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佛光山生命教育列車課程「禪與生命的探索」
【人間社記者楊肅斌 新加坡報導】 2012-07-02
  由新加坡佛光山主辦的「生命教育列車課程」,6月30日舉行第五堂課的探討,禮請佛光大學佛教學院院長暨南華大學生死學系教授慧開法師與學員共同探討「禪與生命的探索」;佛光山新馬總住持覺誠法師、國際佛光會新加坡協會副會長曾炳南與300餘位學員、信徒、義工等聆聽受益。
  
  慧開法師以「我們這個時代的弔詭」(Paradox of our times)做為開場白;謀生但不會生活、雖有發達的網路,但彼此之間的交流越來越少,種種現今社會的生活狀況層出不窮,不禁讓人感到生命的意義何在?法師引用傅偉勳教授的「探索人生意義十大層面與價值取向」說明;即使世俗的問題如身體、心理、社會政治、歷史文化、知性探索、審美經驗、人倫道德都解決了;人生的生死問題仍然無法解決。安身立命與生死問題還是需要宗教上的探索與實踐來讓實在主體、終極關懷和終極真實層面上得到滿足。所謂「宗教」的宗旨在於自覺,教化在於覺他,覺行圓滿就是佛陀,禪的宗旨在於了解本性;以心傳心,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
  
  慧開法師還不時列舉生活中的經驗、故事以便能更貼近聽眾的心。隨後,慧開法師以禪門的公案「拈花微笑」開始說明禪宗的精神;因花微笑,因笑花開;以心傳心的起源,並透過各代祖師的傳承,發表禪對生命的啟發,即《六祖壇經》云:「何其自性,本自清凈……」。禪的教學在六祖之後有了很大的改變,禪師透過語錄或是公案,接引學人、付囑學人;其理想的情況在於「因指見月」而非「誤指為月」;例如,參話頭是為窮究個人一念未生之前的本來面目,對於自己的身心有著另一層的認識。參禪的最終目的不是為了求一時的心理調適或情緒平靜,而是為了求更高層次的「煩惱解脫」與「生死自在」。所以,行住坐臥皆可參禪,靜坐只是一種修行上的方便法門,倘若一直停留在靜坐的階段便無法突破。
  
  慧開法師告誡道,頓悟並非禪修的結束;雖然傳統禪宗主張自然無為,但是悟後修行的問題卻沒有好好解決。面對世間法的「弔詭 (paradox)、兩難 (dilemma)與混沌 (chaos)」,慧開法師建議教學的三個層次;知識的傳遞、經驗的傳授以及心法的傳承。心法的傳承卻不是語言可道破的,如《金剛經》云:「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慧開法師以三首「蘇東坡廬山詩偈」做為結尾,希望透過這次的講座能帶給學員門對生命有更大的啟發。雖然短短的一個半小時,但是在場大眾透過如此深入淺出的講演皆能歡喜信受、並期待明日的下一場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