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於心為佛教 本分做好出家人──訪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新聞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明海英】 2015-01-12
2014年9月14日晚,在江蘇宜興大覺寺內,記者見到了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一襲黃袍、一串念珠,滿臉安詳地坐著輪椅進入接待大廳。已入耄耋之年的星雲大師,仍然思緒清晰、精神飽滿,當天他在南京出席兩個活動,路上車旅勞頓,晚上仍特意挪出時間接受採訪,讓記者倍受感動。

一生弘法 盡好出家人本分

《中國社會科學報》:您一生弘法,歷盡艱辛。在您弘法最艱難的時候,是什麼支撐您的信念?回顧您的一生,有什麼感觸?

星雲大師:「坦白說,我沒有覺得什麼困難,我只是盡心而已。雖然在我一生的弘法歷程中,遭遇很多阻擾,但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人家不能理解的,我就多做幾次說明。比如,我們在美國洛杉磯建立西來寺時,也不是那麼容易,僅公聽會就開了6次,協調會開了100多次,前後經歷了10年時間才建成。

回顧我的一生,我並沒有很大的志願,說要復興佛教、福利天下,我不敢承擔這許多慈心悲願,但自從我出家以後,念念於心的就是『為了佛教』。為了佛教,我應該本分地做好一個出家人;為了佛教,弘法上的辛苦,也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為了佛教,我要注意己身的威儀,行立坐臥要莊嚴;為了佛教,我要自我充實,不可以讓人輕視出家人;為了佛教,我講話要誠懇,不能任意亂說;為了佛教,有人批評佛教,我要寫文章護法;為了佛教,我要辦教育、辦文化、辦慈善事業等。其實這點小小的事業,也談不上對佛教有多大貢獻。為大眾服務,就要盡我的本分。」

《中國社會科學報》:出家70多年來,祈願一直是您每天必有的修行。您為誰祈願,不同人生階段的祈願有發展變化嗎?

星雲大師:「過去的信者向佛陀祈願,大部分都是向佛陀提出要求:請佛陀給平安、賜幸福,保身體健康、事業順利,卻很少關懷社會、關懷別人。記得20歲左右,我與一般人一樣誠心祈福,祈求佛陀加持,賜給我慈悲、智慧、勇氣、力量,心裡也覺得這是理所當然。到了30歲,忽然感到自己太自私了,每天向菩薩求這求那,都是為了自己。我應該要為師長、父母、朋友祈願,希望他們能夠幸福平安。我想我應有所進步,不再自我索求,而是為別人祈求。

慢慢地,到了40歲,有一天反觀自照,覺得還是不對。只是為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祈願也太狹隘了,應該要再擴大,又改為:希望佛陀為世界帶來和平,為國家帶來富強,為社會帶來安樂,為眾生帶來得度的因緣。每次祈求完後,心中欣喜,覺得自己在修行上又更上一層樓了。50歲時,又覺得不夠圓滿,因為每次都要求佛陀去幫助別人幸福平安,難道我就不能向佛陀學習,為世界眾生服務、為他們解除煩惱憂悲、為他們帶來平安幸福嗎?所以,到60歲的時候,我覺得應該效法諸佛菩薩『代眾受苦,難行能行』。於是我向佛陀告白:慈悲偉大的佛陀,讓我來擔當天下眾生的苦難,您可以測試弟子是否能承受世間人情的辛酸冷暖,幫助眾生安樂,實踐佛陀的大慈大悲,學習佛陀的示教利喜。這時候我才真正覺得我的祈願進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