知一二,只要你一開口,就知道你有沒有。因此,叢林裡的問答,在學習過程,也是重要的一課。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所謂水有三千,用竹竿一探就知;物有多重,用磅一稱;布有多長,用尺一量。同樣的,人的深度,語言一問,也能了知一二,只要你一開口,就知道你有沒有。因此,叢林裡的問答,在學習過程,也是重要的一課。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佛教裡,禪宗講不立語言文字,但事實上,佛陀所說的三藏十二部,以及中國叢林學僧雲水往來參學,都是靠語言問答。所謂水有三千,用竹竿一探就知;物有多重,用磅一稱;布有多長,用尺一量。同樣的,人的深度,語言一問,也能了知一二,只要你一開口,就知道你有沒有。因此,叢林裡的問答,在學習過程,也是重要的一課。

釋迦牟尼佛講經時,有所謂「三轉法輪」,表示真理學習期中,還是需要層次。甚至十二部經裡,除了「長行」以散文方式記錄佛陀的開示外,「重頌」就是佛陀在講說的其中,如果你不能明白,就用偈語、歌唱的方式重頌給你了解。

再有,佛經大多由弟子提出問題,佛陀回答,所謂「契機契理」。如《金剛經》,須菩提問:「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就是請教佛陀,是如何護念我們,怎麼樣開導我們,讓我們在修行上有所進步?因此須菩提就成為《金剛經》的當機眾。

佛陀說法 眾生隨類得解

在十二部經中,「無問自說」只有一部《阿彌陀經》。因為世間的眾生除了了知這一個居住的地球外,就不知道虛空之中,還有另外的世界;不知道除了釋迦牟尼佛以外,還有另外的佛。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因而佛陀不待大家提問,就直接為大眾講說:離我們這一個娑婆世界十萬億佛土之外,當今有一位佛叫阿彌陀佛……。

但這樣遙遠,不能親聞、親見的國土,也不是任何根器的眾生能聽懂。所以在《阿彌陀經》裡,把舍利弗、目犍連列為聽眾之首,因為《彌陀經》的淨土,只有智慧第一的舍利弗能了解,只有神通第一的目犍連會懂得。

當然,西方極樂淨土也不是說遙不可及,像周利槃陀伽等許多沒有專長、特色的弟子也能列名其中,為什麼?表示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淨土,三根普被,任何根機的人都能前往。

我想佛陀說法時,四眾弟子、天龍八部,一切參與的大眾,應該是「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所以後來佛教常說,佛法「以音聲做佛事」,意思就是要用語言才能契入本心。

方便度眾 語言作為橋梁

佛教傳到中國之後,雖然禪門講「涅槃妙心」、「不立語言文字」,但語言文字卻是進入佛法核心的橋梁,因此為了方便度眾,還是要著重在語言文字的表達。

所以自從「馬祖創叢林,百丈立清規」,或者說更早從漢明帝為男眾建立寺院、為女眾建立道場之後,比丘、比丘尼各處來往雲遊參學,就是靠語言一問一答之間了知對方的程度。就等於現在受教育有口試,求職面試,也要經過上級口試後,才能決定你的職務。就像世間上,貧富貴賤也有各種階層、等級,也是要靠自己的能量多少,人家才把我們定位在什麼等級。因此在佛門裡,沒有什麼怨天尤人,沒有什麼冤屈不能得展,你的表現,自然都有一個同等的結果。

一般參修的學僧到了一座叢林參學,知客師都會先問他:「你從哪裡來?」「你來做什麼?」「你吃過飯沒有?」「你有喝茶嗎?」……,聽起來都是閒話,實際上從中就知道你到什麼程度,會給予你適當的安排。問過話,知客師會說:「你吃飯去」、「你喝茶去」、「你隨眾去」……,聽起來是這麼簡單,其實內容都有禪機。禪門是要靠參學者自己去領悟。

叢林生活 依循規矩往來

除此之外,佛教在人我之間、輕重時刻,對於大眾群居的生活也都有它一套的規矩。例如,你在叢林裡面犯了錯誤,或者會議要決議事情,都要經過三番羯磨。叢林在每個香期都有布薩、誦戒。就等於現在開會之前,要宣讀上次的會議紀錄,或是宣讀國父遺囑、總理遺囑、上級指示等等是一樣的。所以說,今日社會遵循的這些規範,佛教早在兩千多年前就已建立制度,佛門大眾之間的相處往來,早就為現代的大眾定下了示範。

中國的禪林有所謂十方叢林、子孫叢林,有的人初出家得度的道場,裡面的人士也難免賢愚不等、龍蛇混雜。說得明白一點,當初在禪林裡參學的人,固然有真正修道的老參、真正發心入道的學者,但也不乏做過江洋大盜,後來金盆洗手來到叢林的人,雖然一心學道,但習氣難改。或者也有年輕人情場失意,或者工作不順、人事不調,心灰意懶,看破世間,而到佛門修行入道者。這許多人的觀念未必完全純正,能可以在兩、三百人的叢林裡,甚至上千人的大叢林裡,彼此都相安無事,原因何在?就是靠一套的「叢林語言」。

現在先從稱謂說起,一般人稱出家人有「法師」、「禪師」、「律師」、「上人」……;或是以職務來稱呼,如:「香燈師」、「知客師」、「糾察師」;或是「西堂」、「後堂」,他不直呼職事的名字,大概是這位長老退休了,住在西邊,就稱呼他是「西堂」,住在後面,就稱「後堂」。在家人在佛門裡的稱呼,
有「大德」、「居士」、「師兄」、「師姐」等;另外,「學人」、「弟子」、「初參」…
…,這些都是自我的稱呼。將對方置於「大」、「師」、「上」、「父」的地位,是有推崇、尊敬之意。

職務稱謂 人格基本尊重

一般人以為出了家,通通稱為「和尚」,其實不是,和尚是「親教師」的意思。一個寺院裡只有一位和尚,就是該寺的「住持」;和尚退位後,由法弟繼任住持者,他就被稱為「退居和尚」;由弟子或法子繼任者,則被稱為「退居老和尚」。

一寺的開山建寺者,稱為「開山」,或稱「開山大師」,通常為該寺的第一代住持;開創一宗一派者,則稱「開祖」;傳承其教法的人,稱為「列祖」。

「師父」一詞,在叢林裡是職務的通稱,如知客師父、當家師父等,而現在的信徒通稱出家眾都為師父、法師。所謂「法師」者,「以法為師」、「以法師人」。

在大乘八宗裡,修習律藏有成者,稱「律師」;研究論藏,以弘揚佛法者,稱「論師」;專修禪者,稱為「禪師」。

對於「上人」、「大師」一詞,在家人也通用。「大師」者,凡專家、傑出的人都可稱之;「上人」,即人上之人、大人之意,不論出家、在家,只要是德學兼備者,都可尊稱為「上人」,或是「大德」、「仁者」、「長者」;只有「長老」僅限於戒德具尊的出家眾,才能稱得上。

在寺院裡,全心為佛教奉獻的未婚女眾,稱為「師姑」;在家未婚男眾為「淨人」、「教士」、「道人」。在家信徒彼此之間可以互稱「居士」、「師兄」、「師姐」;出家眾也可互稱「師兄」,或是「戒兄」、「學兄」「法兄」、「道兄」。對別人稱呼自己的師父為「家師」;尊稱他人的師父為「令師」;自己則謙稱「學人」、「學僧」、「末學」、「弟子」等。

另外,還有一些稱謂相關的佛教名稱,如:同參、善知識、施主、檀那、功德主、僧伽、僧俗、僧信………。

在叢林四十八單職事,其稱謂非「主」即「頭」,例如:煮飯的叫「飯頭」,燒水的叫「水頭」,燒火的叫「火頭」,照顧園林的叫「園頭」,看守山林的叫「巡山」,打掃廁所的叫「淨頭」;管理所有參學的人,也就是新參學者掛單時的訓練、照顧、服務、管理者,等於現在的「新兵訓練」管理人,稱為「參頭」;到外面收取租穀的叫「莊主」,管理藏經的稱「藏主」。另外大和尚,也稱「堂頭」,這都是叢林裡對人格的基本尊重,稱謂也是和諧人際關係的重要一環。

清規儀軌 規範言談舉止

等於現在的公司,你進去很快就升任副總經理、副執行長,讓你有個好的名稱,對外就容易發展。不像有一些地方,對於名稱很吝嗇,不敢給人,不提攜後學、後進,參學者知道了,也不會想和你親近;你必須對後學獎勵,才能得人。

此外,現在大陸上用的「書記」一詞,從國家的總書記,到省委書記,市委書記,鄉鎮書記……,這一個名稱,就是叢林裡流傳的一個階職,你是哪一等的書記,代表不同身分職務。

而大叢林的組織龐大,為了方便管理,及讓僧人安心辦道,歷代都有制定清規,以嚴密的儀軌制度,來規範僧眾的言談舉止、日常修行等。

比方說,你來掛單了,他就先問「什麼法名?」回答一定要有「小子」某某,或者「小名」某某。請掛者都要有這樣的謙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