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佛光大學到佛學院的日子
【作者:知介/佛光大學佛教學系碩士】 2017-04-13
  • 圖說:信仰,不是一昧求神拜佛賜予福德,而是強化自我,救拔一再跌入煩惱深淵的自己。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為道為教,非佛不作。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印證佛陀所說之法,實為人生幸福之道。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半年前,從佛光大學研究所畢業後,簡單整理行囊,搭著高鐵,便南下高雄就讀叢林學院。我曾經問過自己,想清楚了嗎?但內心總有個聲音告訴自己,「我非來看看不可。」也好,給予自己4個月不同的生命,也是另一番體驗,然殊不知,這一體驗即變主顧,而成了一輩子。

從一個研究的殿堂而至實踐的修道場,是何動力驅使了自己義無反顧地來到佛學院?一是為了還願,二是為了滿願。曾在就讀大學時,和一位帶著自己長大的師父承諾過,在畢業之後,要來就讀叢林學院,為什麼?如此,無論以後要組織一個成功的佛化家庭,亦或是成為一名修道人,叢林學院都會是一個最佳的培養搖籃;而滿願,則是滿了自己曾經的一念清淨心。

在一次短期出家結束之時,星雲大師對每一位戒子諄諄教誨,讓自己打從心底生起一念「師父上人,您一定要等我,成為您座下的弟子。」然而回到滾滾塵世,這一顆清淨的種子也被無明之浪打得不知去向。

回顧自己的生命歷程,似乎冥冥之中都有個力量牽引著自己,在迷失自我的時候回歸正道;而在佛學院的日子,即是自己養深積厚的時光,奠基於之前在佛光大學佛教學系研究的基礎上,佛學院的學習深化了自己的信仰,往內心裡紮根,再再印證了佛陀所說之法,實為人生幸福之道。

對於信仰,不再是一昧地求神拜佛賜予福德,而是強化自我,救拔一再跌入煩惱深淵的自己。師父也曾說道:「求觀音,拜觀音,不如自己做觀音。」清淨的學院生活,並非煩惱全無,當煩惱無明起現行時,如何以佛法為依歸,「佛說一切法,為治一切心。若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自己雖仍為泥菩薩過江,但既已涉水而行,便儼然成為「水泥菩薩」而有何懼?就如《華嚴經》云:「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

期許自己,未來的日子不再只是為了自己一人而活,為了一個家庭而活,而是為道為教,非佛不作,唯法所依,讓更多眾生因而得以邁向彼岸,朝向幸福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