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塵分享會說樹 陳建宏解析崩解中人與樹的關係
【人間社記者 劉益彰 苗栗報導】 2017-12-26
  • 圖說:說樹人陳建宏,以「崩解中人與樹的關係」為題,為卓蘭鄉親深度裸析在商業操作下,人類享用經濟發展帶來的一切便利後,卻讓地球付出代價。 人間社記者曾巨宏攝

  • 圖說:參加扶塵分享會的成員每人一道蔬食料理,以分享為活動暖身再聽講座方式,讓從來沒有做過素菜的卓蘭鄉親,開始研究蔬食料理增進彼此情感。 人間社記者蔡招娣攝

  • 圖說:「扶塵分享會」微講堂人數已成長到45人,除了在地民眾,也有從台中、新竹及台北專程來趕來參與的聽眾。 人間社記者曾巨宏攝

  • 圖說:多肉人劉觐瑜(右)以自組多肉盆栽贈送講師,陳建宏(左)說,鄉親的熱情令他難忘。 人間社記者曾巨宏攝

以在地讀書會方式辦理的「扶塵分享會」微講堂,12月24日在卓蘭璞草原農場邀請說樹人陳建宏,以「崩解中人與樹的關係」為題,為卓蘭鄉親深度裸析在商業操作下,人類享用經濟發展帶來的一切便利後,卻讓地球付出代價,從行道樹、社區綠地到大片山林,人類正陷身另一個負循環中,再不自覺,對下一代恐怕連道歉的機會都沒有了。

以平凡愛樹人自詡,曾任職國內一家知名設計公司景觀工程師的陳建宏表示,人因種植,對樹的予取予求,讓原本1平方公里可以攔截7千公噸懸浮粒子的樹木,在商業考量下,成為僅次於石頭的自然產物。他以台中市編列7千萬預算砍除6千顆黑板樹引發的熱烈關切為例指出,外來種不是黑板樹的原罪,它引進台灣已經數十年,根據調查每年一周的開花期,昆蟲已經成為它授粉的媒介,對生態已能產生連結。

陳建宏說,黑板樹最遭嫌惡的浮根、竄根,是因為台灣公路的槽狀綠帶太窄,黑板樹通常十幾年後根系就容納不下,負面效應開始浮現,最後落入「砍大樹、換小樹」的負循環。他表示,外來種共分:外來規劃及外來入侵兩種,只要適地適種,不造成生態傷害或失衡,外來種一樣是利益地球的好樹。

第二次參加「扶塵分享會」的喻愛惟是國際領隊,和大眾分享內心的感動,過去的她對樹一無所知,理所當然認為樹本就應該在生活周遭,樹應該為人們遮陽,甚至當椅子坐。帶團時,客人曾問她:「這是什麼樹?那是什麼花?」她則一律回答「紅花和綠樹」對樹種自己是真正的無知,她表示,人類沒有尊重樹種甚至仼意砍伐大樹,如今的樹在地球已經變成了流浪漢,「森林是我們的肺,保護樹才能保護我們的家園。」

地理位置封閉的卓蘭鎮,人口不到兩萬人,「扶塵分享會」是第一個由個人力量發起組織的讀書會,發起人之一的蔡招娣表示,今年8月,她的故鄉雙連國小「賣大梨.助小校」計畫,在佛光山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的協助下,大賣2千盒,鄉親才有機會認識星雲大師推動的人間佛教,為了讓這份因緣持續,她和學妹朱淑芬決定攜手為鄉親籌辦讀書會,以在地的需要和文化,先品嘗蔬食再聽講座的方式,在自然農耕小農羅義盛協助下,商借到璞草園為場地,每月舉辦一場微講座,希望提供鄉親更豐富的心靈視野。

講座在璞草園香草基地風吟樹濤中圓滿落幕,鄉親紛紛以自家的土產贈送講師,有多肉盆栽、雞蛋、熬煮4小時的野生茄苳子茶、洛神花和火龍果醬。陳建宏說,鄉親的熱情令他難忘,從第一場11人,第二場27人到已經進行第三場已成長到45人,除了在地民眾,也有從台中、新竹及台北專程趕來參與的聽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