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講壇 易中天主講《莊子與禪宗》
【作者:桂國、車林】 2018-05-14
  • 圖說:揚州講壇邁入第二個十年,2018年5月12日開壇,邀請易中天老師主講《莊子和禪宗》。 人間社記者史宏偉攝

  • 圖說:暖場節目由青年歌詠隊演唱星雲大師作詞的《佛在汝心》。 人間社記者史宏偉攝

  • 圖說:人間音緣合唱團帶來合唱表演《橄欖樹》。 人間社記者史宏偉攝

  • 圖說:講座深入淺出,風趣幽默,通過一個個經典的「小」故事,易中天老師帶領大家解讀人生的大哲學。內外場吸引了1400名聽眾前來聽講。 人間社記者史宏偉攝

  • 圖說:易中天老師、與會嘉賓、揚州講壇青年義工合影留念。 人間社記者史宏偉攝

揚州講壇邁入第二個十年,2018年5月12日開壇,邀請易中天老師主講《莊子和禪宗》。易中天是大陸最受喜愛的學者之一,讀者遍及各個社會階層和年齡層,其著作總銷售量高達二千多萬冊,還被翻譯為日文、韓文和越南文,在世界各地有廣泛影響。

易中天,學者、作家、教育家,1947年生。曾任教於武漢大學和廈門大學,任教授、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1988年在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第一部學術著作,1992年在上海出版代表作《藝術人類學》,獲首屆全國高校人文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2011年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易中天文集》十六卷數百萬字,現居江南某鎮潛心創作,已出版《易中天中華史》二十卷,《易中天中華經典故事》六冊。

2005年起,易中天在中央電視臺擔任《百家講壇》主講人,掀起收視高潮,演講稿《品三國》和《先秦諸子百家爭鳴》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後,當年便創造數百萬冊的出版奇跡。

以下為易中天《莊子和禪宗》演講內容:

◎莊子的人生觀

講莊子,先從一個故事說起。有一天,莊子和惠子在橋上看魚,河水非常清澈,可以清楚地看見魚兒在游,莊子說:倏魚出遊從容,是魚之樂也。惠子問: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也?莊子回答: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說:我非子,固不知之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好,回到我們開頭的話題「安知魚之樂也」。「安」在古漢語中,有「怎麼」的意思,也可以解釋為「哪裡」。莊子就偷換了一個概念,你說我哪裡知道魚的快樂,我告訴你,我在這裡知道的。

莊子用這種問答方式表達了他的人生觀,即我的人生與你無關,這就是莊子人生哲學的第一個觀點。既然如此,你就不要把你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態度強加於我。

我們可以再看一個故事。有一天,魯國飛來了一隻海鳥,這只海鳥非常漂亮,從來沒有人見過這麼漂亮的鳥,於是魯國國君就寶貝得不得了,為它舉行國宴。當時的國宴是鐘鳴鼎食,吃飯的時候用鼎上菜,用編鐘奏樂,結果怎麼樣?鳥被嚇死了。莊子說,你們這是不把鳥當鳥啊!把鳥當鳥應該怎樣?讓它在大自然吃蚯蚓、吃泥鰍、吃蟲子、吃穀物,想睡就睡,想飛就飛,而不是鐘鳴鼎食。由此,我們可以推出莊子的另一個思想,那就是己所甚欲,也勿施於人。你認為這樣非常好,那是你認為的,跟我無關。好心有時會辦壞事。

◎不屬於自己的活法不值得羡慕

《莊子》的第一篇叫《逍遙遊》。在《逍遙遊》開頭就說,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這只名叫鯤鵬的鳥,從北海起飛,扶搖直上九萬里,在海上掀起巨浪,它準備用半年時間從北海飛到南海。當它路過一片樹林,樹林裡有晏鳥雀和蟬,它們看到一隻大鳥從天空中飛過去,就笑起來了。晏鳥雀就說,哎呀,我們可飛不了那麼高,我們頂多能夠飛到樹梢上。飛不了那麼高就落下來,不是也很好嗎?莊子說:「此大小之辯也!」說的是它們之間的不同。

這個故事常常被理解為勵志故事,我們要向鯤鵬學習,不要學習晏鳥雀,晏鳥雀胸無大志,小富即安。莊子並不是這個觀點,他認為鯤鵬有鯤鵬的活法,晏鳥雀也有自己的活法,有什麼不對的呢?有什麼不好呢?那莊子為什麼要嘲笑晏鳥雀?因為晏鳥雀嘲笑鯤鵬,你飛不高我們不笑你,鯤鵬飛得高,你反而笑人家,這沒道理。

所以,莊子有個觀點叫齊物論。齊物論的意思就是說所有的物都是平等的,沒有區別的,所有的活法都是平等的。為什麼現在的人那麼焦慮、緊張,就是因為沒有這樣平等的觀念。

再講一個故事。有一天,有人向管祭祀的官員報告,豬圈裡有只豬得了抑鬱症。古代有祭祀儀式,《左傳》中說:「國之大事,在祀與戎。」說的是一個國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兩個,一個是祭祀,包括祭祀天地、祭祀祖宗;一個就是戰爭。祭祀的時候要上「犧牲」,一共有六牲。這只豬養來就是做犧牲品的,但是它不樂意,就抑鬱了。於是,這位管祭祀的官員就換上一身新衣服,戴著帽子恭恭敬敬地走到豬圈,給豬做思想工作。這官員說,豬啊豬,你為什麼要鬱悶呢?你很光榮啊,你被選中了呀。你要知道這三個月,我會給你吃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你的身子下麵每天都會更換稻草。宰殺之前十天,我就開始齋戒了,每天香湯沐浴,最後把你莊重地放在最好的盤子裡,那上面還雕著花。豬啊豬,你死得其所啊,你還有什麼意見嗎?豬什麼話都不說,你要殺了我,我有什麼話好說的。

這又得出了一個什麼觀點,就是不屬於自己的活法不值得羡慕。

對豬來說,最好的活法就是把它扔在豬圈裡吃最簡單的東西,在泥巴裡打滾,它覺得很好,很快樂。但是偏偏有人不懂得這個道理,要用自己的標準去規範別人的人生,莊子對這樣的做法繼續進行了批判。
生命的價值在於真實而自由

《莊子•馬蹄》說馬的蹄可以踏霜雪,毛可以禦風寒,餓了就吃草,渴了就喝水,高興了就撒歡。這就是馬的真性情呀。可是來了個伯樂,把馬圈起來,說自己會馴馬,讓它變成世界上最強的馬。於是開始培訓,又是釘馬掌,又是套韁繩,這馬就死了三分之一。然後,又訓練它立正稍息齊步走,這馬又死了三分之一。最後把馬馴得乖乖的,讓它幹什麼就幹什麼,莊子說,這馬就死完了。為什麼?因為這不是馬要的生活,馬的生活就是在大草原上,自由自在,想去哪去哪。

那麼,我們又得出什麼結論呢?就是生命的價值在於真實而自由,這就是莊子人生哲學的核心內容。

◎莊子思想和禪宗都是人生哲學

禪宗是中國化的佛教,佛學化的莊子。佛教大約是在東漢傳入中國的,外來文化能否在中國落腳生根,不簡單,這有一個過程。中華文明具有人本精神、現實精神、藝術精神。人本精神,以人為本,以人為出發點,一切為了人。

◎眾生皆有佛性

普度眾生是佛教的使命,就好比種樹,有了生命的種子,澆水才能長大。但如果是石頭,澆水也沒有用。佛性就是種子,成佛的可能性,佛就是覺悟的人。佛陀當時在菩提樹下悟道成佛,成佛有三個要點:自覺,覺他,覺行圓滿,歸根結底是覺悟。禪宗的觀點眾生皆有佛性,但為什麼眾生沒有成佛呢?佛與眾生的區別在哪裡?佛是覺悟的人,而眾生沒有覺悟。

◎成佛在於破執

為什麼沒有覺悟?因為執著,執的結果是迷。執則迷,迷則不悟,成佛在於破執。執有三關,第一關是破我執,就是執著於我。世界上之所以有你我,是因緣和合。我是色相,法是實相。破我執就成羅漢。第二關是破法執,萬法皆空。破法執就成菩薩。第三關是破空執,空是空,也是不空。大乘佛教中道空觀,萬物非有非無,而又非非有非非無....。

◎破執全靠自己

禪不立文字,不是不要文字,而是不執著於文字。成佛是每個人自己的事,破執全靠自己。六祖慧能大師說,我心自有佛,自佛是真佛,自若無佛心,何處求真佛。佛就是我們自己,成不成佛全靠我們自己。學佛是為了心安,不是為了得好處。

星雲大師弘揚人間佛教的理念,就是禪宗的觀點。六祖慧能大師說過: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似覓兔角。心中有佛,處處是佛。心中有善,處處是善。

我把禪宗概括為三句話:眾生皆有佛性、成佛在於破執、破執全靠自己。

禪不可說、禪不必說,禪是一種智慧。參禪有許多高妙的禪機,無論怎麼說,至少是一種智力遊戲。簡單地說,知識靠傳授、方法靠示範、智慧靠啟迪。人生的修行完全靠自己,做一個真實、自由有獨立人格的人,這樣才能實現生命的價值。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們把莊子思想和禪宗都看作是一種哲學的話,它們都是人生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