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人間佛教
【文 / 永海】 2011-12-08
  世界華文作家協會第八屆會員代表大會,在佛光山舉行,我有幸服務、接待。這當中,有人問我「什麼是人間佛教?」 我把回答的內容披露,以饕讀者。
  我所認識的人間佛教就是「當下的禪心」、「當下的慈悲心」;人間佛教就是我們在動靜之間、閑忙之間、有無之間,一顆平等的心。
  「八八水災」期間,佛光山上上下下,為災民做了許多服務的事情,包括:深入災區發放便當等民生物資、開放旗山禪淨中心、總本山福慧家園安置災民,提供三餐、住宿,佛光山創辦的教育單位,南華大學、普門中學等提供災區學生就讀,三年免收學雜費;將震災捐款集中,在災區興建六間圖書館……。這些事情,在報章雜誌上都可以看到,佛光山獲得上至總統府,下至一般庶民百姓等社會各界一致好評。
  在福慧家園的安置中心期間,災民很感動的問法師們:「你們這麼忙,為什麼都不發脾氣?」還有一個佛光會的會員,一連幾天也跟法師們在福慧家園服務,他看到1600多位災民每天無所是事,不是吃飽了睡,就是睡飽了吃,或是抽菸吃檳榔,或是群聚在一起,用原住民的語言在談話,小朋友玩笑吵鬧……於是就走到我的身邊,對我說:「法師,這1600多人在這裡,也應該讓他們自己來掃地,自己出點勞力打理自己的三餐吧!老是讓我們的法師來做這些事情,他們何德何能啊?」
  我就跟他說:「不要計較這些,你看!他們的家園都被土石流吞沒了;有的一家好幾口親人被活埋在黃泉之下,錢財也流失了。他們這裡面有好多孤兒,又怕被人知道,受到欺負,他們的心中是充滿驚慌和恐懼的。我們只有一顆悲憫的心,深怕服務的不好,勾起災民傷心的淚水…….。」當我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忽然自覺悟到,我所認識的人間佛教就是「當下的禪心」、「當下的慈悲心」;人間佛教就是我們在動靜之間、閑忙之間、有無之間,一顆平等的心。我所認識的人間佛教就是集體創作、「光榮歸於佛陀、成就歸於大眾、利益歸於常住、功德歸於檀那」、「有佛光山就會有我」。
  大陸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所學術委員劉志琴教授,到台灣參加21世紀中華文化世界論壇,並至佛光山參訪。參訪過後,他在網路上留下一篇感人的文章<留下一份難得的清淨>,描述他至佛光山參訪的點點滴滴,文中提及:「真正使人歎為觀止的是,佛教經過人間化和現代化,使佛性深入心靈的感染力,非比尋常。」
  「到達福山寺才知道,輝煌的佛殿是來自信徒捐贈,這是由信眾揀垃圾十年,用回收資源的方式積累的資金所修建,因此人們稱它為環保寺。」
  「上得山來,不論是僧侶、信眾還是遊客,萍水相逢,一見面就合十相揖,沿途都有免費的茶水和義工為你服務,一片祥和,儼然成為一方淨土。」
  「這樣龐大的機構,經費全靠信徒捐贈和文化事業,它商業化了嗎?不!雖然也有義賣,但在哪個寺院從沒見到出售所謂開過光的高價小玩藝,信徒的捐贈從捐一瓶油到上萬元,都不分貧富同榜公示,真正做到眾生平等。」
  「寺院的管理實施民主化,住持每四年選舉一次,連選連任,宗長星雲大師60歲退位,雲遊四海。經費的使用,做到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此生難得住進寺廟,總要體驗一下僧侶的生活,因此我參加了過堂………從小到大,從沒想過吃飯要不要出聲的問題,更沒有感恩、惜福的聯想……,從沒有感到吃飯是這樣的神聖。明代思想家李贄說:『穿衣吃飯即是人倫物理!』想不到這一古訓在佛光山寺的齋飯中得到了體認。」
  劉教授在這篇文章的最後提及「我自信是徹底的無神論者,從沒有向神佛下過跪,但我離開佛光山寺時,情不自禁地深深一拜,我拜的不是宗教,而是宗教現代化中那種高尚的人文精神,給人間留下一份難得的清淨!」劉教授看到了「佛光山的人間佛教」;而我也看到「集體創作的佛光山」,覺得自己身為佛光人,眾中之ㄧ,非常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