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動與戲劇之美 金光明寺兒夏展風采
【人間社記者 賴守婉 三峽報導】 2017-07-07
  • 圖說:「極至舞團」成員充滿活力的舞蹈表演,讓現場掌聲不斷。 人間社記者王柏貞攝

  • 圖說:佛陀的故事,生老病死。 人間社記者王柏貞攝

  • 圖說:佛陀的故事橋段,牧羊女供養。 人間社記者王柏貞攝

  • 圖說:佛陀的故事,牧羊女。 人間社記者王柏貞攝

  • 圖說:金光明寺兒童表演佛陀的故事,降魔。 人間社記者王柏貞攝

  • 圖說:「佛陀的故事」,降魔。 人間社記者王柏貞攝

  • 圖說:「極至舞團」老師們選出劇中人物角色演出「佛陀的故事」,讓小朋友認識釋迦牟尼佛。 人間社記者王柏貞攝

鮮紅彩帶的甩弄代表色慾的誘惑,水袖的拋飛象徵殺戮心性的內在束縛,魔軍魔女拋撒彩帶與水袖所代表的心魔干擾,是悉達多太子開悟成道前的重大考驗;這些抽象的意涵,國小學童卻能夠詮釋,成功演出「佛陀傳之降魔與成道」。在7月7日佛光山的營火晚會上,金光明寺夏令營133位學童的表演,頻頻得到在場上千人驚豔般的喝采。石吉智教授領導的極致舞團,讓6至12歲的小孩,在短短3天內由排斥至喜歡演出,他們專業的舞蹈教學能力,受人肯定。

金光明寺兒童夏令營今年的課程設計將律動與戲劇結合,孩子們不僅運動強身,還領會了舞蹈與戲劇的表現美學。如何讓133位小朋友都能上場演出,舞團老師煞費苦心,即使只是拿著樹木與小草的孩子,都要讓樹木與小草看來活生生的,要能體會自己責任的重要,心中沒有腳色輕重的比較,才能讓所有小朋友都賣力演出,老師事前的說明與溝通,更是專業功力所在。

當悉達多太子走出王宮,看到送葬啼哭的隊伍,便尋思「如何幫人類找出解決痛苦的方法」。夏令營學童抬著扮演過世親人的孩子,邊哭喊邊拭淚,令觀賞者熱淚盈眶。牧羊女趕著羊群,看到修苦行的悉達多餓昏,供養乳糜粥。小羊身上背著兩大片保麗龍,頭上頂著羊角的紙捲,牠們必須爬行大片地板。孩子能夠承擔此辛苦的工作,令人感動。演出悉達多的男童陳紘睿,來自鶯歌區鳳鳴國小五年級,他將佛陀表現得沉著穩重。陳紘睿由衷的感謝營主任李秀珍,她鼓勵孩子們只要盡力就好。

石吉智教授最初就讀新竹教育大學美術系,後從北藝大舞蹈研究所畢業,編舞課程師承林懷民,演出過一千多場。1997年創立極致舞團,至今編舞23部作品。營主任李秀珍交出佛陀故事原本只有200字,石吉智教授卻能編出5分鐘的群舞,裡面有輕快的舞蹈、豐富的情感、抽象的意涵,卻又能雅俗共賞。

在豐富的教學經驗下,他表示藝術教育要讓小朋友好奇,在活動中懂得尊重別人、團結合作。「沒有偉大的角色、只有偉大的演員。能夠把小草扮演好,就是偉大的演員。」石教授認為學習就是要樂在其中,凡事盡力最好,即使表演出現瑕笞,別人也會因為你盡力而覺得很好。極致舞團創立至今已有20年,石吉智團長謙稱在台灣能從事舞團教學可說是「奇葩」,感謝體能、熱情、資源的因緣際會而成,所以他要做物超所值的事。他在教學時要求學生對自己負責任,長大後對工作,家庭也就能負責任。

從美國舊金山來到金光明寺參加夏令營,六歲半的林熙儀說,這五天她學到了感恩,她媽媽李奇昀因為孩子能說出體貼的關懷而來信感謝。可見每種學習所包含的內涵,即使是藝術、舞蹈、戲劇,不外是「心中有別人」、「集體創作」。