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筆墨到花甲 書畫家莊賜祿的藝術與生活
【作者:吳櫻】 2017-11-14
  • 圖說:書畫家莊賜祿作品:澹雅菊花。 圖/莊賜祿提供

  • 圖說:書畫家莊賜祿:三鶴自由飛翔。 圖/莊賜祿提供

  • 圖說:「悠游筆墨到花甲─莊賜祿書畫展」藝術家莊賜祿(左)與台中市文化局大墩文化中心主任陳文進主任(右)。 圖/莊賜祿提供

  • 圖說:悠游筆墨至今,今年正是書畫家莊賜祿耳順之年。他說:「人生至此,應是順天而行,知止而止,作可行之事,可樂之事,悠游自在的創作!」 圖/莊賜祿提供

「悠游筆墨到花甲─莊賜祿書畫展」,在台中市大墩文化中心第一展覽室展出,將於11月15日圓滿落幕。在展期結束前一天能趕赴這一場藝術饗宴,內心驚喜萬分,尤其是初抵會場時,一種很特別的感覺突然迎面湧來。

入口歡迎辭書法題字:「謝謝您,因為有您的蒞臨指導,這場展出才算完美」,上方的影像如此親切熟悉!凝神注視,參觀者竟鑲在其中!原來,是圓形鏡面,與迎辭做成匾額,成為主客交融的特殊風景。

這是莊賜祿藝術生活化,生活藝術化的冰山,浮出書畫創作海洋的一角,和參觀者小小的玩一下互動遊戲,算是主人的招呼。

不同於2014在彰化美學館展出,引起各界矚目的書法在岩燒、竹器等生活器物的結合,此次展出,透由書法多面向的創作,呈現生命的深度內省。作品中充滿蘊涵的詩詞題字,多半出自莊賜祿的創作!這才發現,他自小不只習畫,還跟隨隱居大坑的儒者掌牧民先生勤讀四書五經、詩詞等經學及古典文學,文化底蘊之深厚,令人驚訝。

悠游筆墨至今,今年正是書畫家莊賜祿耳順之年。他說:「人生至此,應是順天而行,知止而止,作可行之事,可樂之事,悠游自在的創作!」

歡喜,因此特地為展出的心情寫了兩首詩:

  總角習書
  總角習書緣份深 倏然花甲到而今
  傳承教學猶課勤 賜祿謝天感幸心

  憶及當年
  憶及當年未悟時 一筆一畫字字來
  如今枕上無閒事 大小筆畫翰墨香

第一首詩中,表達他從十二歲開始學書法,悠忽間便到花甲之年的歷程,以及深深感謝上蒼、師長、親朋及妻子幸娟,一路相挺。第二首則寫當年兢兢業業認真習書,到如今行住坐臥全在墨香中的自在天成的況味。兩首詩58字,為半生的書法創作生涯交待和總結,很有意思。如此重要的抒發及表現,融在盛大的書畫豐饌中,像兩道不太起眼的小菜,不太容易引人關注,十分可惜。

此次展出作品,包括傳統書法、現代書法創作及書畫筆墨表現。傳統書法如習武者的站椿及基本招式,是漫長時間勤讀書勤練習熬練而成,內外兼修的基底。

傳統書法,包括創作詩〈總角習書〉、俄羅斯小說〈短〉等共16幅。篆、隸、楷、行、草各種字體都有。莊賜祿的隸書在傳統基礎下,墨像樣貌線條流動,有自成一格的風貌和趣味,圈內人稱「莊體」,十分耐人尋味。

現在書法以傳統書法美學為基底,結合西方美學及現代文化而產生。作品中包括〈無我〉、〈雲門煙石〉、〈進〉……,及中式英文的創作共有九幅。作品大都從草書與大篆去發展,從文字的線條空間分割,墨色的極大乾溼濃淡中,去呈現它的衝突與和諧,非常具有特色。

書畫筆墨,則是書法基底元素的繪畫創作。賜祿透過空間的鋪排,紙張載體的色差變化,搭配文字、符號或圖像的呼應與穿透,讓空間自然形成意象的轉換。如作品〈魚之樂〉、〈山茶花〉……等,都令人眼睛為之發亮。其他〈聽雨〉、〈深情〉等,運用枯荷及倒影的虛實,展現充滿想像機巧的張力。凝視這些畫作,想像寧靜的清晨,雨水從簷角滴落,想像已經遺忘歲月的老翁老嫗互相凝望……。藝術的趣味,在這裡得到極大伸展的可能。

展場外,大廳寬敞。這裡,曾經持續數年時間,每到五月,有莊賜祿老師協助邀請書法家,為台中詩人節的「詩書花展」共襄盛舉。文化局和文學團體,在極有限的資源中,希望讓詩文學更貼近社會大眾。莊老師豪邁的發動書法界朋友:蕭世瓊、林榮森、詹坤艋……大師級書法家,義務揮毫,默默支持。不邀功,不避麻煩的豪情義舉,在許多朋友記憶中,留下最閃亮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