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崇貴抽象畫 台東生活美學館開展
【人間社記者 張武吉 台東報導】 2016-04-01
  • 圖說:徐崇貴導覽解說畫作。 人間社記者張武吉攝

  • 圖說:「鄉思」。 人間社記者張武吉攝

  • 圖說:「多少個日暮」。 人間社記者張武吉攝

  • 圖說:「載著理想」。 人間社記者張武吉攝

國立台東生活美學館主展覽室即日起至4月13日展出徐崇貴抽象繪畫展,徐崇貴畢業於台東關山國中,對「繪畫」的熱情,驅使他前往復興商工美術工藝科求學,又進一步考取東京日本大學藝術學部美術學科。回國後,進入外商廣告公司擔任藝術指導與創意總監,也曾擔任台北市美術館美術研習講師,並多次受邀在國內外藝術文化活動導覽。

2011年,徐崇貴回到台東,開創「台東抽象藝術館」,在撲鼻的咖啡香中作畫、教畫,期盼提供一個自由自在的藝術空間,將創意與作品與人們分享。

徐崇貴表示,對抽象畫創作理念、主張,讓繪畫更自由、接近真實、貼近內心,重視繪畫創意思維與內涵。他的第一幅抽象繪畫作品「喜悅」,是經過5年以上的研究、挑戰,突破寫實創作的油彩繪畫,畫中敘述少年在旋轉馬背上,隨著音樂擺動與旋轉木馬起舞,臉上充滿難忘的快樂笑容。

徐崇貴認為藝術家要具備科學及哲學的理念,數學也是必修課程。他在北美館為建築現代主義大師柯比意作品作現場解說導覽,為了職責,投入近半年搜集資料,癈寢忘食研讀。他說,柯比意是畫家、建築師,喜歡把好友蒙德里安元素也融入他的作品中。展覽結束後,徐崇貴有感而發創作了一幅名為「新境」作品,詮釋建築理念,巧的是日後有好幾位想收藏該作品的朋友,幾乎都是建築界相關人士。

對於想像與色彩,徐崇貴獨鍾黑色,他認為黑色不代表陰暗、絕望、頹傷,而代表剛烈俠義,充滿希望與未來,他以「黑暗是迎接黎明的到來」畫作,詮釋漫長的黑夜,是期待光明的來臨,而不是對人性的失望。

徐崇貴建議觀者用自我獨立的象徵性、想像力、自律性來欣賞,將會對抽象畫藝術有更深入的體會與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