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要為自己打分數(上)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2-20
  • 圖說:對於這一生的所作所為,應該常做一番評鑑檢討,才會不斷進步。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 圖說:歷代以來,多少賢哲大德、文人雅士都會做「功過格」自我勉勵。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經常有人跟我說,我對佛光山的管理很高明。實際上我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管理法,這大概是因為「公平正義」在佛光山,比社會上的許多團體還要好一點,更能獲得彰顯吧。

中國歷代以來,多少的賢哲大德、文人雅士都會做「功過格」自我勉勵,例如宋代的范仲淹、蘇洵、明代的袁了凡等人,都作有功過格。所以我想,我們每一個人也應該效法古聖先賢,替自己打分數,才能有所進步。

在佛光山也有一個特殊的制度,每一年每一個人都要做一次「自我評鑑」,除了自我檢討以外,因為平常大家在各自的崗位上服務,彼此之間沒有太多相互來往,負責人事的主管透過這一份自我評鑑表,也能知道大家日常的修持、功過、生活等種種情形。

評鑑表格裡,分有學業、道業、事業三個方向,大致列出一些項目給大家自我評分,例如:一、你在修持上有什麼心得嗎?二、你對常住的服務有些什麼成績嗎?三、你對自己道心的成長是增加?還是減少呢?四、你與大眾都能和諧相處嗎?五、你對信徒都有慈悲溫和接待嗎?六、你有關心整個佛教的發展嗎?可以舉出一些事例為證嗎?七、你有關心佛教以外所發生的什麼特殊情況嗎?八、你希望請調到什麼單位或承擔什麼職務嗎?九、你的興趣或專長是什麼?有想到可以怎麼表現嗎?十、你可以為常住做些什麼服務嗎?等等這許多問題。
這份評鑑表發出去以後,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打分數,最高分是一百分,至於個人成績如何,就看自己對自我這一年來表現的評分了。

自我評鑑 檢討改進依據

在這當中,我們發現,佛光山的弟子大部分都很坦誠,也很坦白。因為在僧團裡講究集體創作,個人縱有一些功勞,也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即使有些過失,大眾也都很寬容,不是那麼認真地去追究。這份評鑑表,只是給大家做一個自我檢討、自我反省、自我改進的依據。

不過,佛光山實行評鑑制度以來,個人為自己評量的分數多少雖不是那麼重要,但從中,還是可以看出一個人的人格、道德、觀念如何,對於大家的學業、事業、道業,還是有增進的作用。

我們也發現到,表現優秀的徒眾大都很克制自己,把分數壓得很低;表現得比較一般的弟子,有時為了掩護缺失,則會把自己的功勞提升一些。不過,在本山宗務委員會裡任職的重要職事們,在做綜合評鑑的時候,都會先了解大家的性格,再做考核。尤其,他們不會對外宣布評鑑的狀況,只是提供主管人事的領導人,每年在做調職、分派工作時可以有一個參考。這樣的評鑑,無非也是期許徒眾們能夠自我審察、自我要求。

除了徒眾的自我評鑑,去年我也為一千五百位弟子發起「五百大」選舉,由別人來做評鑑,每一個人都有票選十個人的權利。為了鼓勵大家,我依得票數多少分為五等,第一個「一百大」,每人可獲一萬元獎勵;第二個「二百大」,每人得五千元;第三個「三百大」,每人得三千元;第四個「四百大」,每人得二千元;第五個「五百大」,每人得一千元,總共也花了我二百多萬元。我覺得,給的錢雖然是少數,但可以讓師兄弟之間彼此增加了解,互通聲息,讓徒眾知道要對大眾好一些,才會有選票,有了選票才能成長,這也是很值得的。

審察反省 人生不斷進步

從這個自我優缺點的評鑑裡,也讓我想到過去對社會提出的一個說法:一半一半。在人世間,所謂好的一半,壞的一半;男人一半,女人一半;白天一半,晚上一半;善的一半,惡的一半;佛的世界一半,魔的世界一半……,如果以全世界人士普遍的道德標準來看,做人處事,道德水平能在六十分以上,屬於善的一半的人,並不是很多;為人其壞無比,道德水準低於三十分以下,屬於惡的一半的人,也是不多;大部分的人都是在中間五十分左右徘徊。在我想,分數居中的人,每天都是在天堂地獄裡往返來回。

因此,常有人問我:天堂地獄在哪裡?我都回答他們,這有三種說法:第一,天堂在天堂的地方,地獄在地獄的地方。第二,天堂地獄在人間。一個人住在華廈美屋裡,有舒適的空調,有清淨的環境,不愁衣食,不就是在天堂嗎?反之,被關在囚房裡的人,成天受到壓制、管束,失去自由,不就是在地獄嗎?甚至市場裡看到的那些被割腸剖肚的、被殺的、被刮的、被斬的、被支離破碎的雞鴨牛羊,不就像刀山劍樹的地獄景象嗎?還有,戰爭之中,槍砲子彈的摧毀殘殺,那不就像是在地獄裡嗎?第三,天堂地獄在我們心裡。你一念善念好心起,就是在天堂,一念的惡念壞心起,就是在地獄。

我們不妨也自我審察反省一下,究竟自己是在天堂的時間多呢?還是在地獄的時間多呢?其實,如果肯得坦白地為自己做一番檢討,還是能找出一點蛛絲馬跡,甚至僅僅從一雙筷子的使用,就可以分辨出天堂和地獄的不同。天堂的人吃飯,用的是三尺長的筷子,經常菜還送不到自己的嘴裡,就先給對面的人吃,吃的人一再表示千恩萬謝,氣氛和諧歡喜;地獄裡的群眾,雖然同樣使用三尺長的筷子吃飯,但往往菜還送不到自己的嘴裡,就給左右兩邊的人搶去吃了,可想而知,互相責罵的場面也就經常發生。所以,待人好就是在天堂裡,對人不尊重也就是在地獄裡了!

人生歲月有限,對於自己這一生的所作所為,應該經常做一番評鑑檢討,有時候以貪、瞋、痴三毒的增減來做檢討,有時候以殺、盜、淫、妄、酒五戒的修持來做檢討,有時候以慈、悲、喜、捨四無量心來做檢討,有時候以四弘誓願來做檢討,有時候以六度萬行來做檢討,或者用「弘法是家務,利生為事業」的使命來自我檢討。如此一來,人生才會不斷地進步。

印象分數 並無標準可言

那麼,有了這麼一個佛光人自我檢討、自我期許的評鑑制度後,又讓我想到,在佛光山之外的人士,對佛光山也有一些評鑑。於此,也就要從個人的小我評量,再說到團體的大我評鑑了。

假如說,這一個地球是一個大團體、大世界,佛光山在這一個大的世界裡,只能算是一個小團體、小世界。在這一個小世界裡,如果要以道德標準來評估它各方面的表現,據我們自己觀察,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應該是合乎六十分的。

不過,一旦融入到這一個大團體、大社會,讓外界的人來為我們打分數,其結果也就很難說了,是信徒、護法的,他可能會打八十分、九十分以上;換作是對我們不了解,或另有想法的,可能就給我們不及格,甚至沒給零分或負分,就已經很不錯了。這種情況,就好比過去有的老師替學生評分,有所謂「印象分數」,平常他對你的印象如何,就是憑那個印象去打分數,並沒有什麼標準。

雖然我們發心「為了佛教」,也不計較別人對我們的看法,只是本著自己的信心、願力,想著如何奉獻佛教?怎麼完成做一個佛子的責任?怎麼勤勤懇懇地為佛教服務?抑或想著將許多好因好緣與佛教界人士共享;但是,結果有時也令人感到驚愕。縱然評鑑不甚公平,但有評鑑也總比不評鑑好,有評鑑才會有進步。

當然,我們也會想:世間善惡的標準在哪裡?在公平正義裡,才有標準;沒有公平正義,也就沒有標準了。不過,說要完全公平也是很難的。就像過去每年大專學生聯合考試,我們總會看到有些優秀的學生高分落榜,反而有些學生雖然平時學習成績不甚具足,但因為善於應試而金榜題名。只是這不免讓我們又有期望,希望國家的主政者,能盡量地倡導公平正義,不要讓民眾受委屈,不要讓人才有志難伸。假如優秀的人才不能獲得錄用,總是國家社會的損失啊。

效法佛陀 建設公平正義

所以,現代社會說自由民主最重要,其實自由民主對於人民,並不是最有切身關係的,更有切身關係的是公平正義;讓每一個人心悅誠服,感到社會很公平、很有正義,比自由民主來得更為重要。不過,在這個人世間,儘管要求別人對待自己公平很難,但要自勉公平對待別人,效法佛陀「願將佛手雙垂下,摸得人心一樣平」的精神,用佛法來建設自己思想上的公平正義,這才是美德。

自佛光山開山以來,投身到這個教團裡的每一分子,都會要共同承擔佛光山接受外界的評鑑。所以,做為一個佛弟子、僧團中的一分子,都各有要完成的目標和任務。

在佛教裡,舉凡一間寺院的宗風如何?道風正派否?興教的事業辦得如何?對社會的慈善服務有多少?對佛教的傳播、度眾有多少成就?都是大眾觀感的根據。只是這許多條件,往往不會獲得公平的評議。尤其外界經常會拿佛光山和一般佛教團體來比較,或許各有得失利弊,各有功過,也各有得分,但是我們發現到,這個評鑑很多是不公允的。

因為一般人並不是說你表現得好,他就評鑑你的分數多;你表現得不好,他就評鑑你的分數少。在我幾乎百年的歲月中所看到的,你好,並不容易存在,你不好、不合乎道德標準,反而沒有人過問,可以安然生活。可以說,在我們的社會裡,往往庸才不被責備,有才能的人則要多辛苦一些。

其實,這個道理也不難懂,為什麼?因為人類有一個劣根性,就是見不得人好。你比他差,他會容許你;你比他好,則好像是他的肉中刺。這就如佛教的開示,人都有貪欲、瞋恚、嫉妒、自私、無明的惡習存在,因此世間上的好壞,也就難有一定的標準了。

打壓風氣 缺乏公正美德

東、西方民族最大的不同,就在於西方人崇拜英雄、崇拜有能力的人,尊重別人的擁有,你發財、升官了,他羨慕你、祝福你,道德觀念比較合於公平正義;但是在東方,好人則經常受到嫉妒,你發財、升官了,他諷刺你,說你是運氣好,有時好事也會變成壞事,壞事則反而變成好事,人性缺乏公平正義的美德。

也由於這種打壓的風氣,在台灣,現在幾乎已經到了沒有「社會領袖」的地步;主要的,政府並不歡喜看到人民太好,舉凡對民間各種社團組識,甚至政府的協會、學會等領導人,都不肯讓他使用「會長」的頭銜,換句話說,也就是怕好人出頭的心態。過去有所謂「蜀中無大將,廖化做先鋒」,現在社會是連找個「廖化」都沒有了。

就是遠在四百年前的社會,也是一樣,像隱元禪師在日本弘法時,由於聲望很高,政府便要將他驅逐出境。可以說,在很多的地方,你表現得太好,就會遭到許多麻煩,反而庸庸碌碌,才能平安度日。

所以,自古以來,多少的忠臣義士、多少有能力的人都想要隱退,如諸葛孔明說的「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甚至,蘇軾還寫了一首〈洗兒戲作〉:「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這也就不難理解了。尤其一句「自古名將如美人,不許人間見白頭」,所謂「紅顏薄命」的說法,更注定了人類這種負面的因果循環,實在甚為可惜!(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