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朱建軍登上《揚州講壇》 城市意象解析
【人間社記者桂國、王鑫 揚州報導】 2012-10-26
  • 圖說:朱建軍教授自製漫畫。 攝

  心理諮詢專家、教授朱建軍日前登上《揚州講壇》,主講「煙花明月 夢中揚州——談傳統文化中城市心理意象及其心理影響」。現場他以揚州為城市意象解析的切入點,層層深入,闡述城市意象對生活的重要影響。
  ◎人有意象思維
  朱建軍表示,人類除了理性思維,還會有感情的、原始的、意象性的思維模式,對於心理活動、情緒感受影響很大。當我們體會一個城市的特色文化時,就可以用意象去體會,那麼感受也會不同。第二次到揚州的他提及,小學在宋詞裡讀過揚州,心中就有一個想像的揚州,畫出一個具有特殊感覺的形象。所以當他到揚州就有一種故地重遊的感覺。李白、杜牧、蘇東坡都曾來過,並寫在詩詞中,當他讀那些詩詞,就和作者感同身受,「十年一覺揚州夢,我回到這裡,感到很親切。」
  
  ◎煙花明月夢中揚州
  「揚州是什麼樣子的?」朱建軍想像中的揚州,象徵古代中國人審美的生活方式,在人間、在現實中尋找天堂,「讓我有一種情緒和感受,一種獨特的滋味。」首先是繁花似錦,「煙花三月下揚州」反映的是城市繁華。另外還要有歌聲,在月色中有管弦的聲音,二十四橋下的湖水映著月光,從很遠處傳來歌聲。當然會有清雅的女子;在繁華中有一處靜謐的所在-寺院。「現實的揚州是什麼樣子的呢?」朱建軍說,現代的揚州如同一位女兒受到母親影響,身上還有很多老揚州的感覺,也交織著現代的東西,新舊交融,這是必然的。
  
  ◎一個城市代表一種生活方式
  一個城市代表一種生活方式,不僅僅是一個地方、一塊土地,揚州代表的就是一種在人間尋找天堂的感覺。 朱建軍表示,儒家思想注重當下的生活,中國人供奉祖先是一種生活態度。古代揚州被很多人喜愛,反映了那個時代中國人的生活。古代有些朝代很平安,沒有戰爭,百姓就會享受生活,也生活出一種藝術來。比如春天到了,花兒都開了,就有人走街串巷去叫賣,百姓買了之後,就會佩戴在頭上。還有一種就是給衣服薰香,穿衣之前把衣服放在香爐上而帶來清香。

  此外,古代揚州的夜生活也很浪漫,在月夜下歌唱。當然現代也有人去唱歌,在KTV或者是酒吧,但是聲音很大,聲嘶力竭的。朱建軍認為古人的歌聲必定是悠長、清越的,沒有像現代人狂熱。古代音樂帶給的感覺是寧靜、悠揚的,是一種美的享受。

  朱建軍分享,吃揚州湯包是種獨有的生活趣味,也是人生的滋味。吃湯包所體現出來的有滋有味就是古代揚州的精神,是一種遺存。

  ◎每座城市都有不同意象
  人都會對某個城市有感覺,去過或者沒有去過,都會有一種整體的感覺。朱建軍以揚州和內蒙古來說,揚州人當中必定也有性格豪爽的,內蒙古人中也有風花雪月的,但是整體而言,兩者的區別肯定是有的。

  「一個城市帶給你的形象化是什麼?」朱建軍表示,剛到江南時,感覺杭州和蘇州就是不一樣的。蘇州像甜甜的米酒,讓每個人都沉醉其間。他說:「像我這樣的北方人喜歡喝烈酒,喜歡像好漢一樣生活的人,到了蘇州,發現身體裡的另一個我甦醒了,生活在心中的江南才子,如同唐伯虎一樣。」到杭州之後,他認為是另外一個境界,西湖很大,坐在湖邊有湖風撲面而來,看著遠處的山峰,整座城市便如同一杯清茶。這兩座城市帶給他的感受就如同酒和茶一樣。

  「看到一幅荷花的畫面時,你想到的是哪座城市?」朱建軍認為可能是杭州吧!或者是江浙一帶,因為荷花映著水面,粉粉嫩嫩的,有一種江南的細膩感覺。他還分享,看到一道夯實的土牆,想到西安獨有的粗獷質感;看到一輪明月下,獨狼呼嘯的畫面時,肯定是想到是西北一帶,這就是每座城市的不同意象。

  出去旅遊不妨把城市看成一個人。比如北京肯定是個男的,而且是個微胖結實的中年男人,你就不會聯想到老人或是孩子。如果把城市看成一種動物也很有趣,比如西安恐怕就是一頭長著長長鬍子、消瘦的老公羊的樣子。還有顏色,想到揚州是比較淡雅透亮的顏色,比如綠色。想到青島,顏色要比揚州深一些。想到呼和浩特,顏色就會比較厚重。
  
  ◎城市具有鮮明的意象特色
  談到北京就有一種比較厚重的顏色,這是一座北方的城市,因為是京城,所以就有一種威嚴。北京有兩種人,一種是老北京,他們說話都比較誇張,有一種「爺」的感覺。還有一種是新北京人,大多是建國之後,出生的大院子弟,講話比較含糊。當然,北方人的性格中,不小氣,不瑣碎,有著一種很開放的態度,心胸比較開闊。

  上海就很不一樣,上海是漂亮的、風情的,差別很大,比如上海男人給人的感覺就很細。朱建軍說道,在上海和人發生口角,他想火速解決,但是對方卻說上一大堆他聽不懂的話。當然,上海人做事情比較踏實,儘管事先比較繁瑣,但是執行能力很強,上海製作的產品,比其他地方都要精細。

  再說成都,是比較封閉的地區,他們的生活很舒適。在汶川地震之後,恢復比較快,因為生活態度比較輕鬆。古代的成都就是一個避風港,中原發生戰亂都是往那裡跑的,這就讓成都人有一種安全感。城市具有鮮明意象特色的還有洛陽,一下子就讓人聯想起中國的傳統文化。還有敦煌,那是一種西域風情。

  ◎城市意象影響生活
  朱建軍提及,你想像的城市是什麼,它就會如同真的是什麼一樣,對你產生影響。不要認為想像的東西都是虛幻的。你把世界想像得更好,你的心態就會更好,世界對你也會更好。如果心目中城市形象差,那麼你就會不愉快。會發現這其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心理機制。他覺得環境是心境的象徵,環境的結構影響情緒和感受,一個城市有什麼狀態,你就會有什麼狀態,例如到內蒙古看草原就會變得粗獷起來。廣場上有噴泉,放氣球、放焰火,所有這樣奔放的動作都是快樂的。

  改變自己的心理狀態可以通過改變環境來調節。環境中,從宏觀到微觀,都有很多影響的因素,如安全感、方向感、通暢感、隱秘感、能量感等。比如鑒真圖書館的環境很舒服,人的心情就很容易定下來。
  
  ◎老建築是心理的維繫
  每個城市都有一定的標誌性建築。朱建軍從心理學角度說,不是建築越高大就有標誌性。其實留下來的記憶越多,就能成為標誌性建築,哪怕是一個不起眼的建築。這個建築把城市中人的共同記憶聯繫在了一起,並在人的身上染上獨有的氣息。

  幾十年來,很多城市大量拆建,建起更現代的大樓,看起來是進步,其實未必如此。因為城市記憶沒有了,人與城市的聯繫感就削弱了。那些老建築其實是人的心理維繫,人們對地域有依戀之情,也就是鄉戀,而鄉戀需要什麼附載?小吃、口音……北京的生活節奏非常快,也聚集了很多的精英,但是有人感覺自己不快樂,原因是他們沒有找到根。

  那麼,我們如何和城市共存?朱建軍表示,如果這座城市的意象不大符合自己,甚至格格不入,那可以去找和自己意象吻合的城市。選擇一座城市,就選擇了一種生活。如果不能輕易離開這座城市,那麼可以選擇城市中的局部,生活在這裡就有家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