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道走入佛道 信仰改變林宏弦
【人間社記者 孫芳菲 高雄大樹報導】 2015-04-16
  • 圖說:在渾厚且動人心弦的「浪子的腳步」歌聲中,國際佛光會嘉義金剛分會督導林宏弦4月12日現身佛光山麻竹園祇園廳,以「人間佛教與我」為題,與台南第一督導區佛光會幹部分享他「從黑道走入佛道」的心路歷程。他說:「我十五六歲就被管訓,但現在和大家一樣穿佛光會服,成為佛光人已十年。信仰的力量,改變了我。」 人間社記者孫芳菲攝

  • 圖說:在渾厚且動人心弦的「浪子的腳步」歌聲中,國際佛光會嘉義金剛分會督導林宏弦4月12日現身佛光山麻竹園祇園廳,以「人間佛教與我」為題,與台南第一督導區佛光會幹部分享他「從黑道走入佛道」的心路歷程。他說:「我十五六歲就被管訓,但現在和大家一樣穿佛光會服,成為佛光人已十年。信仰的力量,改變了我。」 人間社記者孫芳菲攝

  • 圖說:在渾厚且動人心弦的「浪子的腳步」歌聲中,國際佛光會嘉義金剛分會督導林宏弦4月12日現身佛光山麻竹園祇園廳,以「人間佛教與我」為題,與台南第一督導區佛光會幹部分享他「從黑道走入佛道」的心路歷程。他說:「我十五六歲就被管訓,但現在和大家一樣穿佛光會服,成為佛光人已十年。信仰的力量,改變了我。」 人間社記者孫芳菲攝

在渾厚且動人心弦的「浪子的腳步」歌聲中,國際佛光會嘉義金剛分會督導林宏弦4月12日現身佛光山麻竹園祇園廳,以「人間佛教與我」為題,與台南第一督導區佛光會幹部分享他「從黑道走入佛道」的心路歷程。他說:「我十五六歲就被管訓,但現在和大家一樣穿佛光會服,成為佛光人已十年。信仰的力量,改變了我。」

教育部最近在校園推動反霸凌,林宏弦小時候也是被霸凌的對象。林爸爸說,不惹事,但也不能怕事。所以,林宏弦決定反擊,並發現那些欺負人的高年級生反而看到他會恐懼。再來替弱小者出氣的結果,經常身旁前呼後擁。林宏弦小時候的志願,竟然是立志做黑道大哥,不知身邊都是惡友。但黑道大哥不像電視劇那麼風光,連睡覺也得觀前顧後,模擬警察來抓時要如何逃生,並在枕頭下放槍防身。

2005年林宏弦遇到佛光會監獄佈教師,是他生命最大轉捩點,開始反省:「我為何會走這樣的路?」在嘉義監獄中學佛,初次聽到《阿彌陀經》,頭很痛。卻在佛堂看到令人震撼的場面,師姐喊「拜」時,那些刺龍畫鳳的大哥卻聽話地禮佛,後來才知道這就是「信仰的力量」,甚至擔任香燈的工作。

監獄佈教師教導要誦經回向給官司纏訟的對象,那時林宏弦很訝異,雖然想著:「竟然要功德回向給那些人?!」但仍照著囑咐做,果真轉變成順境,檢察官也不起訴。在出獄的路上,林宏弦用心地思考做人的道理,在前途茫茫之下,他來到監獄佈教師曾提過的佛光山圓福寺。「還好我知道去圓福寺!」林宏弦受到法師、師兄、師姐熱忱接待,甚至給清潔公司的工作機會。從這些人身上學到「給人歡喜、給人微笑。」

一向講究穿著的林宏弦,改穿雨鞋當起清潔工。剛開始不知洗廁所的水有鹽酸,結果手起泡脫皮,才感覺到工作賺錢真不容易。即使公園有垃圾桶,有些人卻亂丟煙蒂,規勸時還被罵「笨塞囝仔」(台語,意即沒用的人),林宏弦生氣並握緊拳頭時,腦海中出現「阿彌陀佛」四個字,才沒揮拳打人,足見佛法薰習的重要。後來林宏弦將清潔工的工作,當作訓練自己的勞動力和忍辱。

曾有人拿兩百萬要林宏弦繼續做討債工作,面對金錢誘惑,他腦中又出現「阿彌陀佛」四個字,他說:「以前那些兄弟說,我吃素腦筋壞了!」現在的林宏弦在大太陽底下,背著割草機做義工,其他佛光人拿點心或礦泉水來慰勞他時,那份真誠的愛,讓他感動不已。後來,他在「只有一支螺絲起子和技術」的情況下
成立飲用水科技公司,開始「彩色3D的人生」。

林宏弦2007年發願,要送舍利子到監獄,希望能渡化更多人。兩天邀到兩台遊覽車的人數,到佛光山朝山,並獲得舍利子。向監獄申請送舍利子活動,又經過半年。回想當年護送舍利子到監獄時,陣陣佛號聲穿透層層圍牆傳出來,林宏弦說:「那種用懺悔的心,堅定又嘹喨的佛號聲,令人起雞皮疙搭地感動。」當下他發願一定要成為監獄佈教師。

林宏弦先承當佛光會幹部,拜託大家選他當金剛分會會長。有人告訴他:「你騎機車,怎麼接送會員參加活動?」但法師鼓勵他,只要發心 不必有車接送會員等等條件。金剛分會中,有老師、有警察等等身分,大家都同心協力護持道場,彼此共同成長。林宏弦擔任金剛分會會長,做得非常歡喜,甚至自願連任。

林宏弦還有更精采的人生,2014年6月獲得高中畢業議長獎,並接著讀幼教系,他說:「學習從現在開始,永遠不嫌遲。」被考核七年,林宏弦終於在去年2013年獲得佛光山慈善院頒發監獄佈教師聘書。他說:「以前在監獄只有號碼,現在去監獄,長官都稱呼我林老師。」因有吸毒經驗,林宏弦成為反毒最有力的印證。迷途少年常請教他,如何反霸凌、如何戒毒。

「我曾懷疑,真有佛菩薩?但菩薩卻救了我一命!」林宏弦在修水塔前意識到可能有漏電情況,回家拿雨鞋時順便掛上琉璃觀音像,消除不安的情緒。但到現場時還是觸電且整個人被吸貼在水塔上,驚恐中連佛菩薩名號都喊不出來。那時他的腦海中,人生歷程如電影倒帶般放映著,只是學佛前的是黑白、學佛後是彩色的。特別是被警察制伏在地上的景象、在母親面前腳鐐手銬被帶到家裡搜查,還有跪在佛前問為何我想過正常生活時卻比別人辛苦,及朝山的情景。以前因林媽媽腳不好,林宏弦就將母親的衣服放在朝山袋一起去朝山,此時卻看到自己背母親朝山的影像,但感覺母親身體很輕又白髮蒼蒼,一時懺悔自己的不孝。

在危急且身旁無救援時,卻出現佛光山大悲殿、圓福寺觀音像圍著林宏弦繞圈,林宏弦才想到要唸大悲咒,開始唸時就感覺有人拉他的皮帶和右手並往後拖,清醒時卻沒看到身邊有人。林宏弦說:「菩薩會來救我,可能是我最後一個善念,發願要連任會長。」於是,林宏弦邀請大家和他一起呼口號:「我愛佛光會,佛光會愛我。我道業增長,我智慧增長,我要當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