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菲揚 總心得
【文 / 林均柏】 2011-04-06
  從對佛光山完全不了解,到這趟愛心菲揚旅行結束。每次回想都覺得很不可思議,究竟是怎麼樣的一股牽引力,把我跟這一切拉在一起呢?一開始是因為聽聞蔡老師要到國外義診需要徵選10位幫手,自己身為藥學生當然想要參與這國外義診的活動。
  面試順利錄取後,赴南台別院參加第一次培訓,卻發覺活動性質似乎跟義診不是那樣相近,感覺落差滿大的….,但既然已經進來了,就要有始有終的完成。
  在南台別院體驗第一次吃素食,行前聽蔡老師說一定要先來體驗一番道場生活,以免到時候無法融入,結果素食其實也沒有想像中的不好吃,我想應該可以適應這個團體的生活吧。
  接下來決定另外兩次的培訓日期以後,大家便解散回家。其實心裡面滿擔憂的,因為僅僅三次的培訓,加上大家都不熟,真的可以做出好的成果嗎?這樣子的擔憂是理所當然的,三次培訓都在寒假之中,大家各自有活動,而且也有各自的想法,更糟糕的是又都遠居各地… 。
  
  第二次培訓前,任務是增加一些教案,就好像是增加可使用的素材。畢業旅行回來後,大概估算的結果是一個人大概可以丟出5個教案,國平決議在大家回到佛光山時再來分配可使用的教案。我們在本山的兩天,大致上過程都很順利,我的擔憂也削減了不少。只可惜事與願違,一個團隊是需要大家的努力才可以作出成果….也許是討論的過程太過順利而讓大家都鬆懈了下來吧?!
  
  可怕的事終於發生了,在第三次的培訓時,大家的配合度上似乎都出了紕漏,有人教案沒有完成,有人提早離開佛學營卻沒有告知隊友。而且大家的舞跳得零零落落,Hormonize也唱得五音不全,連戲劇都沒實際排演過,實在是慘不忍睹。一個團隊若有一人犯了錯,那便是大家一起承擔,如果大家都想「沒關係!我一個人犯錯大家一起承擔,或是大家一起擺爛攤子…」那真是很讓人惋惜的一件事情。
  
  在2月5日的深夜,也就是前往普賢寺的前一天,自己的心情可以說是七上八下,紛擾不堪….,因為第三次集會的陰影始終揮之不去,一整夜都沒睡好。當天和捷凱宜淞準備搭乘到高雄的班車時,又來個大誤點,加上天氣炎熱,車廂人又非常多行李又重,汗水直直落。此時回想起佛光山集訓時,法師的一句「直下承擔」,既然自己已經擔起了這個責任,不論結果是好是壞,都必須要把它完成到最後!!!鼓起勇氣還是到了普賢寺跟大家會合,做最後的準備工作。
  由於不了解,所以感到害怕,因為害怕失敗而不敢嘗試。貧民區、垃圾山、中途之家、安養院、孤兒院、重障兒童、菲律賓,好多東西都是未知的,但是到了當地後團隊還是可以穩穩的討論一套方案因應,或許情況跟條件會不一樣,我們依舊努力帶給他們歡樂或某些東西。
  經歷過之後,就會覺得好像也那樣困難,似乎也沒有這麼糟糕.....,如果我們害怕失敗那就什麼事也做不了,年輕人即使犯錯也是可以有所收穫,只要肯去嘗試必有所得,妙凡法師說的意境也許就和我們此行的情況互相符合吧!
  
  人往往在追求被認同感,追逐名利或是希望有更高的地位和財富。以前常想,最厲害的藥師是什麼樣的呢?是能夠可以跟臨床醫師對答如流,是可以了解所有的藥物機轉,或者他的學問非常高非常的聰明呢?專業知識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我未來的目標是否就是要成為一個高學問的藥師呢?可是當我看到重障兒童們的眼神時,即使語言無法傳達,我卻依稀可以從他們的眼神感受到他們很高興,他們因為感受到我們的心意而快樂。
  養老院的老菩薩們因為我們的活潑熱鬧,也跟著一起歡樂起來。青少年中途之家的朋友,感謝我們的造訪而願意和我們一起分享他們的夢想.....幸好所造訪的這些地方都已經有一群護理人員或是宗教團體在服務了,心裡由衷的感謝他們,若非他們細心的照顧這些人,這些人是不是要流落街頭而成為下一個社會問題?
  此趟公益旅行,有好多地方我好不捨。也許這就是慈悲心,不敢說自己擁有高尚的慈悲,但是身為一個醫療人員這樣的心是絕對不能缺少的。擁有高學問的藥師,或是崇高學術地位的藥師,如果沒有一顆願意照顧他人的慈悲心,那真的是枉費了其本身的專業知識,以及玷汙了這個神聖的職稱。藥師本來就是要照顧民眾的,不該倚仗自己的學術地位而沾沾自喜或是自視甚高。歷經這12天後,我似乎可以了解蔡老師到處去義診的想法了,當真正幫到他人的那股喜悅感以及成就感,應是勝過這世上的一切事物了。
  回歸專業層面,光有慈悲心是不夠的;如果一個藥師沒有足夠專業知識,也無法提供給需要幫助的人正確的指引。在學校之所學即是我可以幫助別人的工具;不該著眼於如何獲取執照,讓我們思考一番為何你要得到這張執照?將來要用這張執照幫助更多人,對我而言也想要加入義診團,當這個社會有人因為我而得到真正的幫助時,我想我也會相當歡喜的。
  本次愛心菲揚,使我找到自己未來想做的事情。眼界也因此開擴了許多,在此感謝蔡珍瑋老師,以及所有團員跟君純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