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 人間佛教卓越創立者
【作者:程恭讓】 2015-03-14
  • 圖說:程恭讓教授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星雲大師人間佛教思想研究》程恭讓教授著。 人間社記者如舟攝

有緣與星雲大師結識接心,竟然近30年了。記得念中學時,輾轉得到一部大師的《十大弟子傳》,我本愛好讀有趣的書,而家裡、學校都甚少有,就把它當作《水滸傳》、《西遊記》,囫圇吞棗而又津津有味地看了一遍。

那時大陸的社會環境,當然不會有獲得佛教知識的可能。不過我算是幸運者:老家住在九華山,這是佛教四大菩薩中,地藏菩薩的道場,文革時代一樣不能倖免,但出生在這座聖山的人,對於佛教自然不會陌生,我之所以莫名其妙地接觸到大師那部著作,多少得益於無法理解的法緣吧。



為兩岸好 留下歷史

1990年我考進南京大學哲學系碩士班,業師賴永海教授正主持《白話經典寶藏》,有機會較早地參與編譯。3年後求學於北京,受另一位編委王志遠先生邀請,繼續參與叢書編寫。這套白話佛經正是由星雲大師擔任總編纂人,是佛光山系統推進佛教大眾化、社會化、現代化的重要舉措。年輕的我,居然榮幸地在大師重視的這套書中,擔任《金剛經》、《心經》、《解深密經》的編譯人。

這套叢書讓無數現代人克服文字、文獻上的困難,容易地接受佛教,讀過我白話譯文《金剛經》、《心經》的人估計不在少數。我因此對大師推動佛教現代化的事業,有了切身的體會。一個企業家朋友說:「苦於佛經的浩繁,也苦於古代漢譯佛典的艱澀,要是有人能進行白話化該多好!」他卻不曉得,20、30年前,大師就已經規畫執行,佛光山在佛經現代化方面,早已取得世所公認的成就。

我有機會親自聆聽大師教誨,則在1999到2000年間。那時兩岸正處在非常複雜微妙階段,天下有識之士,莫不深深擔憂。大師投入巨大精力,以宗教家的情懷,全力以赴、心甘情願地推動兩岸和平友好交流。

當時大師一位在京念書的弟子,轉達大師委託,邀我主持《法藏文庫中國佛教學術論典》工作,彙集改革開放以來各學科與佛教研究有關的碩博士論文,以推動兩岸佛教文化交流發展。浩浩百餘冊,是巨大的佛教文化學術工程。我多次得到大師耳提面命,向大師請教這套大型佛教叢書的宗旨,大師告訴我:「為兩岸好,為這個時代留下歷史。」15、16年了,大師的教誨仍在耳邊,成為我日後參與兩岸文化交流的準則。

漢傳佛教 帶向全球

近年來多次見到大師,得他開示,對大師創立的人間佛教理論與事業,有了深入全面的認識。去年我撰寫〈星雲大師對佛教的10大貢獻〉;也用4年撰成《星雲大師人間佛教思想研究》,思考大師深厚博大的人間佛教思想理論。

據我研究,大師佛教思想和實踐,是其般若與善巧方便平衡地顯豁、開發的佛教智慧,此種佛教智慧發之於理念,因而有人間佛教思想之圓熟,發之於實踐,因而有人間佛教實踐之大成。在佛教史上,般若、方便辯證地彰顯、平衡地開發的聖賢並不多,凡有出現,必能開宗立派樹大法幢,將佛教承先啟後發揚光大。

隋唐後,中國佛教日漸下坡,明清間,走向山林化、經懺化、儀式化,佛教不為社會人士尊重,也喪失救濟世間的大志。500年必有聖者出,如我星雲大師者,將漢傳佛教從封閉帶向開放,從傳統帶向現代,從邊緣帶向中心,從一隅帶向全球,使佛教重新煥發生機,使佛子重新恢復尊嚴,使社會重新認識佛教,使眾生重新歸向佛陀,他豈不正是那500年一現的卓越人間聖者?

(作者為南京大學中華文化研究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