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輝映的清晨
【文 / 法照辜】 2011-03-21
  
  前兩天看人間福報頭版預報,說今天月亮靠地球最近。
  
  快打板了,我很早就醒了;真奇怪,明明昨天當義工站了一整天,晚上回房都快摸不到門了,今天居然能在大悲殿沒開門之前就來禮拜。出來到了丹墀,面對叢林學院女眾學部,右手邊是鐘樓,月兒亮澄澄地掛在那樹梢;左手邊是鼓樓,我的目光卻讓背景裡朝山會館屋頂類似放光的感覺吸引了,是夜燈尚未熄?還是廚房的香積菩薩用心在煮早餐故?那,又是什麼貴客臨門嗎?走過寶橋,抬頭一看,東山的男眾學部上空閃著一顆好亮的星啊!難道這就是為什麼老人家叫我要早睡早起?才不會錯過這一時千載、千載一時的一刻?想到昨晚同寮房的老菩薩弄塑膠袋唏唏嗦嗦地,可是我早已沒有抓狂的力氣跟她老人家說:「早起的蟲兒才被鳥吃哩!」哈!好理家在沒回嘴哦!好理家在。
  
  步入大殿時,東單後面坐了一整排德國客人,幾乎人手一台相機;今天星期一放香日耶,只有東單有排班做早課,不知他們是否會問,何以只用一半的場地?這些推倒柏林圍牆的和平友人,是否看到了我剛才看到的星與月?不知他們是否會習慣會館為他們用心準備的早餐?唱誦進行到「自皈依法,當願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的「當」字,突然聞到電池燒焦的味道,是他們的閃光燈爆了是不?大概太喜歡我們做早課的氛圍,不捨得錯過任何一分鏡頭的關係吧?
  
  吃完早齋,我趕緊回寮房找老菩薩,想到她刀子口豆腐心,每每心中思念的兒孫來看她,就說:「恁麥擱來丫啦!」然後又天天對床頭旁自設小佛堂中的佛像流淚、唸著:「阮就可憐喔,攏沒人要來甲我看。」實在不忍心要去熄掉她剛才上早課前,急急忙忙趕著上好的香,我要如何用星雲大師講的「柔軟語」告訴她:「請不要在寮房上完香就把門關上走人,佛像也會被您嗆到流眼淚的喔。」 Let…me…think….
  
  法照辜 完成於 子竹軒 2011.03.21. 1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