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達多音樂劇惠中寺登場 帶領大眾尋找生命的答案
【人間社記者 高惠萍 台中報導】 2016-10-18
  • 圖說:英文版《悉達多》音樂劇,10月17日第87場在惠中寺演出,從佛陀出生、出家、成佛、弘法到涅槃,穿越時空帶領現場1200位觀眾,認識佛陀的一生,展現佛光山以藝術弘揚人間佛教的成果。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英文版《悉達多》音樂劇,10月17日第87場在惠中寺演出,從佛陀出生、出家、成佛、弘法到涅槃,穿越時空帶領現場1200位觀眾,認識佛陀的一生,展現佛光山以藝術弘揚人間佛教的成果。菲律賓佛光山總住持永光法師(左一)與佛光山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右一)最後上台感謝所有參與大眾。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在生死的輪迴,我該站哪邊?」英文版《悉達多》音樂劇,10月17日第87場在惠中寺演出,從佛陀出生、出家、成佛、弘法到涅槃,穿越時空帶領現場1200位觀眾,認識佛陀的一生。 人間社記者羅元廷攝

  • 圖說:10月17日第87場在惠中寺演出,從佛陀出生、出家、成佛、弘法到涅槃,穿越時空帶領現場1200位觀眾,認識佛陀的一生,展現佛光山以藝術弘揚人間佛教的成果。 人間社記者高惠萍攝

  • 圖說:「在生死的輪迴,我該站哪邊?」英文版《悉達多》音樂劇,10月17日第87場在惠中寺演出,從佛陀出生、出家、成佛、弘法到涅槃,穿越時空帶領現場1200位觀眾,認識佛陀的一生。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15位參與演出的均頭中小學小朋友,除了以英語說唱,也傳神扮演希達多太子的幼年玩伴,感受太子處處慈悲的天性。 人間社記者曾巨宏攝

  • 圖說:英文版《悉達多》音樂劇,10月17日第87場在惠中寺演出,從佛陀出生、出家、成佛、弘法到涅槃,穿越時空帶領現場1200位觀眾,認識佛陀的一生,展現佛光山以藝術弘揚人間佛教的成果。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英文版《悉達多》音樂劇,10月17日第87場在惠中寺演出,從佛陀出生、出家、成佛、弘法到涅槃,穿越時空帶領現場1200位觀眾,認識佛陀的一生,展現佛光山以藝術弘揚人間佛教的成果。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10月17日第87場在惠中寺演出,從佛陀出生、出家、成佛、弘法到涅槃,穿越時空帶領現場1200位觀眾,認識佛陀的一生,展現佛光山以藝術弘揚人間佛教的成果。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在生死的輪迴,我該站哪邊?」英文版《悉達多》音樂劇,10月17日第87場在惠中寺演出,從佛陀出生、出家、成佛、弘法到涅槃,穿越時空帶領現場1200位觀眾,認識佛陀的一生。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在生死的輪迴,我該站哪邊?」英文版《悉達多》音樂劇,10月17日第87場在惠中寺演出,從佛陀出生、出家、成佛、弘法到涅槃,穿越時空帶領現場1200位觀眾,認識佛陀的一生,展現佛光山以藝術弘揚人間佛教的成果。

「太子出城牆那一幕,曾經感動過無數的人,包括一位失去母親的小女孩!」菲律賓佛光山總住持永光法師表示,戲劇也可以在無形中,解開人們心中對生死的未知和恐懼,永光法師是《悉達多太子》音樂劇10年來從無到有的重要推手,她說,該劇世界巡演已近百場,幕前幕後都有動人心弦的故事。

「面對死亡,我們將來也是其中之一,誰也不能避免。」永光法師說,有位觀眾帶著一位失去母親的小女孩來看劇,小女孩在經歷生死離別後,不再說話,沉默得令旁人都擔心她,當女孩在劇中看到太子出城牆那一幕,竟然從中得到答案,生命有了不同的轉變,開口說話了。如同震驚於眼前生、老、病、死世間苦的悉達多太子,又急又惱追問著隨從車匿「為什麼會這樣?這些痛苦,我為何從沒看過?」因此,有了太子為追尋生命答案而出家修行、成為覺者的歷程。

在民眾日常禮佛的大殿上,演員們的表情、動作、歌聲深刻動人,觀眾的心一再被觸動,不論老少,從劇中得到了生命的交流,了解為何佛陀願意捨棄一切,探尋生命真相,許多觀眾泛著淚,目光緊緊跟著台上的人物流轉,並時時給予熱烈的掌聲。菲律賓光明大學宿霧藝術學院一行42位青年的精彩演出,讓改編自星雲大師著作《釋迦牟尼佛傳》的〈悉達多太子〉音樂劇,兼備藝術與弘法的功能。

扮演悉達多太子的Junrey Alayacyac表示,為了讓心貼近佛陀,他開始打坐、茹素,將所學運用於日常中;15位參與演出的均頭中小學小朋友,除了以英語說唱,也傳神扮演悉達多太子的幼年玩伴,感受太子處處慈悲的天性;劇中詞句優美感人,觀眾陳炳成受訪表示,看到劇中佛陀也是人,也得面對生死,他從中得到關於生命的啟示,深受感動。《悉達多》音樂劇帶給人的感動,不因宗教、年齡、語言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星雲大師將人間佛教傳遍五大洲,成為《悉達多》音樂劇與世界接軌的最大助力,10年來在各國的演出佳評如潮。

佛光山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最後上台感謝所有參與大眾,並說明星雲大師對教育的重視,讓音樂劇的所有參與者,包括觀眾、演員都感受到佛陀博愛平等的精神,在劇中看到人間佛教的善美,重新找到生命的意義,回歸佛陀本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