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正看到一個「貧僧」
【作者: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署理會長 慈容】 2015-09-24
我是跟隨貧僧六十年以上的弟子,師父最近在《人間福報》上發表的〈貧僧有話要說〉系列文章中,以我跟隨師父一甲子以上的時間,可說是經常接近師父,能近距離觀察他,也因此讓我真正看到一個「貧僧」。理由如下:

一、我認為,他不是沒有錢的貧僧,他是有錢卻「不要錢」的貧僧。在佛教界裡,論金錢,全世界恐怕沒有比他更富有的出家人了。他不用佛教的供養,靠自己的著作、稿費、版稅,以及「一筆字」的金額,少說每個月收入都在百萬元以上。但是,他之所以稱「貧僧」,是因為他將所有的金錢,全部捐給社會及佛光山,不叫他「貧僧」,又叫什麼呢?

二、貧僧不但不要,而且歡喜捨得、樂於給人。他資助過的何止百千人、每天養育的何止百千人、給予社會的何止百千萬。因為,他通通給出去了,既沒有銀行的戶頭,口袋裡也沒有存放零錢,不叫他「貧僧」,又叫什麼呢?

三、細數貧僧的事業,如:教育、文化、慈善……,這麼多的一切,他都不是「要」才有的,他都是「給」而來的。他身體力行「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方便」,因為「給」就是「捨」,「捨」就能「得」。世人往往要貪才能得,他卻肯捨而能得,「貧僧」這個稱呼,真是太相宜了!

四、貧僧性好施捨,常常支助別人。看他從宜蘭仁愛之家到高雄佛光精舍給予老人安養,從青年讀書、就學、獎學,以及辦多所大學和佛教學院,甚至於有七、八百位育幼院的兒童,從小培育到成家立業,你說他要給多少啊?一切錢財都施捨了,他不自號「貧僧」,又要號什麼名稱呢?

五、六十餘年來,我看到師父也經常遇到沒有辦法的時候,但很奇怪,好似真有佛祖保佑他,明明「山窮水盡疑無路」了,他又能「柳暗花明又一村」。所以,他常說「有佛法就有辦法」,也成為勉勵弟子的一句話。這個裡面的道理,我想,大概是信徒知道,他不是為了個人,才願意主動對他有所資助及幫忙吧!而在南部,連老天都幫助他,艷陽高照下,禮拜六、禮拜天信徒就能上山,有那麼多的人來,還怕沒有辦法嗎?

六、實際上,師父自號「貧僧」,這只是世間相上的貧,他的內心「不貧」,因為他也自豪的敘述過,他心中富有三千大千世界。對於「給」人,從來不自苦、不自惱、不自悔,也無所保留。我沒看過他跟人借過錢、化過緣,但是跟他借貸的人不少,歸還的卻很少,他都毫無怨言,如果不是安於「貧僧」這個名號,哪裡做得到呢?

七、貧僧的「給」也不是只有給人金錢,他給的範圍很廣,如:給人善緣、給人排難解紛,給人示教利喜,給悲傷的人安慰、給消極的人鼓勵、給怨恨的人慈悲、給精神上缺乏信心的人,鼓勵其挖掘自己心中的寶藏,要利用自己的智慧而不是用金錢來莊嚴自己。因此,他的「給」主要都是希望天下無事,也因為他有這樣的能力,所以他的「貧」更別具意義了!

八、貧僧究竟「給」了多少和平與歡喜,真是數也數不清啊!他口袋裡沒有錢,有時想要給人也不方便;再者,你要跟他借錢,他也沒有銀行的戶頭,雖如此,但他總能告訴你,運用佛法去解決困難的方法。因為不積蓄錢財,「給」有時就成為難事了,但他凡事不以為難,一生努力實踐「給」的精神,就這樣經常給你給他,他自己又怎能不貧呢?

九、師父能夠有資格被稱為「貧僧」,是因為他能為朋友解衣推食,對信徒能夠全力護持,對弟子都能如願所求,對社會主動關懷救濟。其實,他的來源是有限的,但是他都要做無限的發心。所以,就這樣稱他為「貧僧」,也不為過了!

十、以我六十年一甲子對師父的了解,他能自號「貧僧」,我覺得因為他是真正富有的「貧僧」。「貧」從哪裡來?從他的信仰裡來、從他的發心裡來、從他的勤勞裡來、從空無裡來。總說我的觀察,他在十六歲禮拜觀世音的時候,他已不是貧僧,應該是一位開悟的菩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