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阿賴耶識看自我的追尋 找到人生皈依處
【人間社記者 游阿品 宜蘭報導】 2019-04-11
  • 圖說:副教授陳一標對信眾探討「從阿賴耶識看自我的追尋」。 人間社記者游阿品攝

  • 圖說:就讀佛教學系一年級學生賢智(DU GIVLIA),分享到佛大讀書的因緣。 人間社記者游阿品攝

為增強佛光大學與信眾的交流聯繫,瞭解生命的本質,2019「佛教走進生活」系列講座,4月9日邀請佛光大學佛教學系副教授陳一標,在蘭陽別院以唯識學的思想,對百餘位信眾探討「從阿賴耶識看自我的追尋」,談到改變命運從改變阿賴耶識,這個異熟果報開始,在八識田中種下好種子,以收好的果報。

陳一標副教授首先提到「人的生命是不死的」,人是甚麼?傳統西方哲學認為「本質先於存在」,存在主義卻提出「存在先於本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說:「我」字丟了一撇,成了「找」字,為找回那一撇,「我」問了很多人,那一撇代表什麼?商人說是金錢,政客說是權力,明星說是名氣,軍人說是榮譽,最後「生活」告訴「我」:那一撇是:健康和快樂。沒有它們,什麼都是浮雲。

陳一標以自己求學經過,從交大念工程,轉為念哲學。當時校園正興起儒家風氣,1989年進入東海大學,專攻唯識學。隨後又就讀日本東京大學,學習領域跨越唯識思想、部派佛教、如來藏思想、梵文、佛學日文。當時,經常思索「我是誰?人是什麼?」直到皈依佛門,進入佛光大學佛教學院,才真正找到生命的皈依處。

講座中提及,末那識內在深沉的我執,恆時具有我痴、我見、我慢、我愛。因此,修道人必須將有漏轉為無漏,雜染轉為清淨,世間轉為出世間,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解決無我輪迴生死問題。

陳副教授談起煩惱的定義與生起的條件,是起於別人惹我們生氣、別人不守信用、別人在情感上背叛。詼諧地道出俗語:煩惱「天未光」、煩惱「鴨沒蛋」、煩惱「小姑要嫁沒嫁妝」、煩惱「小叔要娶沒暝床」。但倘若把煩惱的種子移開,以「逆增上緣」對治,斷除「煩惱種子生起的現行,現行煩惱又熏習煩惱的種子。」不去管它?忽視它?靠「無分別智」的火來燒掉它,轉識成智,煩惱自然滅除。

人只是「八識的和合相續」,沒有所謂的「我」。古人有一首偈語「八個兄弟一個胎,一個伶俐一個呆,五個出門作生意,一個在家把帳開。」就可以了解,破除這第七識的「執我」、「執法」,打殺這個伶俐鬼。改變第六識生死攀緣執取,以斬斷生死苦報的鎖鏈,讓八識田中恆存善行善念種子,「去後來先作主公」。

為了見證「從阿賴耶識看自我的追尋」,遠從義大利前來就讀佛光大學佛教學系一年級學生賢智(DU GIVLIA),分享到佛大讀書的因緣,是在14歲時從鳳凰衛視,看到星雲大師慈悲的容顏,種下因緣種子。就讀佛光大學後,感受到「施比受更有福」、「給的人生」的意義,找到人生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